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ID酱回归的荔枝

头像是我男神给画的
春甲之前不换
KKL@橙花醇荔枝
SOTUS@荔枝苏打
2 moons@荔枝班戟

【关8/仓亮】[安武信吾×及川宗佑]かわいそうな人

·角色衍生,安武信吾《小花的味增汤》×及川宗佑《最后的朋友

·《白い棺》番外

· @沢美 点的白棺材番外w嘛虽然一开始就有要写的预定(。

·小花的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见家长番外·親ということ        秀恩爱番外·喧嘩

 闪瞎别人番外·遊園地               FINAL·結婚式





 

好可怜啊。

有一个患有癌症的母亲,好可怜啊。

撑了那么久的母亲还是去世了,好可怜啊。

要一个人包揽整个家的家务,好可怜啊。

父亲居然找了个男人一起住,好可怜啊。

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却不能说出来吧,好可怜啊。

好可怜啊。

 

从小到大,这句话就从未离开我的耳边。

明明说着这些话的人,对我、对我的家庭一无所知。

 

站在办公室前,我低头瞄了一眼手表,不禁更加急切起来。踮起脚尖向走廊望了望,却还是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身影。

真是的,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了吧!我嘟了嘟嘴。如果只是工作太忙了还好,别是出了什么事吧?

面对心里升起的隐隐的不安,我捏了捏衣角,掏出手机,准备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小花!”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前响了起来。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的他小跑着,停在我面前喘了口气,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根本看不出他的急切,“不好意思,稍微耽误了。”

“我倒是没事啦,宗佑叔叔来了就好。”不动声色地收起手机,我推了推宗佑叔叔的背,“不过老师等了很久哟!叔叔进去看看嘛,我跟叔叔说过,原老师跟叔叔长得很像的!”

听到我的话,宗佑叔叔挑了挑眉,似乎提起了一点兴趣:“我不是来见你老师,而是来参加三方会谈的。”

“只是顺带啦,顺带。”每次看见宗佑叔叔的情绪波动总觉得很有意思,我是不是染上爸爸的怪毛病了呢,“原老师以前因为什么事辞去教师工作一段时间,后来又被返聘回来了呢!”

宗佑叔叔垂下眼帘,悄悄蹙了蹙眉,好像在表达这些东西跟他没有关系。

果然最根本的东西没有变呢。不过,这才是宗佑叔叔嘛。想着,我便不再跟他开玩笑:“好啦不说啦,一起进去吧!”

 

我叫安武花,高中三年级。而这个冷面的男人叫及川宗佑。

嗯,没错,他并不是我的父亲。

但却是我重要的家人。

 

“怎么样宗佑叔叔,原老师的确跟你很像吧?”三方会谈很快就结束了。虽然自己这么说不太好,但我从来都不是需要他们多加操心的小孩。我走出教室,笑着望向宗佑叔叔。

叔叔的唇角处浮现一丝笑意,有点无奈却又带着点宠溺:“你说像就像吧。”

“好敷衍啊……好不容易把叔叔诓骗过来的。”我啧了啧嘴,悄悄低下头喃喃道,“嘛,不过性格的确不像就是了。原老师太纯良啦。”

宗佑叔叔轻咳一声,提醒我他听到了我说的话:“我还要回去工作。小花你要直接回家吗?”

我摇了摇头:“社团还有点事,我得去整理数据。不过会回去做晚饭的。”

“那我先走了,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宗佑叔叔轻轻笑了起来。突然,他向我靠近了一点,降低了声音,“前段时间说到过的男生,有机会再指给我看吧。”说完,他挥了挥手,又小跑着离开了。看得出他的确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

只有我留在原地,对着他离去的背影发呆。直到原老师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走廊里早就没了人影。

“安武同学,你还在这里吗?排球部那边……”

我猛地转头,看着原老师那张与宗佑叔叔太过相像的脸,心里不禁升起一丝违和感,退后了两步。转了转眼珠,我对着老师身后伸手挥了挥:“啊,理沙老师!”

不出所料,原老师立刻扭过头去看,那速度比国语考试中途抓作弊的学生时还要快。而我,只是背着手,小跳着离开了教室,无视原老师传来的哭号:“喂,安武同学,别耍老师啊!”

明明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如此不同,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啊。下次跟宗佑叔叔谈论恋爱话题的时候要谨慎,谨慎。

不过我还是喜欢宗佑叔叔就是了。

 

及川宗佑是我的父亲——安武信吾的最爱的人。

很奇怪吗?明明是两个男人。没错,差不多的问题我已经被问了很多遍了。

 

“呐呐,我今天看到了哟!不是安武的爸爸的人送安武来上学!”

“诶?就是妈妈说过的那个男人吗?”

“对啊!我妈妈说那个就叫同性恋耶!”

“可是我的爸爸妈妈说,不要随便乱说……他们说现在已经是平等的社会了什么的。”

“骗你的啦都是骗你的!你的爸爸妈妈其实也很看不起他们吧!”

“诶,这样啊……小花好可怜啊……”

从宗佑叔叔住进我们家开始,身边的同学便这样喋喋不休地嚷嚷着。有时候只是背着我议论,但更多的时候,无聊的人们会故意说得很大声很大声,生怕我听不到一般。

而我,通常只是一如既往地跟即使是这样也依旧愿意跟我交谈的朋友一起说笑,就像真的听不到他们在背后怎么议论我的家人一样。

渐渐地,终于有人开始不满足了。有人冲到我的桌前,大拍着我的桌子,就像看着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一般,带着嘲讽的笑容:“安武,听说你的老爹是同性恋,你知道吗?上面的还是下面的?你看着不会恶心吗?居然还跟你住一起啊,真是没节操。我看你也是同……”

他没能继续说下去,反而开始了杀猪一般的嚎叫,大概是被酱菜流出来的酱汁糊了一脸吧。这也不奇怪,因为我把我的便当盒扔在他的脸上了吧。

这家伙也是够蠢,早在劝说宗佑叔叔搬过来的时候,我就明白我的家庭会跟常人不同了。可那又怎样?我明白他们是相爱的,这不就够了吗?

现在回过来想想,还挺浪费的,好歹里面还加了宗佑叔叔做的小牛排呢。看看他满脸青春痘,当时应该把正在喝的柠檬汁泼上去的。

“我的家庭与你何干?在了解所有事实面前,给我闭嘴。我最重要的人不是给你侮辱的。”说完,我唰地一下站了起来,无视还在一旁哇哇直叫的野猪,径直走到办公室跟班主任自首。

据友人叙述,当时的我,脸上一直保持着诡异的笑容。

那个微笑过于开朗,以至于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提起这些。

也许是结合了爸爸的坚强跟宗佑叔叔的狠劲?……什么的,开玩笑而已。

 

那时的我多少岁来着?刚上初中吧?嘛,也就是四五年前的事。

我还记得那天是爸爸来接我的,明明初中之后我就开始自己上学了。我还记得爸爸拍拍我的头,什么都没说,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

老师没有责备我,也没有责备爸爸,因为有全班作证,一切都是那只豪猪的错。虽说班主任不太能接受爸爸跟宗佑叔叔的感情,但至少没多加评论。我已经很感激他了。

就像小学时期一样,回家的途中,爸爸一直牵着我的手,时不时转过头来对我微笑,说说无关紧要的琐事,讨论着晚饭吃什么,干脆给宗佑叔叔一个惊喜吧。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可其实我是知道的。我知道在我以睡觉为名回到房间之后,爸爸跟宗佑叔叔在客厅里面说话。原谅小孩子的好奇心,最后还是把门打开一条缝偷听了。

那是妈妈去世之后,我第一次看见爸爸流泪。他把头埋进宗佑叔叔的颈窝,双手紧紧地攀着宗佑叔叔的背,仿佛正在抓住海面上救命的浮木一般用力。他没有呜咽声,只是眼睛红红的,泪水不断地流淌。他在宗佑叔叔脸颊边蹭了蹭,喃喃自语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在对不起什么呢?你又有什么错?这个时候对不起,你是在后悔什么吗?

那时的我甚至有冲出去、拧住爸爸的领子质问他的冲动。他的道歉,就像是在否认他这些年以来的坚持一样,让我觉得心里有什么神圣的东西被背叛了。

可出乎意料的,宗佑叔叔只是拍着爸爸的背,就像在哄着婴儿一般温柔。明明脸上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却好像捧着什么易碎物一样,用力很轻:“嗯,我知道。”

看着两人在橘黄色的灯光下依偎着的身影,我突然就明白了。爸爸是在自责自己没能把我跟宗佑叔叔保护好,宗佑叔叔是在说无论有什么他都会跟爸爸一起面对。

不管我的解读是不是正确的,我宁愿这么去认为。

 

好可怜啊。

明明小花什么都没有做错却要被人说来说去,好可怜啊。

小花的爸爸他们也只是相爱而已啊。好可怜啊。

渐渐地,因为发生了这个事件,身边的人对我的评价变了。可对于我的后缀,依旧是“可怜”。

那么,让我们深入思考一下吧。我到底什么地方可怜呢?

虽然年幼失去了母亲,可有个把我宠上天的父亲。父亲所爱的人虽然是个男人,可是对我很好,有些不能跟父亲说的东西在宗佑叔叔面前可以自然地说出口。他们总是会自然地记得我的爱好,悄悄地留意我最近在意的东西,然后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送到我面前,只为看见我惊喜的神情。宗佑叔叔不爱笑,面部表情少得可怜,但仔细去观察的话,其实很好懂的。我跟爸爸私下开启了莫名其妙的“及川宗佑语竞赛”,目前依旧是父上略胜一筹。

看吧,我所在的,也只是一个简单而又美好的家庭罢了。到底有什么可怜的?

 

拎着食材打开家门,宗佑叔叔还没回来,倒是爸爸已经在观察冰箱、思考着今晚的食物了。

“我回来了。”脱下了鞋,我急匆匆地走到爸爸身边,“爸爸有想吃的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最近宗佑有点上火,给他加点餐。”

爸爸总是这么为宗佑叔叔着想呢。我笑了起来,玩闹般地推了推爸爸:“我知道了,爸爸去坐着吧,我来就好了。只不过爸爸不能随便邀功,这可是小花做的!”

“……那还是我来做吧?”爸爸的表情有点像世界末日来临。

“我开玩笑的啦!!!快点坐下看你的报纸去!”

真是的,爸爸的性格越来越像小孩子了,追求宗佑叔叔的那段时间明明挺成熟的啊。这什么高中生的恋爱模式啊,四十岁的大男人越活越回去了。

我在心里嫌弃着,却清楚自己的脸上展现的一定是蠢蠢的傻笑。

 

不出所料,九点之后爸爸就死也不准我待在客厅了。明明距离睡觉的时间还早,你们要做这样那样的事也不至于这个时候吧。

嘛,腹诽归腹诽,我还是个听爸爸的话的乖孩子的。

反正在房间里面也可以偷听嘛。

 

“脸色不太好啊,宗佑君。”

“嗯。最近工作有点多。”

“还顺利吗?”

“算是吧。”

什么嘛,就是这么简单的对话啊,一点爆点都没有。

这句心理活动飘过脑海之后,我立刻拍了拍脸颊。安武花你在想些什么?!你还期待有些什么啊!明明声音都听到过了除了现场live之外没有更有爆点的了!

“快到时间了。”这是宗佑叔叔的声音。我愣了愣,悄悄地回到书桌上翻了翻日历,才继续贴上房门。奇怪,最近没有什么纪念日啊?

“……宗佑君,你干嘛记住那个日子啊。”爸爸似乎也怔住了,再次说话的他声音中带了些隐隐的无奈。我透过门缝看了看,爸爸似乎捏住了宗佑叔叔的鼻子,满脸都是宠爱。果然是高中生之间的恋爱,“还害怕?”

“有点。”宗佑叔叔面无表情地盯着爸爸看,从我这个角度也看不出他是在说笑还是别的。

倒是爸爸好像被戳中萌点了。他松开手,把宗佑叔叔搂入怀中:“笨蛋。”

天啊,我要起鸡皮疙瘩了。我的墨镜呢,为何大晚上的我会觉得外面的灯光有点刺眼?

等等……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日子?谁来解释一下啊偷听的人表示一头雾水啊!

“宗佑君真是笨蛋。”爸爸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宗佑叔叔的头发,轻笑着叹了口气,“我跟千惠的结婚纪念日都记得那么清楚。你是有多喜欢我啊。”

哦哦哦爸爸好样的听到了我的心音了吗?!……等等,结婚纪念日?!

“你现在才知道吗?”宗佑叔叔毫无波澜的语调上带了点笑意。

“呐,宗佑君。”爸爸放开了宗佑叔叔。他抓着宗佑叔叔的肩,直愣愣地盯着他,脸上是好久不曾见到过的一本正经。因为爸爸实在太过严肃,显得宗佑叔叔有些呆呆的可爱。爸爸轻吐出一口气,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要把姓氏改成安武吗?”

沉默。整个安武家陷入了一片并不尴尬的沉默。连我活跃的内部吐槽都一瞬间停止了。

只有屋外的蝉鸣一声一声地传入耳畔。

半晌,宗佑叔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凑了上去,搂住爸爸的脖子:“现在才说,是不是太晚了?”

就是啊爸爸,你跟宗佑叔叔在一起都多少年啦,现在才求婚?!

“你觉得不晚就好。”爸爸微笑着在宗佑叔叔的唇边落下一吻。在近到可以感觉到对方的鼻息的距离,两人静静地对视着。

木质的地板上,两人的影子连成一片,好似一辈子都不会分开。这是只属于他们的时间。

而我,只是轻轻地拉上了门。

 

好可怜啊。

我不禁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要说我可怜,我只认同一个。就是我的长辈们,秀恩爱秀得太过了。

 

-END.

 

哟西写完了!!!总觉得把这个番外写完之后我的暑假就结束了(虽然的确不剩几天了(然而有开学考(然而笔记今天才开始看

“把姓改成安武”的梗是沢美酱提出的,所以就写进番外里面了www沢美酱我爱你哟w

嗯,想说的大概在正片完结的时候都说过了。这里大概补全的就是小花的心理吧。这孩子的内心活动很丰富的(X

毕竟,他们三个人才是完整的、幸福的家庭。

至于原老师…只是荔枝的恶趣味而已w

就这样。也许以后还会有番外,届时请继续指教ww


评论(18)
热度(51)

© 等ID酱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