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桐荫的小迷妹荔枝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深爱着大阪桐荫的每一位球员
你敢黑柿木莲 我就骂你

【全职高手】[林方]绘

等大家退役之后 番外

复健一下

其实本来应该是老林的生贺

伪文青

正文PART 1

写过的全职文目录


 

林敬言手中的刷子上沾着些颜料。

他没开灯,唯有金色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屋子,给冷冷清清的房间带来了些温暖。

林敬言静静地望着眼前的画布。上面的画已经成型。他想了想,又在侧面加了几笔。略显粗糙的画面看上去生动了不少。林敬言点点头,唇角出现了一抹弧度。

“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顺着声音,林敬言望了过去。就像是有光芒蓦地照射进来一般刺眼,林敬言微微眯了眼。

他知道迎着光站在那里的人是谁。所以即使看不清来人的表情,林敬言依旧加大了脸上的笑容。

那个人一步一步向他走近。林敬言歪着头望向他,拿着画笔的那只手适时揽过那人的头,压上那人的唇。

触碰,舔舐,辗转,厮磨。分开时眼神还黏在一起,不舍得分开哪怕一秒钟。来人笑嘻嘻地搂住林敬言的脖子:“林老师,你的画笔弄得我好痛啊。”

林敬言把笔放在一旁,伸手揉乱了方锐的头发。他决定不告诉方锐,有颜料沾上了方锐的头发。

因为那一小撮红色还蛮好看的。

 

林敬言退役之后,似乎多了很多兴趣。

买了专业的摄影设备,在世界各国游走观光。出了相片集,销量不错。看看书,没事自己也写点有感而发的语句,在国内有名的文学杂志上开了连载。收了张佳乐的安利,偶尔像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上几笔,感觉良好的时候可以直接变成连载的插图。

没有荣耀的林敬言,戴上平光眼镜,好似一名普通又平凡的语文老师。粉丝们仍追随着他的动向,体会他内心的平静,却没有人愿意再来打扰他。

林敬言有一双很好看的手。这样一双手可以写出优美的语句,可以拍出漂亮的风景照,可以绘出抽象的画面,可以敲击键盘、在荣耀里驰骋。

现在,这样的手,紧紧地攥着方锐的手指。

林敬言有很多兴趣。有些在岁月的流逝中被他遗忘,有些变成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只有现在被他抓在手中的这个人,过了多久都不会变。

于是林敬言的视线,也再没有转开过。

 

方锐闹着饿,把林敬言从小画室里拖了出来。林敬言任他拽着拉着,即便是走到大街上,两人也没有把手放开。

两人的目的地是方锐的店。方锐退役之后在N市开了家西饼店,算是玩一把叶修叫他“废物点心”的梗。

推开门便看见一个把呼啸队服系在腰间的小伙坐在那里。小伙瞧见方锐跟林敬言,吓得把挖着蛋糕的小勺子一扔,身子挺得笔直来跟两位问好。小伙是现任鬼迷神疑的操作者,加入青训营的时候无论是方锐还是林敬言都早就转了会,可对当年犯罪组合似乎有与生俱来的敬畏。方锐这家店坐落在呼啸附近,热爱甜食的小伙时不时会碰到方锐,但遇上林敬言还是第一次。

林敬言笑着点了点头,方锐则揽住小伙调侃了两句。店员妹子跟自家老板打了声招呼便自己忙自己的,对于方锐跟林敬言拉着的手见惯不怪。方锐笑眯眯地松开小伙,让林敬言在店里靠窗的好位子坐好,自己溜到后厨,也不知打的什么小算盘。

方锐给林敬言挑的位置可以独占午后最灿烂的阳光。店员给林敬言端来一杯花茶,冲林敬言笑了笑便回到岗位。

林敬言端起了啜了一口。明明这种东西谁来做都没什么区别,但他的脑海里就是浮现了方锐带着笑给他找杯子冲茶叶的模样。

方锐与阳光灿烂不沾边。他的风格从来都是“猥琐流”,连一身正气的气功师都被他操作得像个盗贼。方锐唇角挂着的弧度永远有着一丝狡黠,一点不正经。特别是面对林敬言的时候露出的坏笑,就像一只偷腥的小猫。

“老林你在发什么呆呢!”

看吧,就像现在这样。方锐把从后厨端出来的意面放到林敬言面前,闪着光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林敬言。林敬言伸手揉了揉方锐的头发,笑了笑没有回答,直接拿起叉子开吃。

像只猫一样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顺顺他的毛。

方锐做的西餐一向美味。闻到香味凑了过来的呼啸小伙忍不住跟方锐抱怨:“前辈你太偏心了,你之前不是说过你的店不卖简餐的吗?”

方锐丝毫不给相熟的后辈一个面子:“是啊是啊,是不卖啊,这是点心大大方锐爱心特制,林敬言专享,你有意见?”

跳脱的小伙一下子蔫了。他瘪了瘪嘴,讪讪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猛地吸了一口面前还没喝完的奶茶,结果却毫无防备地因为太大力而呛到疯狂咳嗽。

看着后辈的窘态,林敬言轻轻笑了笑:“行了啊方锐大大,别欺负别人小年轻了。”

“我哪儿有欺负他。难不成你想把我的爱分给他吗?林老师你也太过分了!”方锐说着,脸上还摆出了一个生动形象的“宝宝很委屈快来安慰我”的表情。

身后的小年轻咳得更大声了。

向后看了看,林敬言又把视线转向面前的方锐。他的脸上始终挂着那抹清淡的笑容。他微微倾身,抓住方锐的衣领,轻轻吻上去。

没有再深入,只是单纯的触碰。林敬言在方锐的耳边轻语:“你觉得呢,方同学?”

方锐还是一副不正经的笑颜。他凑上去,又碰了一下林敬言的唇:“肉酱味有点大,老流氓。”

 

林敬言在意的东西有很多。可他又不是那么在意。

在荣耀里凭着努力一步步走上神位,然后被后辈拉下来。这很正常,他毕竟状态在下滑。有感情的战队不要自己,没关系,有战队愿意收留自己,那就去吧,替补也无所谓,发挥发挥剩余的价值。为了冠军再拼搏一把,可惜没有拿到,人生似乎也很满足。抛下一切,去不同国家游走,有时候会错过最好的季节最棒的风景,那也没关系,总会有属于此时此刻的美。手一抖,画笔跑到了意想不到的地方,那就用其他的颜料填补回来。

他好像对什么事都会去努力一把。他在乎结果,可他又对那个结局并不是特别执着。

他一直觉得,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没有天赋,他不够优秀,所以他对不起那些荣誉。不去期待,也就不会失望。斯文的外表下,他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消极抵抗。

就连面对方锐时也是这样。他站在最安全的地方看着那个人,只希望那个人可以在荣光里自由成长。成长之后的方锐的人生中还有没有他,并不是特别重要。

 

所以他无法形容回国之后看见蹲在自家门口的方锐时,自己的心情。

像是欣喜,像是兴奋,像是感叹。

方锐的反应却是直白许多。他站起身,给了林敬言一个大大的拥抱,模仿着树袋熊的模样挂在林敬言的脖子上:“老林老林,我退役啦!”

——我知道。我一直在看着你。

“老林,我决定在N市长期驻扎!”

——傻瓜,干嘛不回家。

“老林,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

那一刻,林敬言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他根本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伟大,他只是一介凡人。建立了退役群却从不发言,是因为不想看到他们在里面谈论冠军的事。在国外四处游荡经常不回国,是因为害怕在某个角落冷不防地遇上方锐,害怕看见方锐身旁站了别人。

他终究是自私的。他不想看见被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属于他人。

可是,明明面前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是林敬言一个人的。这让林敬言忍不住觉得,自己的逃难在方锐眼里大概是一场小丑戏。

但是,无所谓。反正方锐早就知道了他是什么样的人。知道他斯文下的自卑,知道他平静下的消极,知道他一点都不帅气,知道他是一个胆小鬼。

可是即使这样,方锐依旧喜欢林敬言。时隔多年,重新拥抱林敬言的方锐还能对着林敬言嬉皮笑脸:“就别装斯文啦老林,你那副眼睛戴着,我不好亲你啊。”

他不喜欢,那就不戴了。反正在他面前,也不用改变形象,老老实实地当老流氓就好了。

 

 

 

方锐前辈,下次林敬言前辈要跟您一起过来时请告诉我…( _ _)ノ|@点心方锐v @林敬言v

 

这是当天晚上,那位可怜的呼啸小伙发的微博。附上的照片是三个人的合照。方锐把小伙的头发蹂躏得乱糟糟的,而林敬言举着小伙的手机打开了自拍镜头,还是笑得一脸斯文——大家却都看出了几分心脏。

转发里什么都有。有质疑几人关系的,有开玩笑说要围堵方锐的店拦人的,有说他们像一家三口的。

但最热门的转发还是方锐的那条——另一个老板要来店,干嘛告诉你?

发出这条消息时,方锐还趴在林敬言的怀里。

林敬言摆弄着方锐头发上沾着的颜色,轻轻地笑。

 

-END.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个番外是方王。我记得当初一直被要求。

但一转眼时间过去好久,不知道以前因为全职关注这个号的人还剩多少w

 

荔枝

2017.5.9 23:21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