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桐荫的小迷妹荔枝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深爱着大阪桐荫的每一位球员
你敢黑柿木莲 我就骂你

【关8/仓亮】[大仓忠义×麻生遥斗]粉雪·04

·角色衍生,大仓忠义《爸爸偶像》×麻生遥斗《一公升的眼泪

·雷点多多多,不完全统计戳我戳我戳我

·WARNING:雷!雷到不打CP tag!触雷快跑!!!

·01      02      03






04.

 

习惯果然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当大仓看见麻生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以还没睡醒的迷离眼神望向自己时,脑海中不经闪过这样一句话。

 

从十多岁进入事务所,大仓从来没有这么清闲过。

什么都不用去思考,什么都不用去烦恼。他需要做的只是让麻生生活得舒适,不让麻生饿着,让麻生在工作之余露出一点淡淡的笑容,仅此而已。

人生居然可以变得那么简单。当大仓把做好的早餐推到麻生面前,看着麻生双手合十,慢吞吞地用筷子捻起一点食物放在嘴里细细咀嚼,他开始反省,以前的自己生活节奏是不是太快了。就像小亮说过的,每天都好像是在冲刺跑。

所以小亮停下来了,找到了可以治愈自己内心的人与事物。

然而对于大仓而言,没有可以停下来休息的地方,只因可以治愈他内心的人,一直都在他身边。所以他不需要停止脚步,他只需要侧头就能看到那个人。即使那个人看不见他也无所谓。

可是,活在冲刺跑之中,果然是会累的。所以他遇见了麻生。

麻生抬起头看他,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果然跟小亮一模一样。大仓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眼,说了些别的把话题岔开,不让麻生看出他的小尴尬。麻生没有太在意,只是重新埋头于食物。

大仓这才好意思重新开始观察起麻生的模样。

不知为何,看着麻生静静吃着他做的食物的模样,内心总会被治愈。效果就好比……小亮因为他的话露出害羞的笑容一样。

其实不需要怎么比较的吧,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啊。

大仓悄悄翘起嘴角。

 

麻生出门之后,家里又只剩下大仓一人。老老实实做好家务,大仓把身体埋进客厅里的懒人沙发。跟他自己有的是同一牌子同一款式的。大仓在这种方面莫名的专情。

他想起他缠着麻生买这个的事。麻生一脸面瘫,只是询问大仓为何需要这个。大仓勾起嘴角调笑:“当然是因为我每天都在家等你回来啊~你总得让我更想待在家里嘛~”

只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大仓去目睹着麻生的耳朵一寸寸变红。他一边看着麻生小声嘟囔“拿你没办法”一边在网上下单,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任性的妻子。

虽然麻生那副小鹿一样无辜乖巧却又冷静沉着的气质才每每让大仓浮想翩翩。

这就好比,一直以来在梦中幻想的对象突然实实在在地出现在眼前。在梦中,明明连伸手碰他一下都会害怕打破梦境,可当幻想真的变成了现实,贪欲却随着距离的减小逐渐膨胀。

大仓觉得自己不能再多想。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却感觉到了一点点眩晕。大概是身体太大而能量导致的营养不足吧。大仓稳稳身子,打了个哈欠,准备出去买东西给麻生做夜宵。

这才早上就考虑夜宵的事,大仓悄悄嘲笑自己。嘛,不过也无可厚非,毕竟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在属于自己的世界,大仓是不能像这样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的。很快就会被行人认出来,弄不好的话还会被狗仔乱写一通。虽然大仓算是气息内敛的类型,可无论如何帽子都是需要的。

然而在这里,这个麻生的世界,不存在杰尼斯,不存在関ジャニ∞,不存在大仓忠义。没有人会认识他,所以他就只是藤井而已。

大仓拿起一根黄瓜仔细观察着。他挑来挑去,最后把选好的东西放在老板面前。他那么高大,老板应该可以看见他的。而事实上,老板却依旧专心致志地玩着手机,丝毫没有察觉到大仓站在她面前。

又是这样。已经习惯了的大仓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他伸手拍了拍老板的肩膀,凑得离老板近了一点,特意放大了声音:“老板,请帮我算钱!”

老板终于抬起头望了大仓一眼。她眯了眯眼,好像是在确认大仓的存在,才把大仓选的黄瓜放在了称上。

说起来也是挺好笑的,只要不做什么引人注目的事,大仓的存在便不会被这个世界的人察觉。这也许是时空夹缝正在下意识地减少因为大仓出现在这里而带来混乱的可能性吧。原本大仓并不相信存在感这种东西,看来现在是不得不信了。

所以,这个世界只是梦吗?还是真的存在属于这部剧的世界观的世界呢?如果再深入去想,大仓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相信的世界会碎掉,所以刻意不去探究。

对于他而言,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与他无关。

他只想待在麻生遥斗身边,看见麻生的笑容罢了。

 

大仓随意找了家餐厅解决自己的午餐。鳗鱼饭吃掉一半,他突然想起锦户把鳗鱼饭的饭吃完拿着完整的鳗鱼跟自己换米饭的事了。

锦户做得自然,大仓接受得也自然。也许在锦户心里,这仅仅是“喜欢吃鳗鱼的人跟喜欢吃饭的人之间的等价交换”,可在大仓眼里,这其实是只对锦户的特权。毕竟无论是米饭还是鳗鱼他都喜欢。

只是在锦户结婚之后,锦户便再也没使用对这个仅对锦户亮的特权。因为锦户渐渐变得不挑食了。他看见什么都会想到自己的妻子,说如果自己不吃光的话,回家之后妻子会生气。他会带着被管教的局促,局促下面却藏着深深的幸福。

大仓是纠结的。他喜欢看见锦户露出这样幸福的表情。配着这样的神情,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多吃下三碗饭。他又不想直视这样的表情。这样只会让在一旁看着的他显得很悲哀,因为他明明喜欢锦户,让锦户幸福的人却不是他。没有比这个更悲哀的事了吧。

然而麻生是不同的。孤独又寂寞的麻生,工作之外的时间全部都给了大仓。大仓可以名正言顺地照顾他的起居,也可以因为他没有吃完什么东西而生气。可以听他小小的抱怨,也可以对着他撒娇。

麻生是触手可及的。

 

大仓提着菜品往家里走。直到不用再在意别人的目光大仓才发现,像这样在街上行走其实是件很惬意的事。谁也不会在意一个存在感弱到可怕的人。他仔细观察每个橱窗,看到什么有意思的商品就进去瞧瞧,不会有任何店员来跟他搭话。

他突然想到,以前不火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会跟兴趣爱好相仿的锦户一起出去旅行,一起到街上玩。这样大摇大摆地在外面玩的结果就是每次都会以锦户被认出来而收场,偶尔会被事务所警告,大仓也会把这些警告统统挡回去。

他当然没有那么大公无私,不是不求回报的。他只是因为之后锦户因为愧疚一定会请他出来吃饭,然后他就又可以跟锦户多待一会儿。

因为喜欢,又有什么办法。

说起来,麻生那家伙平常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医生嘛,跟偶像是一样是没有休假的,更何况是麻生,在那位少女逝去之后就把生命奉献给工作了。

大仓看着麻生一点点被自己拉回正常人的生活。可现在再认真地思考一下,却突然有些恍惚。

他到底,想做什么?

他想拯救的,究竟是麻生,还是他自己?

 

其实麻生跟锦户很不一样。锦户不喜欢吃鱼,如果一定要吃的话必须帮他把刺挑的干干净净。麻生很擅长吃鱼,吃完之后鱼的大刺还可以拼成一条完整的鱼。锦户在台上少言,在台下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多言又调皮。麻生无论是在工作的时候还是在家里都面无表情,只有眼底的一点点流光能让大仓看懂他的情绪。

可也许是想证明什么,又或者是在逃避什么,大仓还是从来没有在便当里面给麻生准备过鱼料理。即使注意到麻生在一些细节方面的喜好,大仓却还是按照锦户的口味来。

……真是,最糟糕的人。

大仓一边熬着肉粥,一边毫不留情地在心里贬低自己。

本来就是这样。人类本就是自私的生物。更何况是,因为想要逃避锦户要结婚的事实而来到麻生身边的大仓。

 

最近不知为何,精神越来越不好。不是像在自己的世界中那样的困,而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疲惫。心脏会隐隐的疼痛,连带着大脑的某处也在叫嚣着不让大仓好过。

大仓不愿把自己的弱点展现在麻生面前。他抬头看了眼时间。离麻生回来还有好一会儿,那他可以稍微睡一下。

闭上眼睛,很快进入了梦境。真是奇怪,在梦境里面,居然还可以做梦。

而这个梦里面出现的,却又是现实中的人物。

他在自己的梦里面看见了锦户亮的身影。

皮肤黝黑,咧开唇角露出一口白牙笑得很开朗,这样的笑容中偶尔也会藏着一丝害羞。大仓忠义最喜欢的锦户亮。

“你在干嘛啊大仓!”锦户重重地拍着大仓的背,眼底闪烁着属于小恶魔的光芒,“再愣在这里,等下我把你留着的零食全部吃光了!”

“别啊!”下意识地反驳,大仓把目光转到的锦户身上。是他熟悉的锦户亮,一直待在他身边的锦户亮……并不属于他的锦户亮。明明不想知道答案,大仓却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询问,“小亮……跟那个女人结婚,你会幸福吗?”

锦户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语气却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定:“当然会幸福啊。”锦户转了转眼珠,好像想清楚了什么,便笑嘻嘻地凑了上来死命地捏了捏大仓的脸颊,“幸福也不会忘记你们的,白痴。”

锦户笑得很明媚,仿佛他处于世界的中央,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大仓望着这样的笑颜,隐隐觉得有些恍惚。

嗯,是啊。怎么就忘记了呢。

这才是自己的初衷嘛。

……明明这样就好。是他太贪心了。是他太愚蠢了。

就这样不愿意忘记现实的残酷,也不愿放弃梦境的美好。

他咧开嘴角,试图在锦户面前露出如常的笑容:“小亮,如果在你的婚礼上迟到了,你会怪我吗?”

 

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天花板。

麻生遥斗的家。

大仓已经不记得自己在麻生的家待了多少天了。梦境中的时间过得飞快,总让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大仓没有实感。

慢慢清醒的大脑让他回忆起刚才的那个梦。

最后的最后,锦户也没有给予他一个答案。那个样子,就仿佛是在说,如果想要答案的话,就自己来确认吧。

嗯,应该去确认那个答案的。

 

大仓侧过头,才发现不知何时麻生已经回来。他静静地坐在自己旁边的沙发上,翻看着不知名的医学研究论文。看见大仓醒来,他放下书,去厨房给大仓盛了一碗粥,放在大仓的面前。

大仓轻笑起来,询问麻生:“好喝吗?”

麻生面无表情:“这是你自己做的。”意思是说如果不好喝的话干嘛要做给他喝吧。麻生顿了顿,才加了一句,“注意安全。”

大仓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麻生是指自己没有关火就睡着的事。他毫不遮掩地笑了起来,漫不经心地道歉:“抱歉抱歉。”

麻生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大仓这才意识到麻生有可能是在生气。也是,对于大仓而言,这只是梦,可对于麻生而言,这里是现实。如果一个不好,麻生的家就会因为大仓的疏忽而被毁掉。

大仓悄悄打量着麻生。棱角分明的面容,小鹿一般的双眼,有点长的头发打在鼻尖,显得有点委屈。一切的一切都跟他喜欢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可不知为何,大仓从没比现在更清楚的认识到——

麻生遥斗是一个独立的人格。他会因为病人而焦虑,会因为大仓没有关火而生气。会因大仓莫名其妙的行为而困惑,会为少女而哭泣。

他不是锦户亮。

没有人可以代替锦户亮。

 

也没有人可以代替麻生遥斗。

麻生的笑容在脑海里渐渐清晰起来。麻生平常表情很少,但还是会笑的。

例如……在锦户生日那天,大仓曾烤过一个不大的蛋糕。最后在麻生诧异的眼神中,把大半个蛋糕抹在了麻生的脸上。

他还记得麻生短暂的呆滞,然后是打破严肃的笑意。他把剩下的蛋糕全部扣在大仓脑袋上,在大仓的哀嚎声中提醒大仓收拾好厨房便率先去清理。

那个时候,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

他才发现,其实自己能看懂的。那双眸子深处写着的情绪,跟他一模一样。

跟他看向锦户的眼神一模一样。

 

大仓突然笑了起来。起初只是压抑着的笑声。可渐渐地,他越笑越大声,笑到全身颤抖,最终因为没有办法没有勇气对上麻生关切的双眸,只能把头埋进掌间,一边笑,一边拼了命地摇头。

神啊……他到底在干些什么。


-TBC.


上周跟叉叉美少女面基的时候写完的大部分内容...嗯,有点对不起叉叉美少女,坐在你的对面写这样的文_(:з」∠)_

下章完结。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