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ID酱回归的荔枝

头像是我男神给画的
春甲之前不换
KKL@橙花醇荔枝
SOTUS@荔枝苏打
2 moons@荔枝班戟

【关8/仓亮】[安武信吾×及川宗佑]遊園地

·角色衍生,安武信吾《小花的味增汤》×及川宗佑《最后的朋友

·《白い棺》番外

·见家长番外·親ということ         秀恩爱番外·喧嘩 

 小花番外·かわいそうな人         FINAL·結婚式






 

我从没想过那天分别之后还会见到及川宗佑。

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女孩,正兴致勃勃地跟他叨着什么。他还是老样子,脸上没什么表情,然而却已经没了我所熟悉的那种阴暗的氛围。

相反,他静静地听着女孩的话语,时不时点点头或是应两声表示赞同。离得有些远,我看不清他的眼眸,却能想象出他的眼底流转的那份温柔。

之前美知留跟我说他已经不一样了,我是打心底地不相信。但看见他现在这副模样,也不得不承认美知留说的或许是正确的。

这么想着,我却被自己的脑内活动逗笑了。

他当然变了。如果没变的话,我才不相信那个及川宗佑会带着米老鼠的发卡走在游乐园里面呢。

突然,及川侧过头,向这边望了一眼。我心一惊,立刻转过身,顺势把正在买东西的美知留挡住,好一会儿才再次瞄向那边。

及川与女孩身边又多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手上拿了两只甜筒,一只自然地递给了女孩,另一只竟是男人自己舔了一口。

及川皱着眉头推了男人一下,男人温柔地笑着,把舔过的甜筒伸到及川嘴边。及川愣了愣,更用力地拍了下男人的背,就这么蹙眉笑了起来。

打闹了一会儿,三人说笑着向前走去,只有我一人怔在原地,震惊得合不拢嘴。

我从没见过及川露出那样的表情。平凡的,幸福的,完全无法把他跟那个让人咬牙切齿的DV男联系在一起。

而且,那个男人有点眼熟……是在哪里见过?

 

难得我有一整天的休息日,美知留跟小武便请了假,三人带着瑠美来到她心心念念的迪士尼。在这里遇到及川实属巧合。

几年前,他在记者安武信吾的带领之下,在割腕之后头一次见了美知留。那时他跟美知留说了什么聊了什么,美知留都没有告诉我们。

她只是带着浅浅的微笑,说:“大概再也见不到宗佑了吧。”

……谁说再也见不到了?!这不就见到了吗!!

等等……刚才那个男人……不就是安武信吾吗?!

 

“瑠可,你在发什么呆啊?”美知留牵着瑠美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

我猛地回过神来,转头急匆匆地扔下去一句:“不好意思美知留,我刚看见了一个熟人,我去跟他打个招呼,一会儿就回来!电话联络!”向后挥了挥手,我情不自禁地向刚才及川消失的方向追去。

我都能想象出美知留与小武在我背后惊愕的神情,可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步伐。

理由?我也不清楚。

也许只是想亲眼确认一下。确认一下,现在,我眼前的这个及川宗佑,跟我所认识的那个只懂得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及川宗佑,是不是真的不同了。

 

——我讨厌及川宗佑。

即使是美知留来问我对及川的看法,我都会这么回答。哪怕那件事已经过去了那么些年,我依旧深深地厌恶他。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觉得他顺眼的时刻。从他对美知留使用暴力的那一刻起,这个事实就已经被确定了。

我想要爱一辈子的人,想要珍惜一辈子的人,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人,居然被他用那样的手段对待,我又怎么可能不讨厌他?

正因如此,我才格外在意他的现在。正因为被安武抓住了我的这个心理,那时我才会同意让他跟美知留见一面也说不定。

他或许不会知道,我有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都抓着头发不断咒骂他。从那个美知留被她用鲜血的枷锁牢牢困住的噩梦。

 

可如今,我憎恨着的那个男人竟然变的如此……普通。

安武还在舔着甜筒,时不时把冰淇淋凑向及川。及川基本会面无表情地把安武推开,但偶尔也会顺从安武的任性吃一口。

这种时候,安武便会揉揉及川的头。及川看上去不耐烦地拿掉安武的手,但我从背后就可以看得出,及川根本就没用力。

不如说……他大概在撒娇?正因知道安武会包容他的一切,所以才毫无顾忌地嫌弃安武?

这个认知让我忍不住抖了抖。那个及川宗佑居然会跟别人撒娇,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吗?

但,事实的确是这样。只有确认自己被深深爱着,才会做出那样不带防备的动作。

他们身边的女孩就像是看惯了一般,对两人秀恩爱的行为采取了直接无视的政策,就这么走走看看。看到了喜欢的东西,她才会拉拉及川的衣角,三人凑上去一起察看。有好的东西的话,安武掏钱包也是掏得果断。

两个男人,一个女孩。这样的组合走在游乐园里面,大概相当奇怪吧。可三人对四周惊异的目光熟视无睹,只是认真地享受着“家庭旅行”。

真是一幅幸福的家庭画面。

我忍不住,这么想着。

 

三人排队要排队去坐云霄飞车。我想了想,却还是买了个帽子戴上跟了上去。给美知留发了信息,告诉她我想跟旧友叙叙旧,她也温柔地回复我说没关系,我有点小愧疚。

但我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这一家人勾起来了。他们到底是怎么相处的,还会说什么样的话,我好想知道。

呜哇,我刚才用“一家人”来形容这三个人了吧。

话说,我真的好像这家人的跟踪狂啊。

我压了压帽檐,忍不住在内心吐槽嫌弃自己,却还是缅着脸排在三人后面不远。

 

正因我跟他们的距离不算太远,我跟三人被分到了同一轮。及川跟安武坐在前面,而女孩坐在他们后面的位置。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女孩的身边。

虽然有暴露的危险……但反正我没见过那个女孩,大概是不会暴露的。

而且,我实在是无法压抑住自己想要听到他们对话的渴望。这也许已经到达“偷窥癖”的程度了。我放纵自己偶尔的小变态——只要不被美知留知道。

 

“爸爸果然还是被拉上来了啊~”身边的女孩子笑嘻嘻地敲了敲前面的人的椅子,我这才反应过来安武是她的爸爸。

这让我有些混乱。难不成安武跟及川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关系?还是说安武的妻子出了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不伦?!停停停,打住打住,安武看上去不像那种人,我还是关上脑洞安静地听他们说话吧。

“得让宗佑看到我帅气的地方啊。”安武侧过头,对着后排的女孩一笑,我立刻偏过了头。上云霄飞车不能戴帽子,真麻烦。不过安武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她的宝贝女儿上,并没有注意到我,“再高的地方我也去!!!”

“所以你就算恐高也可以爬到屋顶陪我喝酒。”及川淡淡地接了一句,可怎么听都有着几分调笑的意味。

“我还没有恐高到二楼就害怕。”安武失笑,又揉了揉及川的头发,嘴上还嘟囔着,“宗佑君的头发,很软啊。”

及川又装出不耐烦的样子打掉了安武的手:“一把年纪了,稳重一点。”

“就是就是!!!爸爸以前追宗佑叔叔的时候明明很稳重的!!!”坐在后排的女孩立刻帮腔,“啊,果然得到的就不知道珍惜了啊~”

安武被女孩的话语堵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苦笑道:“小花别乱说啊,这谁教你的啊?”

被叫作“小花”的女孩嘟了嘟嘴,抱怨道:“我已经14岁啦臭老头!谈个恋爱也很正常啊!”

“臭……臭老头?!谈恋爱?!!!”安武惊愕地张大了嘴巴,恨不得跳车抓住自家女儿的衣领晃几下,也不知道是被女儿叫“老头”更打击他还是女儿谈恋爱更刺激他。

而他身边的及川掩住嘴笑出了声。当安武把视线转向他时,他又立刻摆出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别闹了,云霄飞车要开了。”

闻言,安武立刻坐正紧紧抓住了把手,那慷慨就义的样子让及川又轻笑一声。没等安武出言抱怨,我们所乘的飞车就动了起来。

到了最刺激的时候,整辆车便响起了女性们“嘹亮”的尖叫。作为摩托车赛车手的我自然是对这些免疫的,所以我的注意力全都在前排的那对情侣身上。我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也没听见前排传来任何的叫声。

我只发现,安武的手被及川牢牢地攥在手心里。十字相扣,就好像无论有何种困难,两个人都可以一起跨越过去一般。

小花也发现了两人的手。本还在尖叫的她,突然停止了发声。她似乎忘记了恐惧,只是看着两人仿佛再也不会放开的手,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一直等到三人肩并着肩离开了设施,我才慢吞吞地下了车。

我有些犹豫,应不应该接着跟下去。

我已经确认得够多了。主动握上了安武的手的及川,安武女儿幸福的表情,都已经向我证明,这段感情是被祝福着的,两人之间的关系是由付出与爱紧紧相系的。

虽然我很讨厌及川宗佑,可我也是人。我必须得说,及川宗佑的确改变了。他已经明白,应该怎么承受他人的爱,应该怎么去爱一个人。

可明明已经达到目的,我还是迈开步伐跟了上去。不为别的,只为最后一点点执念。

只是因为,我突然发现,陷入曾经的那个局中出不来的人,似乎只剩下我一个了。

 

然而,走到中途,却不见三人的踪影。

跟丢了?不,只是被发现了而已。

我很冷静,真的。如果及川宗佑有那么好对付,那当初他就不会让我恨之入骨了。

要不算了吧。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刚转过身准备去找美知留,抬起头,却看见,他就站在那里。

当你放松警惕的时候,总是会看见他带着阴沉的神情站在你身后。在我心里,那是他的专利。

可这一次不一样。他虽然没有表情,却依旧一脸轻松。他也没有出言责难我,只是像遇见关系不近的老同学一般,淡淡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不懂他的目的的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他又那么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才缓缓开口。没有质问我为什么在这里,没有因我对他的跟踪而怒火冲天,他只是用劝解的语气说:“确认了你想确认的东西,就回去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不想输给他——这个认知让我强装镇静,与他对峙着。

他笑了笑,没有接嘴,可我能从他深沉的眼眸中读出他想说些什么——你确认过了吧,我已经与以前不同了。

半晌,两人都没开口。他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走到了我的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打破了沉默:“知道吗岸本瑠可,我讨厌你。即使是现在也一样。”

我愣了一会儿,脸上却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真巧。我也是。”

及川最后向我咧嘴一笑,便扬长而去。没有再回头,没有跟我挥手。

我知道,他其实是在跟我说——要好好照顾美知留。这种事情,即使他不跟我叮嘱,我也会做的。而且绝对比他那时好上千倍上万倍。

我这才发现我的不远处正是摩天轮,而及川正走向排着队的安武与小花。

小花对安武跟及川说了些什么,便笑嘻嘻地跑开了。我猜她这是在给两个人制造独处机会吧。及川跟安武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却同时笑了起来,不顾他人的目光,自然地牵起了手。

真好啊。

我也勾起嘴角,转身离开了这里。

 

“不好意思美知留,久等了!”

“不,完全不久哟,我们都排队玩了好几个设施了!”

看着面前人的微笑,我明白,我的幸福也就在这里。

 

而及川宗佑,也一定会在面对安武信吾的笑容的时候,情不自禁地这么想吧。

 

-END.

 

哦哦哦大家好久不见!各种意义上!无论是我的文还是白棺材的番外!

这一次呢,想写一写别人眼中的安武跟及川。特别是对及川有着极度偏见的瑠可。

我总觉得,LF中最不能释怀的其实不是美知留而是瑠可。

他对美知留的爱过于强烈,对宗佑的恨太过深沉。

所以呢w这里也顺带私心地让他解开心结了。

啊...我写得肩膀好痛(、

 

大家想看的突发事故会在不久之后更新(大概)

另外白棺材还有两篇番外哟(心)

(带有不少雷点的)新文的首章也写了一大半了~

 

请来跟我留言找我玩吧~

 

荔枝

2016年6月17日凌晨0点8分


评论(16)
热度(52)

© 等ID酱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