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id酱的更新痛哭流涕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关8/仓亮】[本木健介×安倍祥明]阴阳屋

·角色衍生,本木健介《GM~跳舞的医生》×安倍祥明《欢迎来到阴阳屋

· @ADradox 的生贺!!!虽然提前了几天,但是AD生日快乐!!!荔枝最喜欢AD写的肉了,好吃到爆XD而且AD的各种论坛体以及霸道总裁的性格也是可爱到不行。还有天天在群上跟沢美酱吵嘴,虽然你跟沢美酱都力推荔美,但是我相信跟我一样很多群里的太太们其实都是默默地萌着袋美的(你)更多的感情无法言喻,仅以此文献给real可爱的AD!!!新的一岁,学习跟码字都要加油www

·前篇·单相思





 

天气渐渐转凉,一转眼就已经是可以穿起毛衣的季节了。秋风瑟瑟,本木健介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呼出一口白气。

他突然有点搞不懂自己工作一整天之后还专程去买那个人喜欢的豆皮寿司的意义。那个人最喜欢的绝对是他自己,所以肯定早就把店里的暖气开得足足的,坐在店里看着书、等待女子高中生下课,再好好坑她们一笔。

嘛……不过也许,本木只是想看见那个人带着点小邪恶的笑容,一脸赚到了的欠扁表情吃自己给他买的寿司吧。

恋爱中的人,真是蠢啊。应该去问问Fire医生,这种病症有没有什么药可以医。

思考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不知不觉地,本木已经走到那个人的阴阳屋门前。那间阴阳屋还是老样子,坐落在城市中阴暗的角落,散发着奇怪的气息。不过因为有那个人在,所以附近的人们总可以摸索到这里来。

本木面无表情地抬起头。不出所料,那两个被黑影缠绕着的女孩依旧坐在房顶。感觉到本木的眼神,双马尾的女孩挑衅一般地吐了吐舌头,便又自在地晃着纤细的双腿,不再理会本木,居高临下的感觉让人火大。而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的女孩则靠在双马尾女孩身边,至始至终都没有正视过本木。

这样的待遇他已经遭受过无数次,所以并不在意。隐隐约约地,阴阳屋里传出了少女们争吵着的声音。本木皱了皱眉,低头望了一眼手表。离高中生下课还有一段时间,客人是附近的OL?想着,本木静悄悄地推开了门。

 

“总而言之!!!阴阳师先生,请你把呆呆变矮吧!!!”

“没关系,就算我再矮十公分也比你高。倒是小矮子,不考虑求求阴阳师先生把你变高?啧啧啧,152这个身高保持那么多年也真是可怜。”

“我都说了!!我已经157了!!157!!”

“不就是偶然量出了157吗,别嘚瑟,你还是连荔枝的头发都摸不到。”

“什么?!我连呆呆的头顶都摸得到,怎么可能摸不到荔枝的头发?!”

“啊,是吗?你摸我的头顶啊,摸啊摸啊摸啊。”

“摸就摸,谁怕谁啊!!……等等,你别跑啊!胆小鬼!”

“看吧,我就说你摸不到吧?”

“呆呆你是不是有病?”

“我看沢美你才有病。来打我啊来打我啊,自己打不到就打电话给荔枝叫她来打我啊?”

 

本木健介静静地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小小的屋子内,一高一矮的两个女子高中生吵嘴,还吵得不亦乐乎。而他要找的人,正带着标准的待客性微笑注视着两位妹子。感觉到本木在看着他,他朝本木投去一个灿烂的笑容,示意他稍微等一等。

本木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抱起手靠在墙上,决定姑且再看看这两个姑娘准备怎么样。

这吵架就跟秀恩爱似的,也不知道她们到阴阳屋来吵有什么意义。不就是多了个帅哥牛郎当听众吗,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阴阳师先生!!你觉得呢?!呆呆这家伙是被什么恶灵附身了吧?!”

“你才是被恶灵附身了吧?永远长不高的恶灵?”

两个女孩终于想起了在她们面前坐了好久的阴阳师。名为安倍祥明的阴阳师轻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陡然一转,用本木健介的话来形容,这就是安倍“下一秒会开始骗人”的标志:“哦呀哦呀,这可有点糟糕了呢。”

“什么糟糕?”异口同声地询问安倍的两个女孩,还不忘狠狠地瞪向对方。

“我想两位都一不小心被恶灵附身了呢。”说着,安倍拿出了他不离手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扇子,用一脸非常真诚地、看上去非常担心两位女子高中生表情望向她们。

“看吧?!我说什么!!呆呆的存在就是个恶灵!!”

“我就说你怎么长不高呢,原来是被恶灵附身了啊。”

然而两个人好像都选择性无视了自己身上也有恶灵的断言,毫不犹豫地开始出言毒舌对方。

眼看两人的争吵又要开始,安倍站了起来。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神宫服,微笑着说:“两位不想除咒吗?”

“怎么除咒?”又是同时问出口。两个人“默契”地冷哼一声,扭开头不再去看对方。

“我想,应该存在两个跟两位美丽的小姐都非常熟悉的人物。”安倍一边说着,一边绕开桌子,走到女孩们身边,“两位身上的恶灵已经跟那两位联系在一起了。如果不立即除去的话,那两位的情况会非常危险。”

“……你是指荔枝跟叉叉?”

“那怎么办?沢美的恶灵转移到她们两人身上的话,她们就长不高了!!”

“呆呆你果然是白痴吗?”

“无论后果是怎么样,总之必须得尽快除去。”安倍用扇顶敲了敲自己的下巴,脸上写满了严肃。他从袖子里拿出了两张符咒,看得本木抽了抽嘴角,“这种恶灵,需要你们自己去找那两位小姐一起除去。只需在黄昏时刻,四人一起面向北面,心头默念所恶至极之事,再烧掉符咒便可。”

稍矮的姑娘立即接过纸片,她似乎真的很担心两个朋友的安危。而另一个妹子则飞速掏出钱包,大概之前就打听过符咒的价钱,毫不犹豫地拿出相应的数目放到了桌上。

“呆呆你耍什么帅?!”看不下去的姑娘狠狠地瞪了伙伴一眼,收好符咒后便也从口袋里拿出钱,狠狠地拍到桌上后,轻哼一声便小跑着走出了阴阳屋。

而留下来的妹子挑了挑眉,对着安倍鞠了一躬,脚步也有些急切地追了出去。

 

终于,姑娘们走了之后,小小的阴阳屋再次恢复了宁静。

“现在还没到下课的时间吧?”本木呼出一口气,把手中的食盒放到安倍的面前,面无表情地在对面坐了下来。

安倍摘下帽子,毫不客气地打开食盒,掰开一次性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在咬开豆皮的一瞬间,安倍的眼睛比夏日天际最灿烂的星辰还要闪耀。看着安倍稍微加快速度解决掉第一个寿司,本木的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没错,就是为了这个表情,他才会在从凌晨五点工作到下午三点半的一天提着食盒来见安倍。感觉这一瞬间,好像所有的疲惫都被安倍这个可爱的表情吹走了。可惜的是没有带着黑框眼镜。穿着私服、带着黑框眼镜、吃着豆皮寿司的安倍祥明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把第二个寿司也咽下去,安倍才慢悠悠地解释道:“那两个小姐,似乎是逃课来的。”

本木回想着那两个妹子吵嘴的过程,轻笑着道:“你觉得她们讨厌对方吗?”

“怎么会?”安倍挑了挑眉,挑起最后一个寿司,“如果不是健介你来了的话,我还想听她们多吵一会儿。蛮有趣的。”

“这么说,我打扰了你的人类观察?”本木用手撑住头部的重量,“你怎么又知道了那两个还有两个重要的朋友?”

“很简单。她们吵架过程之中反复提到那两个名字。所以说女子高中生就是单纯。”安倍勾起嘴角,张口咬上了最后一个寿司。

本木静静地看着食盒变空,待安倍把嘴角的油渍也擦干净之后,才轻声说着:“那两个女孩今天也在。”

意料之中,安倍一点去处理一下的意图都没有:“反正她们不是恶灵,随她们去吧。”

“祥明还真是一点都不在乎。”本木轻轻笑了起来,“明明是阴阳师。”

“我又不会真正的驱鬼术。”骗子阴阳师说得一本正经,面不改色,“也不像健介,我没有阴阳眼,看不见她们。”

 

说起来,本木跟安倍的相遇,也多亏了趴在门口一直不走的那两个女孩子。

 

“小姐,我想你最近人际交往不顺利,是被一种妖物缠上了。”

“啊——!真的吗?那阴阳师先生,我应该怎么办?”

“不用担心。只要按照步骤好好驱魔就没有问题。”说完,安倍祥明对着面前的OL露出了牛郎式的笑容,受到过大刺激的OL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那明显的动摇告诉站在不远处的本木,接下来这个骗子阴阳师无论说什么她都会全盘接收。

那时的安倍刚刚离开以前开店的小镇,还没有在这里正式开店。然而他只是在路边摆摆摊就已经很有人气了。

而恰好经过的本木之所以驻足,是因为另外的东西。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趴在安倍头上的双马尾女孩,还有坐在安倍腿中央饶有兴趣地看着安倍摊在桌上的各种符咒、式神的自然卷妹子,轻轻勾了勾嘴角。

——阴阳师先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被奇怪的东西缠上的,分明是你自己。

 

从小到大,本木便可以看见一些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他想那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不过,他能看见的仅限人型的幽灵,所以给他的生活带来的负担并不大。

你以为本木会像你想象中一样不断解决幽灵的烦恼?那就大错特错了,本木本就不是那种热心肠的人。只要装作看不见,没有幽灵会察觉到他有阴阳眼。能为被恶灵缠上而萎靡不振的人们哀悼三分钟就已经是本木的极限了。

嘛,也不能说是完全没影响。要不然本木怎么想要去当医生?虽然最后没考上,变成了护士。

 

本木止住了脚步。他缓缓回头,如同意料之中,还没把衣服换下、穿着一身显眼的神宫服的阴阳师先生也正用不急不缓的脚步跟着他。安倍并没有因为本木停下来而逃开,反而坦坦荡荡地回应着本木的眼神。当然,他的腿上还挂着两个女孩。

“阴阳师先生,我弄不懂你跟着我的理由。”

“先生你在远处看了很久对吧?”安倍标志性的扇子已经被他握在手上故弄玄虚。安倍一步一步地向本木走近,直到离本木的距离已经近到让本木可以看见安倍眼睫毛下的阴影。安倍却毫不自知,只是接着说道,“据我观察,您身上有些不干净的东西。”

闻言,一个没忍住,本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视线忍不住投向了抱着本木小腿的双马尾女孩。女孩向本木翻了个白眼,然后把安倍的腿搂得更紧。

然而,就像确认了什么一样,安倍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高深莫测。他退后了一步,上下打量着本木:“果然看得见呢,本木健介先生。”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我是阴阳师啊。”安倍打开了手中的扇子,看上去还真有那么个神宫先生的模样,“接下来,让我们愉快地相处吧。”

 

直到后来本木才知道,安倍的灵力也就到可以感知一米以内的幽灵的程度。至于自己的名字,则是早就调查好了,那天也是算好本木下班的时间在必经之路上等着他。

啧啧啧,果然只是个骗子阴阳师。

不过,现在心甘情愿地被骗的,好像也是本木自己。

 

好不容易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本木再度把视线投向安倍。看着安倍开始整理起小苏打之类的东西好施展一些小把戏让一会儿来访的女高中生相信他的话语,本木不禁笑了起来。他站起来,扑到了安倍身后,凑到安倍耳边轻轻道:“呐,你觉得我跟那些女高中生,哪一个更好骗?”

“当然是你。”觉得耳根有点痒,安倍伸手推了推本木的头,“就凭着我跟你当时单相思的对象长得差不多的脸,我都敢打赌——那天你肯定会停下来。”

听到安倍提起有明泰辅,本木不禁失笑:“怎么?祥明还吃醋吗?”

“怎么会?”安倍转过身来。正站在墙角的他被本木单手堵住,但他却依旧游刃有余,气势丝毫不比本木弱,“你的那双眼睛是我的东西。”

“什么嘛,现在也只瞄准我的眼睛吗?”本木笑了笑,轻轻吻上安倍的眼睑,“拿去吧,挖走都没关系。”

“我挖它们干嘛?我又不会炼药,赚不了钱。”

“所以就把我留下来一起欺骗小女生?”

“你知道就好。快出去当招牌。”

“有奖励吗?”

“这个啊。”安倍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笑容。他仰起头,蹭了蹭本木的嘴角,“再说咯。”

 

沉浸在自我世界的两个人,并没有注意到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泽崎瞬太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便悄悄地把门关上。他望了一眼手中的饭盒。源次郎先生做的豆皮寿司,可能没有办法进入祥明的嘴了。瞬太打算一个人把它们全部吃掉,嗯。

他抬起头看了看坐在屋顶上的两个女孩子,向她们摆摆手,示意她们别好奇心旺盛飞进去偷看。女孩对视了一眼,同时咯咯地笑了起来,似乎在嫌弃瞬太的一惊一乍。这种场景她们早就看惯了,事到如今早就没了新鲜感。

而瞬太才不在乎女孩们的反应。他在台阶上坐下,有意识地释放出耳朵,开始食用本该属于这个阴阳屋的主人的寿司。这样就算有女子高中生来,一定会先在意瞬太的耳朵、不会进去打扰祥明。

唉,他真是一只舍己为人的好狐狸啊。

 

-END.(照惯例这并不是真的)





 

小剧场1 关于去找小伙伴的两个妹子的后续

 

“荔枝荔枝荔枝!!叉叉叉叉叉叉!!你们没事吧?!!”

冲回学校的时候还是社团活动时间,两个妹子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文学社的教室。

而坐在桌前看书的妹子们很明显被吓了一跳。总而言之,得先问清楚事情发生的经过。

“还不是沢美!!!身上居然有长不高的恶灵什么的,必须得除掉!!”

“那呆呆你呢?!阴阳师先生说你身上的恶灵也很可怕!!我看那绝对是让人变蠢的恶灵!”

“哈?如果我身上有这种东西的话我看99.99%都转移到你的身上了吧?”

“啥?那剩下的0.01%一定全部都是精华部分了吧?!”

 

总而言之,在解除恶灵之前,还是吵嘴比较重要呢。

望着两个妹子,坐在桌子前面的两只小伙伴对视了一眼,决定接着看书,直到两人想起她们为止。

 

小剧场2 关于两个小女孩与换灯泡

 

不知道为什么,阴阳屋里面的灯泡突然坏掉了。安倍站上椅子打算去换,踮起脚尖却依旧有些勉强。

于是安倍很果断地决定放弃。他把目光投向站在下面的本木:“健介,来帮我。”

本木耸了耸肩,他分明看见双马尾女孩正坐在吊灯上一脸兴致盎然地望着他们。但祥明大人的指令不能违背,本木还是乖乖地站上椅子。

椅子上的空间不大,本木便让安倍结结实实地靠上他的胸膛。别说,被这样搂住的阴阳师先生愈显小巧。而且今天阴阳屋还没开业,安倍的打扮恰好是本木最喜欢的样子。想着,本木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更靠近安倍了。

可就是这个举动,让双马尾女孩有些不爽。她嘟了嘟嘴,开始用力地晃起了吊灯。随着她的动作,精致的吊灯就像秋千一般荡来荡去,看上去随时都会脱落。

本木蹙起眉头,正想出声喝止,双马尾女孩却被自然卷女孩给拉住了。自然卷女孩扯了扯双马尾女孩的裙子,让双马尾女孩只能瘪了瘪嘴,乖乖地跟着自然卷女孩一起飘走了。

“这两个小鬼,越来越爱玩了。”本木轻笑着,就维持着让安倍靠在他怀里的姿势,举起手开始换起灯泡。

安倍眨了眨眼睛,微微侧头感觉着本木的鼻息。

嘛,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FIN(都第三次了大家应该知道这是真完了)

 

写阴阳屋就想吐槽,我团那么多好看的剧为何收视如此惨淡?

 

看吧,我说是仓亮吧。

我真是太机智了。太佩服我的聪明才智了。

采访AD跟沢美,对于这篇仓亮有何想法?

虽然提前了好几天,但还是再次祝AD生日快乐!!!

 

本来说今天要早睡可是既然写了就想把它写完然而作业还是没写完的荔枝

2015年10月3日凌晨1点25分

评论(1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