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id酱的更新痛哭流涕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关8/仓亮】[大仓忠义×麻生遥斗]粉雪·01

·角色衍生,大仓忠义《爸爸偶像》×麻生遥斗《一公升的眼泪

·雷点多多多,不完全统计戳我戳我戳我





01.

 

睁开眼,又是这条街道。有一点陌生,却又很熟悉。

大仓忠义已经来过这里好几次了。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应该前往何方。

跨过这条街,可以看到一家医院。高耸起来的白色建筑,像一座充满希望的巨塔,却又如同将人囚禁的巨笼。在静谧的阳光之中,有谈笑着的病人们,也有为了心爱的人而默默垂泪的家属。

甚至……有满脸是泪、却又满面笑容的护士。

大仓眯着眼,看着那位护士低着头从他身旁匆匆掠过,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在哪一个时间点。

大概是,池内亚也去世后的半年。

 

不需要大仓去思考,双脚便擅自带领着他走向医院的天台。

连天台也是雪白的一片。白色的瓷砖被金色的光线照耀,反射出一片炫丽的光晕。那个人就坐在这些光斑的中央,静静地抬头,凝视着天空。

大仓猜想,他是在怀念那个再也回不来的人。

“你来了?”

出乎意料的,那个没有回头的人,却这么平淡地开口——带了一点点哭腔。觉得他大概不希望大仓看见他哭泣的模样,大仓没有走到他身边:“怎么了麻生君?想我了吗?”特意带了一点调笑,只希望他打起精神来。

“没有。”麻生遥斗低下了头,口气像是在自嘲,“只是那家伙死的时候你都没出现,我想你也该来了。”

望着那个人的背影,大仓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连安慰也做不到。

 

大仓忠义是一名偶像,所属名为関ジャニ∞的团体。

这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仓,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结婚?!”“诶,户君你要结婚吗?!”“已经结了。而且对方是单亲妈妈,已经有三个小孩了。”

从听到这个消息到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大仓有些记不清。只是知道,看见抿着嘴唇、小心翼翼地把这件事告诉大家,眼底却又流露出一点点幸福的那个人,大仓打心底地羡慕——羡慕那个能让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跟她在一起的女人。

大仓忠义喜欢锦户亮。

本就是无法触及的爱恋,本就是无法传达的喜欢,大仓本以为自己早已释怀。然而,在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之后,锦户要跟那个女人办婚宴了。

在休息室宣布这个消息时,锦户的眼睛闪着光,就好像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明亮的星辰一般:“我已经跟公司还有经纪人商量好了把大家的日程空出来,一定要来啊!说真的不准不来啊!!!大仓你在发什么呆啊听见没有?!”

被单独点名的大仓颤抖了一下。随即,他便露出如同往常一样的笑容:“小亮你放心好了,我怎么可能不来?”

哪怕不能给他幸福,至少也要见证他最幸福的时刻——大仓本是这么想的。

然后,就在这个痛苦到需要酒精才能入眠的夜晚,大仓忠义进入了一段梦境——也许,那只是梦。

 

梦中的街道,比大仓认知中要古老一些,让大仓想起来刚出道的那段时光。七个人年轻气盛,总是为了一点小事就开始吵架,一点契机都没有就又可以和好如初——那段单纯到令人怀念的时光。

要是可以看见那时的小亮就好了——大仓不抱希望地摇摇头。

突然,传来了轮子碾压地面的声音,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少年的皮鞋触地的声音、少女无助的抽泣声。

大仓一惊,下意识地躲进了林子里。而漫步而来的,是推着轮椅的,那个少年。

啊,是梦境回答了大仓的心愿吗?

那是只有21岁的锦户亮——又或者说,只有15岁的麻生遥斗。

 

这是一个大仓分外熟悉的人。在很久很久以前,大仓也曾用锦户给他的备份钥匙,在锦户出去工作的时候进锦户的家里,把这部剧反反复复地看,一遍又一遍。用完了锦户积攒的卫生纸,大仓一个人在电视前,哭了好久好久。

“等等大仓!你这是什么情况啊?!”

面对回家之后被吓了一跳的锦户,大仓也只能呜咽着:“可是……呜,小亮,麻生君真的好温柔……为什么就没有人去安慰他呢……”

“呜哇……好好好,大仓你别哭了,麻生不是就在你面前吗?快来安慰我!”

 

是啊,还发生过这样的对话。但为什么,现在看来,却好似褪色的照片一般,再也找不到那时的喜悦。

天上下起了细雪。听到少女告别的话语,无能为力的少年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明明知道少年心里有很多话没有说出口,大仓却也只能伫立在原地,什么也做不了。他多想为少年喊出那些潜台词,却也清楚,即使说出来,他也改变不了少年少女的命运,只能任由视线渐渐地模糊。

他只是一个旁观者,又有什么资格去插手那边的世界?

在自己的床上睁开眼的大仓,感觉着枕头上的湿意,无奈地勾起嘴角。

 

回过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麻生已经擦干眼泪,走到了大仓面前。他用那双比最昂贵的玻璃球还要美的眼睛面无表情地盯着大仓,语气很平淡:“你呢?这次又过来干什么?”

大仓耸了耸肩,避开了这个话题:“麻生君今天什么时候下班?”

“今天不值夜班,马上就可以走了。”麻生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略带调侃的笑容,“会不会我一眨眼,你又不见了?”

大仓却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连他自己也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但不知为何,今天却分外的精神。也许是由于他今天睡得异常早吧,才会让梦境变得如此清晰。

“既然这样,不去喝一杯吗?”麻生没有等到大仓的回复,便径直向着离开天台的方向走去,“你莫名其妙地闯入我跟那家伙的世界那么久,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大仓在原地怔了一会儿,才小步追了上去:“你都不知道我的名字还邀我出去喝酒?”

“只限今天。”

 

也许是在逃避。从那一天开始,大仓每晚都会梦到那个少年。每晚都会成长一点的少年。

想要成为少女的支柱,直率地说出“喜欢”的16岁。

为了少女要成为医生、拼了命学习,发觉少女有一点不安就会飞奔去见她的17岁。

还有……发现给予少女的幸福已经变成了少女的痛苦,不得不分开的18岁。

 

大仓还记得那个读了少女的信,在桥上静静淌着泪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喜欢已经成为了少女的支柱;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关怀已经成为了少女的负担。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他,此时只能把对少女满满的爱化为泪水。

然而,不知为何,大仓莫名地觉得自己能明白少年此时的想法。

想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喜欢的人,却害怕这种喜欢对于那个人来说本来就是一种折磨。只不过,少年比大仓幸运得多,也坚强得多——至少,他喜欢的人,也深爱着他。

 

回过神来,大仓已经跟麻生坐在一家居酒屋。大仓摸了摸口袋,毫无意外的,没有一分钱。他无奈地把裤子口袋翻出来,向麻生展示自己的“穷困潦倒”:“麻生君,我现在可没有带钱。”

麻生挑了挑眉:“今天就请你吧。”

“那就谢谢麻生君了。”大仓没有拒绝,反正在这个梦境里面,他认识的人也只有麻生,“今天的麻生君好像很开心。”

麻生熟练地跟老板点了酒跟下酒菜,沉默了一会儿,才淡淡地答了一句:“今天处理了一些事。”

其实知道麻生为何身心愉悦的大仓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追究,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麻生君看起来是这里的常连啊。”

“偶尔被她的父亲带来。”而意外的,麻生很平静地回答了大仓。他接过老板递来的酒,抿了一小口,好一会儿才轻声道,“你到底是谁?”

大仓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喂喂喂,你现在才问这个?”

“因为你每次都只待一小会儿,出现的时间点又都是我不能分神的时候。”喝了些酒的麻生眼睛湿漉漉的。他转向大仓,静静地看着大仓,却没有再说话。

 

大仓也就安静地与麻生对视。不自觉的,他想起了那段时间的锦户亮。

同时承担两个团体的工作的锦户很辛苦。可无论多么辛苦,只要回到関ジャニ∞,他永远都笑容满面,不会把任何负面的情绪带回来。

偶尔,大仓会被锦户约去喝酒。一开始,大仓还对这个年纪轻轻工作就是他们的好几倍、比起是关西的同僚更像是关东那些不太熟的同期的锦户产生疏远之心。

“大仓……你是讨厌我吗?”可自从勉强答应了锦户一次,看见他那写满委屈的眼神,大仓只觉得心头一软,被他双眸的星光弄得只能缴械投降。

没错,那个时候的锦户的目光也是这样。带着点纠结,带着点倔强,让人不自觉的想去爱护。

不,怎么可能不像。他本来就是锦户亮的一部分啊。

麻生遥斗。

 

大仓抿了抿嘴,刚想说些什么,麻生却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侧过头错开大仓的视线。

他拿起杯子猛灌一口,轻声嘟囔着:“算了,你是谁并不重要。”

“正因为不知道我是谁,才能毫无顾忌地跟我说出你的痛苦,不是吗?”

听见大仓的话,麻生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摇了摇头。他晃着手中的酒杯,淡淡地接道:“你对痛苦的定义是什么?”

大仓怔住了。他没想到会被麻生反问这样的问题。

“那家伙每有一件事做不到了,就会立刻找下一件事来做。与其说是我们让她活下去,不如说是她给了我们希望。”麻生抿了一口酒,眼神有些涣散。他呆呆地盯着酒杯,就像在透过杯中的倒影观察自己眼中的那个人,“可是她不痛苦吗?她当然痛苦啊。所以,爱上她这件事,并不是痛苦的。”

“……是吗。”大仓只能轻轻应一声。对于他而言,再怎样感人励志的角色都只是由顶尖的演员用演技演绎而出的。可对于麻生而言,那些就是现实,就是全部,就是世界。

大仓无法体会麻生的苦涩。正如麻生无法明白大仓为何会用如此复杂的目光注视着他一般。

麻生并不在意大仓的沉默,不如说这样才刚刚好。

并肩坐在吧台,啜着酒,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那今天就谢谢你的酒了,麻生君。”跟麻生一起走出酒吧,大仓向麻生道了声谢,便转过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麻生却平静地叫住大仓。大仓回头,只能看见麻生那双在黑夜中闪烁的眸子。那么坚定,就跟在屏幕中看见的那双给予少女生活下去的勇气的双眸一模一样,“至少,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藤井。就叫我藤井好了。”大仓不敢再去看那双眼。他转过身,向麻生挥了挥手,便径直向前走去。

藤井。这是他最近刚接到的电影角色的名字。

他也说不清他为什么会告诉麻生这个名字。也许,只是觉得这个角色跟麻生的遭遇有些相像;又或者只是觉得,如果告诉麻生他叫大仓忠义,一切都会错乱开,即使麻生的世界里面不存在関ジャニ∞。

 

更重要的,还有别的。

 

离开酒吧,大仓悄悄地溜进了医院。其实这对他而言并不是难事,毕竟,在大仓的认知里,这一切都只是他的梦。

真的只是梦而已吗?

大仓瘫坐在天台的木椅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映入眼帘的天空一片漆黑,连一颗星星都不存在。空气冷得像要凝固,刚才因为喝酒而积累的热度已经消失不见。

大仓闭上了眼,却感受到有什么热源正在缓慢地靠近自己。他眼睛也没睁开,只是勾起唇角:“麻生君,要跟踪人的话技术需要再提高。”

“……你为什么不回家?”半晌,站在大仓身后的人才缓缓开口。

“我回不去了。”大仓睁开双眼。他向后仰,对上了麻生低头望向他的,那双他最喜欢的眸子,“你要收留我吗?”

 

更重要的事情是。

大仓发现,自己被留在自己的梦境里,回不去了。

大概不是因为,一在自己的世界中睁眼,他就必须面对锦户亮的婚礼。


02


-TBC.


被雷到了吗?

反正你看也看完了,被雷到了我也不管啦,因为我很想写这个故事。

有什么意见请评论,拍砖请随意233

同样建立了tag方便阅读w(就是请做好我会坑文的长期作战准备(喂)

评论(1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