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id酱的更新痛哭流涕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关8/横雏】Fallen(下)

·填hina生贺的坑,架空的狗血小言脑残故事,慎入

·回报 @叉叉大魔王 的爱 第二弹

(上)     (中)


05.

 

村上信五揉着眼睛走进客厅,却意外地发现横山裕正笨拙地捣鼓着微波炉。他再次揉了揉眼,确认了一下日历,才回到餐厅那边,带着没睡醒的慵懒:“今天不是周末,怎么没去上班?”

“我请假了,反正带薪假还留着。”横山嘟了嘟嘴,从微波炉里面拿出刚刚热好的小食,“然后就恰好起那么早,想着难得自己做顿早饭。先说好……”

“行行行,不是为我做的。”横山还没说完,想法便被村上读透。村上微笑着打断横山快要吐露的傲娇发言,走进卫生间。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探出头来,对着横山笑了笑,“对了yoko,昨天没有做噩梦。谢谢你陪我喝酒。”

一直到卫生间的门关上,横山都傻傻地愣在原地,整个人红得就像一只煮过头的大虾——啊,手指上的红是因为他忘记把从微波炉拿出来的盘子放到桌上了。

自主生活能力直线下降,都怪那个小虎牙。他之前可一个人生活了十多年啊。

 

“今天要不要回大阪一趟?”

“诶?”原来这就是请假的原因。村上怔了一会儿,才回话道,“去哪里?”

“去我们的高中。”

“好。”村上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想要再次开始对付眼前的白米饭。

“……你就不问问为什么?”

“你很想说吗?”村上白了一眼横山。

“……”横山默默地撇开视线,沉默不语。

“看吧。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的,还用得着我问?”村上说完,便毫不在意面前已经石像化的横山,大块吲哚不亦乐乎。

望着村上的吃相,细细品味村上刚刚说过的话,横山再次红成了一只虾。这一次是麻辣小龙虾。

无论过去多久,村上信五总对横山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信任。

 

06.

 

“亮,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村上君你尽管问。”

“横山裕,是什么样的人?”

 

07.

 

坐新干线到大阪也就三个小时,走出车站,村上很意外地看见一个对于他来说既熟悉又不熟悉的人。他毫不犹豫地伸手就是一个亲切的拍头,嘴上还吐槽着:“所以都说了今天不是周末,怎么都那么闲?”

被拍头的人捂着头,脸上还挂着棉花糖一般软绵绵的笑容:“shibuyan叫我来接你们嘛。而且信酱的事情,再怎么不闲也要抽出时间来啊!你说是吧裕亲?”

“啊……嗯。”横山胡乱地答应着,可任谁看得出来他的思绪已经飞走了。他晃了晃头,似乎强行把灵魂拉了回来,“走吧maru,这样你也可以早点回去。”

“裕亲跟我客气什么啊。”丸山隆平笑着走过去把横山推进自家车的后排,又跟着把村上也请了进去,才慢悠悠地坐上了驾驶,“那么出发了。信酱裕亲都可以睡一会儿,离我们的母校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呢。”

 

开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村上睡着了。

横山坐得笔直,根本不敢闭眼。他稍微放松了一下身体,大概是怕村上睡得不舒服。

他低头看了村上一眼。这个小虎牙,睡着的时候跟个婴儿一样可爱,完全不像醒着的时候,那虎牙就像马上要刺过来一样,像只小老虎。

也许是被自己脑海中的张牙舞爪的小老虎给萌到,横山用鼻音轻轻笑了一下。

驾驶座的丸山听到了声音。他透过后视镜望向了后排。看见两人靠在一起的身影,丸山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一抹笑意。他再度把视线投向前方,轻声开口:“信酱睡着了吗?”

“嗯。”横山应了一声,“maru……”

“放心吧裕亲,关于你的事情,我什么都没说哟。我想大家都一样——不过我可不保证小亮没说你坏话。”丸山打断了横山的话,开过玩笑之后,便一本正经,“毕竟有些事情你还是亲口告诉他比较好——包括那些你没有告诉他过的。当时裕亲要转学的事,你没有提前跟信酱说吧。明明很早之前就通知我们了。”

“我……”

“裕亲不要紧张嘛,我又不是在质问你。”丸山向后侧了侧脸,对着横山露出的又是那标志性的温柔笑容,“大家都明白的,那些话你说不出口。我相信信酱也懂的。”

“……maru,麻烦你开车看前面。”

丸山耸了耸肩,乖乖转了回去:“反正我们都不管你们的事啦。我把你们送到就走,剩下的裕亲自己解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五个人私下有打赌我跟hina什么时候会在一起。subaru一喝醉什么都招了。

横山腹诽,表面却还是低头不做声。

“还有……”

“嗯?”

“信酱,要滑下来了。”

闻言,就像是应激反应一般,横山猛地抱住了村上的身体,这才阻止村上整个人摔到地上。然而,松了口气的同时,感觉着村上在自己颈窝安静的鼻息,看着村上毫无防备地在自己怀里睡着,横山在今天之内第三次变成煮熟的大虾。

而丸山只是偷笑着暗暗得意——比大仓早预测了一个月的他现在看来是要赢了。

 

横山他们的母校离市区很远。记得当初念高中的时候,附近都还有稀稀拉拉的田地,现在理所应当地变成了精致的小店。

路上因为交通事故堵了车,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丸山按照约定把横山村上送到学校附近的地方就走,晚饭则是在一家他们读书时就存在的面馆吃的。

面馆的主人横山已不认识,问过了之后才知道是原来店主的远房亲戚,那个喜欢开黄腔满嘴跑火车的店主爷爷在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来的时候也恰好是大多数社团活动结束的时间。路上有不少学生路过跑过,拿着各种各样的运动装备或者书本,说着一些只有高中生才懂的话题。兄弟们勾肩搭背,谈谈社团或是游戏;女孩们则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偶像明星动画,还有新开的甜品店跟涩谷街区的成衣店。也有推着车的男生与在一旁走着的女生,两人话不必很多,只是时不时看向对方,同时露出害羞的微笑。

无论是哪个高中都有的景色,一切都跟他们还在的时候一样。只不过,时光停留不住而已。

改变的不只是他们啊。

横山在这条小路上走着,心里不禁有些感叹。

可身旁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有多大的变化吧。横山偷偷瞄着饶有兴趣地四周环顾的村上,悄悄叹了口气。

“怎么了?”这点小动作并不能瞒过村上的眼睛。村上停住脚步,一双下垂眼无辜地望向横山,唇角带着的笑意就好像当初帮横山补过课之后跟他一起回家的那个少年,“你这才多少岁啊就一直叹气。反正肯定是在想这里变化很大什么的吧。”

呜哇,怎么在什么情况之下这个人都那么一针见血。横山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嘛……也很久没回来了。”

“谁没有变化。人在变化,街道当然也跟着变。”村上笑着伸手pia了横山的头。动作看着很大,横山却一点也没感觉到疼。

明明不痛,横山却还是配合地歪了歪脑袋,做出一副头快被打脱臼的样子,龇牙咧嘴地接道:“我又没有在伤感。”

“好好好。”村上马马虎虎地应着,再度迈开了脚步,喃喃自语的声音却飘入了横山的耳畔,“当时应该跟你一起走过这条路吧。”

夕阳把村上的发梢染成淡淡的金色,显得他的背影愈发瘦弱。等横山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抓住了村上的手腕。

好久没有看见过村上这么诧异的神情,瞪大眼睛的样子简直比贵宾犬还要可爱。横山清了清嗓子,不动声色地避开村上的目光:“那个,我们翻墙进学校吧?这样可以待到比较晚。”

而村上只是愣了愣,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横山第四次熟成虾之前,村上伸手,捏了捏横山的脸:“好。”

这一次已经超越了虾的极限。不提肤色的话,那傲娇的嘴唇快嘟成明太子了。

 

说实在的,学校里面也没什么好逛的。不过多亏图书馆管理员恰好在这天粗心了一下,横山轻易地打开了图书馆的门。

尽头靠窗的座位,那是村上经常给横山开小灶的地方。就是在那里,当初还是金发的横山挨了村上不少pia头与吐槽。

想着,横山露出了微笑,在曾经的位置坐了下来:“想当初hina就在这里给我补习。”

村上歪了歪头,坐到了横山的对面:“你什么科目不好?”

“……这个就不要提了吧。”横山摸了摸鼻子,害羞又生硬地转移了话题,“话说hina……你的运动神经退化了不少啊。”刚才翻墙的时候,横山可是拼死拼活才把村上拉上来的。村上大概是最近吃的比较好也没怎么运动,体重增加了不少——当然这句话横山可没胆子说出来,他自己胖成球的时期还没让村上看过呢。

村上闻言,毫不犹豫地翻了个白眼:“你对一个养伤的人要求太苛刻了吧。你该庆幸你选择现在说出这句话,不然我肯定把你拉下来垫背。”

横山缩了缩脖子,讪笑了两下。

 

寂静在两人周围静静地蔓延。没有人舍得打破这种沉默。

村上随便从书架上抽了本书,就这么就着月光看了起来。

横山瞄了一眼。他记得这本书,以前村上就借过。很生僻很冷门,当初借书卡上就写了村上一个人的名字。当然横山也不敢让村上知道,因为好奇心,在村上还回去之后他又悄悄借出来翻了翻。结果当然是看不懂,不到一天就还回去了。

不过那么多年,总不可能还是当时的借书卡吧?横山有点心虚。

 

想想当时,为什么就不敢把自己母亲改嫁、自己要转学的事情告诉村上?

其实横山是知道答案的。因为他跟村上约好了,约好了要一起毕业、考同一所大学的。所以横山才那么努力地找村上补习。他不愿输给村上,不想让村上看不起他。

结局却是,他先背叛了诺言。

然而,让他胆怯的不是这个。他害怕的是村上的包容。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村上一定会笑着说“白痴,你转学了我们就不是朋友了吗”之类的话。

他害怕的就是这样的村上信五。让他当初暗示过的话像个玩笑。也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告诉村上,甚至十多年没跟村上联系过。

 

突然,村上那边传来一丝轻轻的笑声。横山猛然间惊醒,才发现自己已经发呆很久了。

他不动声色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清醒,强忍住脸上的狰狞,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村上摇了摇头。他咧开嘴角,似乎真的发现了什么让他心情大好的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把视线投向了窗外。窗外是光秃秃的樱花树,被月光染成银白色,许久不见的景象也有了一丝美意,“突然觉得有没有记忆都不重要了。”

横山闻言,也不禁调侃:“怎么?hina你花了半年多来找记忆,突然就觉得不重要了?”

村上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他侧身,静静地望着横山。天色太暗,横山看不清他眼底写着的情绪。半晌,他才恢复了常色,轻笑着打趣:“确认了一些东西之后,就要回归正常的生活了。”

听懂了村上的意思,横山一愣,手指情不自禁地收紧:“……你要搬出去了?”

村上笑着送给横山一记拍头:“你就那么不舍得我?白痴!”

横山瘪了瘪嘴,嘟囔着:“你可以不搬出去就留在东京嘛……”

“嗯……怎么样才好呢?”村上抱着手,坏笑着自语,“果然亮说的都是正确的啊。”

“……户君到底说了什么?”

“你自己去问他啊。”

 

看着村上一脸大阪商人特有的狡诈,横山一瞬间以为村上已经恢复了记忆、现在只是在逗着他玩儿呢。

嘛……就算真的是这样又如何?要说的话,刚才发呆的时候不是已经想好了吗。

横山下意识地想要看看时间。然而摸了摸口袋——咦,手机不见了?

大概在maru车上吧……这么自我安慰着,横山不觉有些泄气。

可是该说的还是要说啊。悄悄地吸了口气,横山抬起头,强迫自己对上了村上的双眼:“hina……我有个理想,你可以听一下吗?”

 

08.

 

“横山君啊……大概是一个陷入名为‘村上信五’的深渊出不来、却还不自知的人吧。”

 

-END…?

 

等等,你问村上君为什么会笑?

如果是你,你看到发黄的借书卡的顶端,并排写着“村上信五”与“横山裕”,你能憋住不笑出来吗?

 

另外,村上君表示,横山那个小白痴完全理解错了他的意思。

不回归正常生活赚钱哪儿来的谈恋爱的资本,你说是吧?

 

-END

 

作业还剩好多的高三狗荔枝

2016年2月13日凌晨1点12分

评论(1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