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ID酱回归的荔枝

头像是我男神给画的
春甲之前不换
KKL@橙花醇荔枝
SOTUS@荔枝苏打
2 moons@荔枝班戟

【关8/仓亮】[安武信吾×及川宗佑]結婚式

·角色衍生,安武信吾《小花的味增汤》×及川宗佑《最后的朋友

·《白い棺》番外

·见家长番外·親ということ        秀恩爱番外·喧嘩

 闪瞎别人番外·遊園地               小花番外·かわいそうな人

·最终番外,白棺材就此全部完结,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爱







結婚式

 

春天。空气中微微的甜,充斥着花的香气。

虽然对于花粉过敏的人而言,春天是个地狱一般的季节。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的确是一切的开始。

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又或是……

一个家庭。

 

女人坐在镜子前,一会儿凑近看看自己的隐形眼镜有没有歪,一会儿捋捋头发检查发型有没有固定好,光是看她细小的动作就能察觉出她的紧张。

“安武小姐,不用紧张,您已经很完美了。”在一旁整理妆品的化妆师对着女人笑了笑。

被称作“安武小姐”的女人向化妆师扯了扯嘴角,但看得出她的动作很勉强很僵硬。化妆师见状也只是带着笑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也是。没有一个女人在结婚的那一天,会不感到紧张的。

 

房间外响起了敲门声。女人立刻挺直了背脊,努力掩饰住自己的不安,回应的声音听上去倒是很平静:“请问是哪位?”

“是我。”门外传来的声音女人很熟悉。略微低沉,富有磁性,可以感觉到有些压抑与不容置疑的意味在其中。但其实,这个声音的主人也是个很温柔的人,“我可以进来吗小花?”

“啊当然可以!”知道门外站的是谁,安武花不禁安心了些许。

门被轻轻推开,出现在她视线中的是一位穿着藏蓝色西装的男子。男子看上去明明只有三十岁上下,周围缭绕的成熟氛围却彰显着他远远不止这个年纪。他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可眼底却写着只有少数人才读得懂的喜悦。

小花自然也属于这个少数人的范畴。她的嘴角终于出现了自然的弧度:“嗯,今天的宗佑叔叔好帅!”

及川宗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准备得差不多了吗?”

“嗯……”提到婚礼的事,小花不禁紧了紧手指。她没有把这种情绪表现出现,只是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爸爸呢?接待客人肯定很辛苦吧。”

“他还好。”及川淡淡地回答。他上下打量着小花,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你已经成长为一个很棒的人了。对自己多点自信。”

小花愣了愣,随即咧开嘴角,露出的笑容与十五年前第一次见到及川时展现出的那个没有太大的区别。

她也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告诉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一直都在想,爱情究竟是什么?

是那一瞬出现在体内的激情吗?是相识不久想要了解对方的渴望吗?是相识已久发现分歧不断却仍不想与对方分开的任性吗?是包容对方的脾气、并永远站在对方身边吗?

是安武信吾与及川宗佑之间的感情吗?

她与那个她想共度一生的那个男人之间的感情,与他们的感情有什么不同吗?

她不懂,也可能一生都不会懂。

但这不要紧。不要紧的。

 

在婚礼快要开始的时候,小花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安武信吾同样穿着藏青色的西装,头发像往常一般用发胶固定好,露出额头的样子显得英气十足,看上去根本不像快要五十岁的男人。

小花在心里悄悄调侃着,却依旧忽视不了安武眼底复杂的情绪。紧张,兴奋,不甘,不舍……她的父亲其实是个很孩子气的人。只是母亲去世之后,他不常把这一面表现出来而已。

还好有了宗佑叔叔。她想着,悄悄把视线投向站在一旁向教堂的工作人员确认细节的及川。那一丝不苟的样子让小花忍不住勾起唇角。

“小花,紧张吗?”

“我才不紧张呢!”听到父亲的问话,小花毫不犹豫地嘟着嘴拆自己父亲的台,“倒是爸爸,你才比较紧张吧?!你这是多少次看表了?这么想把女儿嫁出去啊!”

安武摸了摸鼻子,苦笑着承认:“怎么可能不紧张啊……”

“真是的,爸爸就跟小孩子一样!”小花嘴上抱怨着,脸上的笑容却一分也没有减少,“得叫宗佑叔叔好好说说你了!”

“你爸爸怎么了?”及川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递了个眼神给安武,安武无奈地耸耸肩,他便知道这对父女又在玩闹,于是没有再管,“仪式快开始了,我进教堂等着。”说完,及川递给安武一个眼神,转身就走。

看着死死盯着及川离去的背影的安武,小花毫不犹豫地甩给自己的父亲一个白眼:“别看啦爸爸,再看宗佑叔叔的背都要被你看出洞来了。”

安武并没有因为小花的话语而改变自己的行为。直到及川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内,他才转过头好好看着女儿的眼睛说话:“我怎么就看不够呢。”

“……看不够宗佑叔叔吗?”

“嗯。”

“今天似乎是我结婚吧?”

“当然。”

“那我为什么还要被闪瞎?!!!”

 

无论过了多少年,都长不大的父女。

及川抱着手,在安武父女视线的死角静静地观望着两人斗嘴的场景。半晌,他才推门走进教堂。

带着毫无自觉的笑容。

 

圣洁的婚礼进行曲在教堂中回响。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投射在新娘的白纱上,为新娘增添了一份神秘。新娘挽上自己的父亲,在红毯上缓步前行,唇角的那一抹笑容彰显着她的幸福。

反而是被她挽住的男人看上去有几分紧张。虽然表面还是完美无缺的笑容,但眼神一直飘忽不定。尤其没有转到在红毯半途等着的新郎身上。

及川宗佑在第一排观察着安武信吾,不禁摇了摇头。那个家伙,一到关键时刻什么好的方面都展现不出来。

不知不觉,安武父女已经走到了新郎跟前。不算特别英俊,却高大稳重的新郎用坚定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岳父。安武沉默了半晌,才牵起了女儿的手,却迟迟没有把女儿的手交给新郎。

“喂,爸爸……”小花悄悄地用手肘撞了撞父亲的腰。也许是明白父亲在想些什么,她的声音竟带了一点点哭腔。

就好像是被女儿从梦中的世界叫醒一般,安武抬起了头。他把女儿的手放在了新郎早已摊开的手掌上,轻轻地拍了拍,温柔地好像交付了半个世界:“照顾好她。”

新郎握紧了小花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

安武呼出了一口气,退到了一边,看着女儿挽起了新郎的手,走完剩下的红毯。

突然觉得视线一阵模糊。安武低下头不动声色地擦了擦,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千惠的脸。

——千惠,女儿已经嫁出去了。虽然没有你,但我还是有惊无险地把她养到这么大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安武再次抬起头,却毫无防备地对上了及川的目光。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新娘与新郎身上。只有他一个人,转过头,直直地望着自己。自己的不安,自己的不舍,自己的动摇,还有对已经在天国的她的淡淡思念,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还是面无表情,然而眼底流转着的感情,安武觉得自己看得懂。

安武向他勾了勾嘴角。确认过安武的情况,及川轻轻地点了点头,便扭过头,跟所有人一样,把视线投向了神父前的那对新人。

安武跟着他望了过去。两人在圣坛前宣布誓言,交换戒指,新郎揭起新娘的头纱,在她的唇上落下圣洁的一吻。

终于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滑落。安武开始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他叹了口气,抹了抹脸,却怎么样也没办法把泪水擦干净。

自千惠去世之后,他很少落泪。

今天,就让他放纵一下自己吧。

 

仪式结束之后,在教堂外的小花园里布置了自助餐。宾客们自由取食、交谈,气氛相当融洽。

本应被宾客团团围住的安武却躲在角落。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转身,毫不意外地看见及川宗佑就站在自己身后。

没有任何言语交谈,及川拿着湿毛巾,轻轻按上了安武的眼睛。

享受着及川的温柔,安武忍不住出声自黑:“怎么样?我哭了之后是不是显得又老又丑?”

闻言,及川示意安武自己拿好毛巾,退后一步打量了一下安武,才一本正经地回答:“是。”

“……喂!!!”

“反正你也不需要帅气了。”及川又接过毛巾,替安武擦了擦脸,“有我还不够?”

“……你啊。”安武愣了愣,随即摇摇头,伸手抓住及川的手蹭了蹭,“有时候就是会突然说这些话。已经是大叔的我可承受不了。”

及川刚想回应些什么,便听见花园中心传来一阵叫好与鼓掌声。两人知道那是小花换好衣服重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两人对视了一眼,便默契地走到了人群的外围。

 

小花的身旁就站着新郎。她向新郎投去一个眼神,新郎微笑着点了点头,她便像得到了什么力量一般拿起了麦克风。轻轻吸了一口气,她的脸上展现的,是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

“谢谢大家百忙之中今天来到我的婚礼现场。多余的话我不太会说,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是一个很幸福的人。真的真的很幸福。”

“我啊,从小就经常被人说‘不幸’。说我母亲患有癌症,从小就被逼着做家务,从小就没有了母亲,父亲忙于工作,而且之后与他共度一生的伴侣……是一名男性。”伴随着小花的话语,大家或多或少都悄悄地瞥向了安武与及川,两人却没有感受到异样的视线。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对新人的挚友,自然不会对两人有偏见。

“可是,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幸。母亲的确去世了,可她把生存技能与技巧留给了我,还有她对我满满的爱。父亲的确找了另一名伴侣,也的确是一名男性,可是,这让我得到了双倍的父爱。”小花直直地望着站在一起的两个男人,眼睛亮得仿佛可以装下整片星空,“所以,我不是不幸的。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还有就是……”小花顿了顿,语气里多了几分调笑,“宗佑叔叔,我的爸爸真的是个很不中用的人。当时妈妈刚刚去世,他居然酗酒哦!好不容易回归正途,却一直都在用温柔与笑容来敷衍我。可是,有了宗佑叔叔就不一样了。在宗佑叔叔面前的爸爸,永远都是最真实的他。这一点,我用我的全部人格向你保证。”

“所以……请你不要嫌弃这样的安武信吾,就这么跟他走一辈子吧。拜托了。”

 

之后,小花似乎还说了些什么,可无论是安武还是及川,都没有再听下去。

“如果宗佑君需要我的怀抱的话,随时为你敞开。”看见静静立在原地,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的及川,安武张开双臂,做出等待及川投送怀抱的样子。

及川瞥了安武一眼:“你忘记了吗?我以前跟你说过,在小花的时候我不会哭的。”但是及川还是乖乖地贴上了安武的胸膛。

“是吗?我忘了。”安武收紧了手臂,在及川的背上轻轻拍了拍。

“果然已经是老头子了啊。”及川毫不留情地吐槽。

“说起来……小花嫁出去了之后,家里就剩我们两个人了。”安武开始碎碎念起来,“虽然会变得冷清,但如此一来这样那样的时候也没有……好痛!宗佑君你别打我啊!”

“哪怕她在你也没有节制。”及川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惹得安武一阵傻笑。

 

台上的小花说得神采飞扬。时而严肃正经,时而引人落泪,时而搞笑搞怪。她的新郎,至始至终只是站在一旁,温柔地看着她,眼底写满了宠溺与骄傲。

安武拥抱着及川的动作也不禁变得柔和起来。他喃喃自语着:“只是个开始啊。”

“什么?”听到安武不明所以的话,及川抬起了头。

距离过近的上目线惹得安武心跳都漏了一拍。他把头埋进及川的颈窝,拒绝去看及川那个煽动意味太强的表情:“我是说……我们干脆也趁着小花他们蜜月去补个蜜月好了。”

“……哈?”

 

的确,安武信吾已经交出了他的半个世界。

但他的另外半个世界,正被他这样紧紧抱在怀中。

 

结束,不过只是个开始。

 

-END.

 

白い棺,至此就全部完结了。之后不会再有任何新篇了。

嗯,感觉很复杂。很多话我都在正文结束的时候说过了,这里不多语。

安武信吾与及川宗佑的故事不会完结,小花也同样拥有她的幸福。千惠在天国,也正毫无烦恼地唱着歌。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偶尔都还会看见有把白棺材挨个点赞的GN。真的谢谢你们。

谢谢每个给我小爱心的人。谢谢每个给我小蓝手的人。谢谢每个评论的人。谢谢每个会跟我讨论剧情的人。

特别鸣谢,沢美,叉叉,AD,明野……等等等等,从连载时期就一直支撑着我的人。

 

另外,为了方便阅读,荔枝给白棺材建了一个tag。点第一个tag就可以看见白棺材相关的全部内容啦。

 

下个故事见。

 

荔枝

2016年7月13日凌晨0点3分

评论(16)
热度(71)

© 等ID酱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