等ID酱回归的荔枝

头像是我男神给画的
春甲之前不换
KKL@橙花醇荔枝
SOTUS@荔枝苏打
2 moons@荔枝班戟

【真空】[黑篮in革命机]第四章 ARUS的援助

※火神大我×黑子哲也/青峰大辉×黑子哲也

※无魔使设定!!无魔使设定!!


上一章


第四章 ARUS的援助

 

在火神大我的记忆之中,那已经是许久之前的事了,但是,不知为何,那时的记忆,却依旧清晰地留在脑海之中。

那些枪械,那些人形兵器,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在黯淡的灯光之下,闪烁着只属于它们的金属光泽。一股火热的情绪莫名地在火神的胸腔中燃烧着,那一瞬间的兴奋,居然盖过了内心深处对篮球的热爱。

“大我……”追来的那个人看见那一仓库的兵器,自然是震惊的。但他身为火神的义兄,毕竟比火神大了不少,头脑也是相当冷静。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只是拍了拍火神的肩,沉声道,“快点出去吧大我,被人发现的话……”

“哦?有两个小不点闯进了这里?”就在这个时刻,一个动听的女声在两人耳边响起。从暗处走出来的,却是同他们一样身着与背景不太搭调的休闲装、有着一头闪亮金发的大美女。女人看上去不大,而身旁萦绕着的成熟风韵却彰显着女人已有一定的年纪。她蹲下身,凑近离她比较近的火神,笑得很灿烂,“能到这里来啊,不错嘛,奖励一个~”说完,她在火神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然而,火神脸上显而易见的红晕还没能完全消去,女人脸上的笑容,便突兀地不见踪影:“不过这里可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她抓住火神的衣襟,轻易地把他拎了起来,另一只手还推着站在一旁想说些什么的火神的兄长,“出去就没事啦。”

“请等一下!!!”火神自己都不知道那时的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扭头抱住了女人的手,“那个……下次还可以来玩吗?”

“大我!!!”火神立刻遭到了少年老成的兄长的训斥。但是,火神分明看见了,兄长眼中闪烁着同样火热的光——再成熟,他亦是男孩,军械对他的诱惑是致命的。

看见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人,女人愣了愣,出乎意料地笑了:

“有胆就来吧,小鬼。”

 

火神大我真的很感谢那次经历。如果不是那一次的误打误撞,火神现在不可能用自己的双手守护自己看中的那些人。

但是,他怎么样也不会想到,跟自己有着同样经历的兄长,现在穿着ARUS 的军服站在自己面前,却带了有些疏远的笑容。

“非常感谢你在宇宙中的配合,火神君。”冰室辰也很公式化地伸出手。从前就过长的头发被他别了起来,火神第一次看见冰室左边的那只眼睛——却是平淡而又冰冷的。

火神有很多想问的东西。例如辰也什么时候加入军队的?又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那里?

“……没有。”但最终火神还是没能问出口。他只是握住了冰室的手,视线却悄悄地投向了胸前的那只戒指。

黑子哲也没有出声,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火神的身后。他看得出冰室跟火神从前或许相识,却没有拆穿。他相信火神,该说的时候一定会说的。

所以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Valvrave操作界面上那个“666”的数值。因为ARUS及时赶退了多尔希亚的先锋军队,所以数值的含义最后还是没能得到验证。

头脑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声音。那个声音告诉黑子,ARUS不可能是来帮吉奥尔的。因此……有些东西,必须得得到确认。

冰室辰也的目光缓慢地扫过黑子哲也。然而,因为黑子低微的存在感,冰室并没能意识到黑子在这场战役的重要性。他只是带着意义不明的笑容望着自己的弟弟,声音终于添了些感情:“那么,我们先返回学校吧,火神君。放心,你的前辈们会被一同带回去的。”

 

城凛高中,在经历战火的洗劫之后,迎来了短暂的平和。

所有人都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有了ARUS的保护,学生们都尽情地放松着。有些人会选择在教室之中小憩,而女孩子们则更偏向排队在学校的更衣室、ARUS带来的临时军用浴室之中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当然,也有人在角落里为了不幸身亡的朋友偷偷哭泣着。

“非常感谢ARUS的人道主义援助。”在战争中还留在学校并且活下来的教师很不巧只有相田景虎一个人。这个时候,他就算有一千个不情愿,也只能代表诚凛高校接待ARUS。而面对眼前这个人,他也明白他绝不能放松。他假笑着跟这位曾为军人的年轻议员握手,“真是麻烦花宫上院议员了啊。”

似乎看出了相田话语中的讽刺,花宫真毫不介意地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一个让相田景虎感到非常不爽的笑容:“哪里哪里,吉奥尔可是我们ARUS的盟友啊,援助盟友是我们该做的事情。”说完,他还把视线瞥向站在他身侧、有着少将军衔的男人,“您说对吧,虹村少将?”

虹村修造却只是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容附和了几声,说着却又把目光移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出了这两人之间的不对劲,相田景虎只是暗暗地记下这一细节。

他可没有幼稚到以为ARUS是真的是来救他们的。

 

年轻的学生们却就这么天真地认为了。他们一边享受着战争后的晚餐,一边讨论着一会儿到了ARUS之后要做些什么。他们歌颂着之后的生活,他们赞美着以自由为卖点的ARUS,完全没能感受到战争的压迫。

然而,在这些缺少压力的学生之中,却还是有少数人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哟,你们居然活着回来啦。”日向三人跳下ARUS的军用汽车,迎接他们的是学生会长伊月俊。伊月曾经也是篮球部的一员,只是因为伤病提早退部、专心管理他的学生会了。顺带一提,这家伙是个冷笑话控。

日向抽着嘴角回答:“呵呵,在你死之前我们还死不了!!”玩笑也开过了,从小就认识伊月的日向很清楚伊月专程来这里接他们的目的,眼底的调笑也消失不见,“好了,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他将视线转向身后的里子跟木吉,他们两人的眼眸中也写满了了然。

“在那之前,先把火神君找到吧。”里子冷静地提出下一步的行动。没有火神,没有Valvrave,后面的一切都免谈了。

“队长!!”好巧不巧,这个时候火神的声音却猛地响了起来。日向几人将目光投向声源处,火神正向这里跑来,黑子有些吃力地跟在他的身后,而走在最后的,却是至始至终保持着微笑的冰室辰也。

远远地望见ARUS的军服,日向几人的脸色一变,交换了一个眼神,木吉才率先迎了上去:“小心一点啊火神,你的脚不是受伤了吗?”

“已经没有问题了。”火神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倒是前辈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火神君,还是去医务室检查一下吧。”就在这时,还喘着气的黑子却提出了这个建议。他抬起头,表情很平静,可直视着黑子的众人却读出了黑子放在眸底的几分请求。

对于黑子的目的,火神是再明白不过了——在飞回Module 61的途中,火神已经告诉了黑子,自己身体的那些异样。

在一旁沉默着的冰室辰也,此时却突兀地出声:“说的没错啊,火神君,你可是吉奥尔的英雄。一会儿ARUS组织城凛的学生们前往ARUS的时候,还请你多多配合了。”冰室走到了火神身边,那只火神从未看见过的左眼之中没有任何火神熟悉的色彩,“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的话告诉最近的士兵,他们会来通知我的。”说完,冰室笑了笑,没有一丝留恋地转身就走。

火神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就这么伫立在那儿,直到冰室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际。侧头,看见的,却又是黑子充满着信赖的眼神,前辈们亦是微笑着等待火神平复心情。那一瞬间,内心的一点点失落也被莫名的欣慰填满。

——辰也变了,可身旁却多了这么一群人。

 

“体温、脉搏都很正常啊。”望着分析血液的机器给出的结果,相田里子却狠狠地皱眉。机械不可能会出错,可是——

为了采集火神的血液而在火神手指上划出来的伤口,一瞬间,便愈合了。没有人会把这种现象称为“正常”。

“是驾驶了那个Valvrave才有的体质吗?”伊月也舍弃了平日的笑脸与冷笑话,只是沉下脸,喃喃自语,“那种东西真邪门。”

“火神,你现在觉得身体有什么其他的异样吗?火神?火神?”直直盯着屏幕的日向一边看着分析出来的数据,一边问道。但是,火神却没有回答。

“火神君?”一直站在火神身旁的黑子最先发现异样。火神垂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牙齿正在颤抖。他的手指扣紧了裤子,又缓慢地松开,好像在接受什么酷刑一般。黑子皱眉,摇晃着火神的肩膀,一遍一遍地呼喊火神的名字,企图让火神恢复清醒。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阵黑色的烟雾却突然环绕在火神的头部。他的额头上出现了几道散发着莹红色光亮的交错疤痕,向猛兽一般,扑向了黑子哲也。本就体弱的黑子一下被火神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等……火神君,你在干什么?!”反应过来的里子凑到火神身旁,想要让火神离开黑子的身体。

可火神什么都听不到。他只觉得视线被五彩的光斑侵袭。脑海里面只有一个念头——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想要用自己的牙齿触碰人类。想要摄取养分。咬下咬下咬下咬下咬下咬下。划开皮肤,汲取血液,这样就可以得到得到得到——

火神拼命地将头探向黑子白皙的脖子。黑子咬牙,努力地想要挣脱火神的控制,手腕却被紧紧扣住,他只能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才能避开火神的攻击。

在火神快要咬上他的那一刹那,黑子猛地屈膝,以最快的速度撞向火神的肚子。趁着火神因为疼痛而迟疑的一瞬间,木吉跟伊月冲上前去拉开了火神,而日向则轻啧一声,干脆利落地对着火神的肚子再来了一拳。

双重的疼痛让火神的眸子终于恢复清明,额上奇怪的疤痕也消失不见。被木吉两人扶到了座位上,火神狠狠地摇晃着自己的头,喃喃道:“我……刚才……”

“火神君突然袭击了黑子君啊!”里子的语气里面带着与性格不符的恐惧——那是一种与常人不同的恐惧。

“跟那个时候一样……”火神的脑海里面突然浮现出了在瓦吉特上袭击高尾的场景。没错,一模一样。自己的身体,果然出现了什么变化。火神抬起头,非常坚定地望着众人,“我恐怕不是人类了。离我远点……呃,请。”

“……你那是什么奇怪的敬语啊!!”愣了一会儿,日向毫不犹豫地一掌拍上了火神的脑袋,“明明只是个小鬼!!还有怎么可能放着你不管啊!!你小子已经用这种奇怪的力量救了我们所有人,那就暂时接受它!!我们会再想办法!!!”

“而且火神,现在我们恐怕没有时间在意这个。”伊月能当上学生会长,可不仅仅因为他诡异的冷笑话与奇好的人缘,脑子聪明才是最重要的原因。他拍了拍火神的肩膀,语气却相当的严肃。

火神还没从日向的关心中走出来,便听到了伊月的这么一句。而出生在ARUS、还接受过军事训练的火神,自然很清楚ARUS的军情:“你是说ARUS吗?”

伊月点了点头:“他们不可能是真心想来救我们的。虽然顺着他们的意思让大部分学生转移到ARUS也不是坏事,但问题是多尔希亚军的后期军队到达只是时间问题,不是所有学生都能逃掉的,到那时ARUS一定会扔下我们。身为学生会长,我必须得想出一些解决方案。”

伊月已经把目前的局势分析得相当清楚了。但是一时间,医务室却陷入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很清楚当前的情况。然而,凭借着几个高中生,又能想出什么方案呢?他们还没有自大到以为凭借一台可以左右战局的Valvrave就能与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同时交手?

然而,此时的黑子哲也,脑海里却猛地闪过一个名字。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想到这个名字,所以只是呆呆地把这个名字念了出来:“虹村修造……”

 

“没问题吧伊月?”“放心吧,十分钟就足够了*!”“……冷笑话就免了吧。”

虽然在与日向他们分别的时候是这么说了,但是真正站在虹村修造面前,伊月俊还是止不住地紧张。毕竟,无论如何他也只是个高中生而已。

但是,他也清楚,黑子哲也提出来的是唯一的突破口。所以,再怎么样,他也必须肩负起诚凛高校学生会会长的责任。在另外一边,火神他们也正努力着呢。

深呼吸,暗暗给自己打气,伊月在虹村面前展现的,是完美无瑕的笑容:“您好,虹村少将,在下是城凛学生会长伊月俊。此次前来是特意来感谢您、感谢ARUS对城凛的救援的。”

虹村修造挑了挑眉。他看得出伊月绝不是因为这么简单的目的才站在这里的,不然怎么会挑在花宫带领他手下的军人前去视察的时候才找来?所以,虹村等待着伊月的下一句话。

“在下还有另外一个目的。”的确如同虹村所想,伊月不紧不慢地接着说,“虹村少将,有些事情的答案就在您的身后。不换种方式去考虑吗?”


*伊月的冷笑话【十分は充分だ】


下一章


-TBC.


居然能在这个时间就生出来真是不容易啊【望天】

写这篇文真心很累...

这章算是个过渡吧让阿哲跑个龙套,以这章为分界点后面的剧情跟革命机原著就基本不一样了嗯。

写这文真心累啊OJZ有人在看么真的有人在看么...


机油苍崎给画的小二黄人设www



评论
热度(4)
  1. 等ID酱回归的荔枝等ID酱回归的荔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奶冻荔枝

© 等ID酱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