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桐荫的小迷妹荔枝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深爱着大阪桐荫的每一位球员
你敢黑柿木莲 我就骂你

【关8/仓亮】答えのあとは...·02

·《涙の答え》PV衍生

·结局未定,甜虐未定

·坑太久了建议先去回顾一下前一章

↓↓↓↓↓

01

02.

 

缓缓地睁开眼,映入锦户亮眸中的唯有一片黑暗。

微微侧头,本应躺在身侧的人现在并不在他应在的位置。锦户皱了皱眉,揉揉眼睛强迫自己直起身子,跌跌撞撞地走进客厅。

“大仓?”没有人回答。锦户叹了口气,心中却没有什么恐慌的情绪。那人答应了他,走之前一定会跟他说一声的。锦户相信那个人,所以他只是打开了灯,寻找着大仓的身影。

既然不在客厅的话,那应该在那里吧。

拉开门,毫不意外地看见那人立在书架旁的背影。察觉到锦户的脚步声,大仓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小亮,擅自出来了。”

锦户摇摇头,没有接话。他知道大仓不需要睡眠。夜晚对于他而言,一定很难熬。

只是他没有办法无视涌上心头的苦涩。但至少,不能在大仓面前表现出来。所以锦户勾起嘴角,笑道:“你在看什么小忠?”

“看看小亮有什么新的照片。”也许是发现了锦户的顾及,大仓也同样笑得很开心。他指着其中一张照片,饶有兴趣地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才把横山君弄成这样啊。”

顺着大仓的手指望过去,画面里面满是白色。白色的横山裕,还有横山整个头上盖满着的白色奶油。横山的脸因为奶油皱成一团,却还是能看出这个人的愉悦。

锦户的回忆也被勾了起来。他轻笑了一声,解释道:“就最近的事,村上君的生日。横山君又整了村上君,村上君虽然没生气,但趁机把小半个蛋糕都扣在横山君脑袋上了。大家就觉得是个好机会,就都把吃不下的奶油抹在他脸上。不过横山君本来就很白,都分不清楚哪里是他的皮肤哪里是奶油了。”

“诶,想象了一下觉得好有趣!”大仓的语气里面多了些撒娇的意味。他扫视着其他的相片,喃喃自语,“是吗,又是村上君的生日了啊……这么说了横山君的生日也快到了吧。”

——你的生日也快到了啊。

然而锦户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知道,生日这种东西对于大仓来说过于讽刺。

锦户清楚,其实比起在这里观看照片,看着大家度过的欢乐,大仓更想成为其中的一员。想在大家浪费掉蛋糕之前把整个蛋糕吃得一干二净,想把双手涂上奶油再在横山的头发上抹一抹把他变成一个雪人,然后在横山的责骂声中在地上滚着圈哈哈大笑。

 

“小亮的秘密基地,果然可以让人沉下心来啊。”

“什么秘密基地,就是家里的一个小房间罢了。”锦户回应着大仓的话,伸手把有些乱了的相框重新摆好。

“小亮说过这里是yasu帮着设计的吧?他果然是天才啊。”大仓环顾着不大的房间,轻笑出声,“感觉集合了小亮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锦户抿了抿嘴唇,视线忍不住投向摆在架子正中央的那张照片。是遇见大仓的那一年的合影,正中央的椅子上,大仓正扬起嘴角微笑着。

如果是现在的话,这里的确集中了他所有重要的事物。包括眼前这个人。

被自己内心的想法弄得有点脸红,锦户冲到沙发上抓起放在一旁的吉他,干笑着弹了两下,假装没有看见大仓在一旁的偷笑:“小亮果然很可爱啊。”

“吵死了闭嘴!”

 

“果然,还是想见见大家啊。”

“想见吗?合影的那天不是可以见到吗。”

“嗯,说的也是啊。”大仓微微侧头,看着锦户笑了起来,“我好像太急了。因为离合影那天还有两个月嘛。两个月实在是太长了。”

从锦户手指间流淌出的音符停止了,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着,却没有人想要打破。锦户抬起头狠狠地瞪着大仓,大仓却只是歪着头望着锦户微笑。

——真是,傻笑什么,你这家伙想成为丸山隆平吗?!

仿佛败下阵一般,锦户拨弄着吉他,轻声道:“我知道了,明天白天就去邀请大家。我可不保证所有人都能来啊。”

“太好了!小亮最高!!!”

“白痴,你小声点!都要耳鸣了!”笑着抱怨着,锦户的脑海里却不禁浮现出一些他并不想回忆起来的场景。

那是他一生仅有的绝望。

 

“小亮,你今天晚上准备吃什么啊?”

“小亮,这里这里,打错字了!”

“小亮,你还没饿吗?要不要去买点东西吃啊?不过炸鸡禁止!”

“小亮,今天要不要加班啊?”

“小亮……”

“你好吵啊!!!!!”情不自禁一拍桌子叫出来,锦户亮才发应过来这里是办公室。面对着同事们投射过来的诧异的目光,锦户不禁红了脸。他微微低头表示抱歉,能做的却只是侧头盯着已经弯下腰笑到肚子疼的大仓忠义。

锦户把幽灵大仓从那片墓地领回来已经三个月了。不过……为什么之前他就没发现这家伙那么吵?!小时候才不是这样的啊把他纯洁无暇的小忠还回来!!!

“小亮脸红的样子超级可爱!”大仓好不容易站了起来,抹掉因笑得过猛而刺激出来的眼泪,“果然小亮就是小亮,什么都没变!”

“这里是办公室啊,你给我安静一点!”不能说话的锦户只能在手提电脑上打出文字,狠狠瞪住大仓以表达自己的怨念。

“是是是,对不起小亮,我错了!”大仓双手合十,看上去很有诚意地道歉。是不是真的有诚意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不过看在我半夜还陪小亮聊机车的份上就原谅我吧!”

说到这件事锦户一哽,也只能无奈败退。他哪里知道一直待在墓地的大仓居然对机车有那么深的了解?起了兴趣的锦户就这么缠着大仓给自己讲到凌晨三四点。

顺带,他问过大仓原因。大仓只是淡淡地说:“旁边的人以前是职业选手哟。”听到大仓的回答,锦户恨不得穿越回一分钟前把嘴贱的自己掐死。

想着,锦户的手指靠上了键盘:“勉勉强强原谅你。今天不加班,过会儿就可以走。”

“太好了!小亮最高!”

看着大仓跟小孩子一样高兴的笑颜,锦户叹了口气,却发现自己的唇角不知不觉带上了一抹弧度。

怎么觉得自从把这家伙带回来之后,自己的笑容比之前加起来还多了呢?

只是,稍微有点奇怪。大仓虽然粘人,但并没有到今天这个程度。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锦户皱了皱眉,却怎么样都想不起来。

摇了摇头,锦户决定把精力投入眼前的工作。快点做完,才能把后面这个吵死人的背后灵带回家。

也正因如此,他并没有看见大仓有些复杂的眼神。

 

“啊!烦死人了!为什么突然要出差啊!”锦户举着手中的啤酒,抱怨声停不下来,“之前什么都不告诉我!下班之前才跟我说三天之后要走!什么鬼啊!”

“好啦好啦,小亮消消气。”大仓轻笑着望着满面潮红的锦户,出声安慰道,“那个经理不是说了会好好给小亮加班费的吗?”

“大仓你的骨气呢?!才不是这个问题!”关西大爷的脾气出来了谁都挡不住。锦户“啪啪啪”地猛拍着桌子,一双因为酒精而有些迷离的眼眸将视线紧紧锁在大仓身上,“我就是很火大啊!”说着,他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全部灌进喉咙里,像是在发泄一般,又把整个酒杯倒满,泡沫都快溢出来了。

“嗯……小亮要往好的方面想啊。”大仓倒是很冷静。他把双手抱在胸前,像是在享受喝醉了的锦户的姿态一般,笑眯眯的样子让锦户更加火大,“例如,我听说你要出差的地方的大海很漂亮。小亮又可以去冲浪了。”

锦户偏着头想了想。被大仓这么一说,总觉得火气消了不少:“唔……也是……那我要愉悦地晒成黑豹!嗯!就这么干!”

大仓被锦户的发言弄得有些哭笑不得:“黑豹就算了吧小亮,你想象一下,你的肤色融入一片夜色,轻轻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在我们的眼里就只有一排牙齿在空中飘啊!!!很吓人的!!!这样就弄不清楚谁是幽灵了!”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思绪基本被酒精占据,锦户听着大仓的话,小幅度地点着头,小口小口地啜着啤酒,“那……变成巧克力就行了,不要变成黑豹了。”

——那不一样是黑的!!!

虽然很想抗议,但看着锦户那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大仓就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只是拼尽全力地笑着,笑着,让锦户听见自己的笑声。

“对了……幽灵可以上飞机吗?”蓦地,锦户一拍桌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尽力将身子向大仓凑近,因为醉意,唇角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诱惑人心,“应该可以吧……嗯,还可以节约机票钱去冲浪耶……”

——这个时候告诉他自己对冲浪没有兴趣还来得及吗。

大仓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他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原因?只是因为面前的人一头栽倒在桌上、看上去已经到达极限了的样子。

“小亮?睡着了吗?”

“唔……我才没有睡着……要再喝一点……”

看着锦户无意识的撒娇,大仓轻轻地笑了起来。可不知为何,这份笑容中却带了一些无奈。他凑到锦户耳边,轻声道:“要回去睡觉了哟。”

说完,他把锦户抱了起来。大仓这才发现,这个人的体重真的很轻。这也是当然的吧,本来就是长不胖的体质,还挑食。如果自己平常也可以碰到东西、帮他调节一下饮食就好了。

轻轻地把锦户放到床上,大仓细心地帮锦户盖上被子,掖好被角。望着锦户的睡颜,大仓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手,摸了摸锦户的脸颊。但他也只敢这么做。

“抱歉,小亮。就当作这是一场梦吧。”发现锦户在无意识地向自己的方向移动,大仓笑着帮锦户把滑下来的发丝捋上去,“拜拜。”

现在回想起来,锦户只觉得,大仓的手真的好冷。

 

缓慢地睁开眼睛,一切都还是一成不变。从窗帘间透过的阳光,被踢到床边的杯子,宿醉带来的阵阵头疼,好像什么都没变。但锦户却莫名地觉得心“咯噔”一下,刺骨的疼。

大仓不在。

“大仓?”以为大仓只是去了其他地方的锦户打开了客厅。然而,客厅也安静得可怕,彰显着整栋屋子里除了锦户之外没有别的人。

没有任何人。

“小忠?”不在厨房。

“小忠?”不在厕所。

“小忠?”不在小房间。

“小忠?”不在玄关。

哪里都找不到大仓忠义。

莫名其妙地,锦户再一次迈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对了,这个地方被大仓称为“秘密基地”吧。

锦户把视线投向摆在正中央的合影。那张椅子上,没有任何人。没有那个微笑着男人。

有些茫然地,他侧头,望见了挂在墙上的日历。今天是多少号来着?啊,今天被打上圈了呢。今天是什么日子来着?

对了,今天是大仓的忌日啊。他怎么就忘了呢,那个人已经死了啊。他们每年给大仓扫墓的时间会提前三个月的啊。自己平常是触碰不到他的啊。那为什么会在床上醒来?为什么?

接受的刺激太多,不知道为何,锦户大笑出声。他捂着肚子,对着那张日历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滚到了地上,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模糊了视线。似乎只要模仿那人平常做的事情,那个人就又会出现在他面前,然后两个人对视着笑,笑到肚子痛,却真心觉得心情舒畅。

而不是像现在,如同被针刺过一般的心痛。

看不到,看不到,为什么那个人还不出现在他面前?

 

“怎么了,锦户前辈?总感觉你今天情绪特别高涨啊。”

“你别管,快去做你的工作!”面对后辈的询问,止不住脸上的笑容的锦户亮却还是拍拍后辈的肩膀,“不做好不准下班!”

“诶?!是!!!”被锦户吓到的后辈火速冲回了自己的座位,却还是好奇地悄悄抬头观察着锦户。

不再在意后辈的目光,锦户向上司打了声招呼,便火速冲出了公司。

心情好是自然的,虽然也觉得火大。今天就很有可能见到他了。

 

已经可以看见那个人的身影了。他侧着身,似乎正在跟旁边的人交谈。但很可惜,锦户只看得见他。

也许是旁边的人已经向大仓示意,大仓很明显地抖了一下,缓缓转身的动作几乎可以拍成电影中的慢镜头。他看着面无表情的锦户,勉强自己勾起嘴角:“啊咧,小亮?今年maru已经来过了……”

“够了。”锦户一拳打上墓碑,制止了大仓的话语。

大仓乖乖地闭上嘴。其实他很想问锦户的拳头疼不疼。

可下一秒,脑海中的所有言辞都变成了一片空白。因为低着头不敢看锦户的表情的他,发现了滴在地上的水珠。

“小亮……”

“混蛋,不准抬头!!!”明显的哭腔,却依旧是凶狠的语气。锦户狠狠抹了一把脸,“可恶,为什么没有办法揍你!!!你干嘛不告诉我我能看到你的时间是有限的!干嘛不告诉我你最后一天可以碰到我!”

“我也是之后才知道的啊……”

“叫你说话了吗!!”

“是是是。”

“回去了!!!”

“好好好。”大仓跳下墓碑,看着锦户气急败坏的背影。

锦户没有诉说自己的痛苦,没有诉说自己的绝望,没有告诉大仓在这不确定的几个月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大仓也没有告诉锦户,每当望见锦户来到墓碑前却看不到自己、脸上流露出失望与悲伤的表情时,大仓情愿锦户从来就没看到过自己。

大仓轻轻笑了笑,小跑着跟了上去。

 

“小亮。”

“嗯?”

“我不会再突然消失了。”也许是发现锦户不自觉地在回忆几年前的事,大仓蹲到了锦户身前。他仰起头,语气温柔得可怕,“无论发生什么,一定会告诉你的,小亮。”

“我知道,白痴。”锦户咧开唇角,露出一口白牙。

手指轻动,柔和的乐章倾泻而下。

-TBC.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