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ID酱回归的荔枝

头像是我男神给画的
春甲之前不换
KKL@橙花醇荔枝
SOTUS@荔枝苏打
2 moons@荔枝班戟

【关8/横雏】Fallen(中)

·一个狗血的架空故事,慎入

·为了回报 @叉叉大魔王 的爱

(上)






03.

 

村上信五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有两个高中生。村上看不清少年们的脸,姑且用“少年A”、“少年B”来称呼两人吧。

少年们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少年A染着一头张扬的金发,看上去像个不良。而此时,这位不良少年假装低头看自己的课本,却时不时抬眼悄悄看对面的人,唇角露出一丝带着傻气的笑容。

“……你看什么看?”殊不知少年B早将少年A的行为收入眼底。他翻了个白眼,顺手抓起旁边的书本对着少年A的头就是一下,“昨天给你勾的题目都做完了吗?”

少年A嘟了嘟嘴,小声叨叨:“我哪有在看你。”

“我是在问你题目做完没有!”

“……马上做。”

看着少年A抓起笔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奋斗,少年B无奈地叹了口气,眼底却写尽了迁就。

阳光透过窗户的玻璃撒了下来,哪怕是在冬日也带给少年B一丝暖意。少年B坐下,把视线投向窗外,轻轻地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虎牙都闪到我了。”

“没有。你快认真刷你的题。”听见少年A的问话,少年B漫不经心地答道,“小心英语又不及格。”

少年A有些不甘心地反驳:“可是你的英语口语比我差。”

“可是我的笔试成绩比你好。”

想不出吐槽的话语的少年A张了张嘴,最后也只是小声嘟囔着:“哼,学生会长了不起啊。”

少年B没有理会少年A的别扭,继续盯着窗外那颗长得高大的樱花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却依旧高大挺拔。少年B不禁感叹出声:“什么时候才能到春天呢?”

“冬天才刚刚开始呢,想得太远了吧。”

“是啊。”少年B有些恍惚,“春天什么的还是再慢一点来吧。”

毕竟,这是高中的最后一年了。

少年A静静地望着少年B的脸,似乎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却又想不出来。只能抓抓脑袋,开始对付摊在面前的英语试题。

时光静好。真是除了未来,什么都不用去担心的时代。

 

两位少年安静自习的身影在村上面前渐渐模糊,直到不见踪影。村上独自一人陷入了一个充满黑暗的牢笼。就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人一般。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从什么地方,传来了运球的声音。眼前的黑暗渐渐消散,两个少年重新出现在了村上眼前。

少年A的姿势十分优美。他压低身子,一双犀利的眸锁定在少年B身上,面无表情的模样看上去还真有几分不良的味道。而少年B拍着球,小心防备着少年A的动作,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僵持着,四周安静得只听得见两人的呼吸声。

突然,少年B向左一晃。眼看少年A下意识地随着少年B移动,少年B立刻收回左脚,猛地从右边脱离防守想要上篮。却不想少年A一个转身,手指便顺利地触碰到了球、截断了少年B的动作。在少年B回过神之前,少年A便自然地把球运出了三分线,准备下一次的进攻。

“不玩了不玩了,休息一会儿!!!”少年B却在这时耍起无赖来。他一下子瘫在地上,有些脱力地抱怨着,“就不该跟你比篮球。”

少年A嘟了嘟嘴,小声呢喃:“踢足球我又比不过你。”

“……你说什么?”

“没什么。”少年A企图装傻蒙混过关。他在少年B身旁坐下,不自然地看了看手表,有些生硬地道,“快十二点了啊。”

“是啊。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要叫我来给他开小灶,半途还说太累了要出来打会儿球。”

少年A没有接下少年B的抱怨。他用指尖转着手中的球,假装漫不经心地说:“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理想。”

“什么理想?”

“理想的……告白。”少年A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瞄着少年B。只可惜天色太暗,少年A看不清少年B的表情,也没听见少年B的回应。他只好清清嗓子,硬着头皮说下去,“在十二点,把喜欢的人约出来。然后问那个人:‘喂,我们是在交往吗?’”

“……停下来干嘛?你接着说啊。”

“哦。”少年A有些慌乱地收回了视线。他不安地抱住了篮球,声音都变小了一些,“也许那个人会有些惊讶地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就说:‘从现在开始。’最最最理想的情况,大概就是那个人笑一下,说:‘知道了。’吧。”

沉默。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人开口说话。两人就陷入这场有些尴尬的沉默之中,唯有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半晌,就当少年A以为少年B大概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少年B的声音传入了耳畔:“嗯,挺好的。”

难得的没有吐槽。少年A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看看手表。已经过了十二点。

理想,果然不是现实。

 

村上在一旁看着,笑着摇了摇头。

真是两个傻瓜啊。一个想要得到回应却不懂直率,另一个明明听懂了却装聋作哑。

却也是最好的年龄,最好的时光。如果村上可以变成那个少年B的话,那么他一定会……

 

他一定会回答些什么?

村上平静地睁开双眼。然而,视线能及的只有一片黑暗,感觉到的只有头部传达到神经末梢的疼痛。

他轻叹了口气,翻了个身,伸手象征性地揉了揉太阳穴,却放任它疼了下去。

他记不住。他不知道自己想要回答些什么。

梦里的场景,回到现实,在村上脑海里面便只剩下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留。

 

04.

 

到家之后已经很晚了。横山站在门前,拿着自家的钥匙,不知为何却有些踌躇。

不知不觉村上已经在他家住了三个多月。最开始下班回家他用钥匙进门,还被村上吐槽过明知道家里有人干嘛不按门铃。也因此,虽然有点害羞,但只要村上没跟横山发短信说他要出门,横山都会让村上给他开门。

今晚有个怎么样也推不掉应酬,所以也不知道村上到底睡没睡。

横山瘪了瘪嘴,低头闻了闻衣领上的味道。糟糕,也不知道有没有酒味跟女人的香水味,他可不想被村上狠狠拍头。

到底应该怎么办呢?横山绝对不会承认,其实他挺喜欢村上给他开门时,用上目线望着他,勾起嘴角道“欢迎回来”的那一瞬。

——想什么呢横山裕?!现在这个时间,他肯定已经睡下了。

横山摇了摇头,打断了脑海里的妄想。

 

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却意外地发现餐厅里的灯还亮着。

就着昏暗的灯光,那个人正坐在餐桌前。桌上放着好几个空了的啤酒罐,而把它们消灭一空的人却只是用手支撑着头部的重量,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看着摊在桌上的相册。

那些都是横山高中时代的东西。毕竟村上在横山家定居一事美名为“寻找记忆”,所以尽管害羞,横山还是把“相册笔记本教材随便翻”的权利授予给了村上——只要不被看到当时的手帐,一切都好说。

不过横山还是第一次目睹村上看这些东西——他也是第一次目睹村上露出那样迷茫的表情。在横山的印象中,村上信五总是胸有成竹,什么都会,什么都可以预料到,总是让人忍不住去依靠他。

望着这样的村上,不知为何,横山有种转身逃走的冲动。明明这里是他的家。

 

“愣在那里干嘛?”正当横山打算悄悄地溜回自己的房间时,村上开口了。连头都没有抬一下,村上看上去游刃有余地啜了一口酒。

横山悻悻收回刚迈出去的脚,小声嘟囔着:“没有……就不想打扰你。”

村上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罐子:“陪我喝两杯吧。”

 

“这个。那时候subaru还是长发啊。”村上指了指其中一张照片。

横山顺着村上的手指看了过去。照片中的涩谷微皱着眉头,抱着手不知道在望哪儿。他的头发被松松地挽起,神情却像个刺猬一般防备着他人。但他的身后却映着几个对镜头摆着剪刀手的傻子。其中就有一个人,满头的金发,搂着身旁的小虎牙,笑得很开心。

一瞬间,横山有些恍惚。这些照片他很久没翻过,这些人也很久没聚过了。可不思议的是,那些记忆却清晰依旧,从不曾褪去。在脑海里随意一翻,它们便喷涌而出。

好半天,横山才回过神来。他勾了勾嘴角,有些僵硬地附和着:“是啊……当初subaru说不再留长发的时候,户君气到从东京冲回大阪来的。”

“户君……”村上的眼底闪过一瞬间的迷茫,“啊,亮。”他再度拿起啤酒罐,“亮似乎很崇拜subaru啊。”

横山也学着村上的样子喝了两口酒,却忍不住趁机抬眼看了看村上。跟照片里的小虎牙比起来,成熟了不少。可他们毕竟是一个人。如果不是发觉村上对于“户君”这个称呼的不熟悉,横山差点都要忘记村上失忆这件事了。

 

“yoko……你有很想忘记的事吗?”

突然的话题转变让横山吃了一惊。他避开村上的目光,装作漫不经心:“……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像你啊。”

“你不管,回答我就好。”

“……有。”别扭了半天,横山还是乖乖地回答了,“每个人都有吧。再也不想想起的。”

“是吗……”村上轻轻地笑了。他站了起来,收拾着桌上的啤酒罐,“不早了,快点睡吧。你一身酒味还拉着你陪我喝,抱歉啊。”

“……诶?”居然不打算解释一下问这个问题的原因吗?!

大脑不太清醒的横山整个人就是一大写的懵逼。他目瞪口呆地盯着村上麻利地收拾完毕,走到客房门口。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

 

进门之前,村上顿住了脚步。他回过头,对着横山露出了有些狡猾——却又分外可爱的笑容:“你简直跟亮形容的一模一样啊。就这样,晚安。”

没等横山反应过来,那扇门已经被轻轻带上,只有横山一人被留在餐厅,就像被抛弃在那儿一样。

 

“……等一下!户君说了我什么?!”

反射弧太长。抗议无效。


(下)


-TBC.


为了回报叉叉的爱。

明天大概就会生出后续(只是大概)

      多来评论找我玩的话也许生得比较快(心)  

评论(8)
热度(33)

© 等ID酱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