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id酱的更新痛哭流涕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关8/仓亮】[安武信吾×及川宗佑]白い棺·10

·角色衍生,安武信吾《小花的味增汤》×及川宗佑《最后的朋友

·基调偏暗,请一定慎入

·本章大量LF原著联动情节,CP情节少,慎入慎入慎入

09




10.

 

很久很久没有看见的公园。

及川知道,再向右走一段距离,就可以到达她以前打工的美容店。自己曾经在路边一次又一次地等待着她,一次又一次地向她挥手。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看见站在楼下等待着的他,她的脸上没有了笑容,只有僵硬、迁就与恐惧。

还有,向左,可以到达她与他的家。他以为她可以在那里住上一辈子的,他以为她永远都不会离开的,他以为她会幸福的。而事实是,他们都满身是伤地离开了那里。

直走的话,就是那栋屋子的方向。在那里的她是最开心的。他嫉妒着那栋屋子,嫉妒着屋里居住的所有人。他多想切断她与那群人之间的联系,最终却把他们拴在了一起。

回忆不断地涌入及川的脑海,奇异的是,及川清晰地认知到,这是过去的事情。心中升腾起的情绪,只是对过往的后悔与无奈,并无其他。

他侧头望向走在身旁的安武。察觉到及川视线的安武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及川的头发:“怎么了宗佑君?”

及川抿起嘴唇,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身旁这个人的话,他以为自己一辈子也不会面对这些了。

 

那个让人反感的女人就站在秋千旁。她皱着眉头望着及川渐渐走近,似乎还是无法接受及川出现在这里的事实。

“不好意思,岸本小姐,谢谢您答应我们无理的要求。”走到岸本瑠可跟前的安武微微鞠躬,声音带了些真实的感谢。看见这样的安武,及川也只好不情不愿地向瑠可点了点头。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哪怕及川已经不再爱着蓝田美知留,及川宗佑与岸本瑠可也始终是对立关系,不可能有觉得对方顺眼的一天。

瑠可摆了摆手,她还没有不谙世故到对安武也恶言相向:“没有,我只是为了美知留而已。”说完,她剐了一眼及川,“也想让某人知道,美知留没有他可以过得更幸福。”

——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在还没有离开她的时候。

及川在心里默默回答着,跟随着瑠可的步伐前进着。感觉到安武带有关怀的目光,及川面无表情地捏了捏安武的手指,让安武放下心。

 

她手握着剪刀,为客人修剪着鬓角,脸上带着愉悦的微笑。她倾斜着身体,与客人轻声细语地对话,时不时还会发出笑声、加大唇角的弧度。

前辈们从她的身边经过,看看她的情况,还会拍拍她的肩膀小声给她一些指点。她认真地听着前辈的话,时不时地点点头,然后再回到客人的身边,继续满足着客人的要求。

及川宗佑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走过去的勇气也没有。曾经他那么喜欢这样的笑容。他这才发现,其实他想要的,只是让她开心罢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开始变质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心情发生了变化?

他理解得太晚,所有的伤口都已经造成,再怎么后悔也没有用了。他摇了摇头,无视瑠可带着些敌意的目光,走到了美容院的落地窗前。

不过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正紧紧地攥着安武的手,那力道甚至让安武有些隐隐作痛。然而安武却也只是笑了笑,默默地承受住了这一点疼痛。

如果这能让他心安一点的话,那又何妨?反正他们早就是一体的了。

放下剪刀的她稍微松了口气。她跟客人打过招呼,这才准备转身休息。然后,她瞥到了眼神复杂的瑠可,还有站在瑠可身边的及川。

出乎及川的意料,蓝田美知留只愣了几秒,便毫无芥蒂地笑了一下。她向瑠可比了个口型示意瑠可等她一下,随即走进店面的深处,不一会儿便背着包小跑着出来。

“不好意思瑠可,久等了!”美知留挽上瑠可的手。她们那样亲昵的模样及川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距离看见。

因为及川而心情不怎么好的瑠可望见美知留的一瞬,眼神变得柔和起来。她摇了摇头:“没有等多久。今天可以走了?”

“嗯!跟一起打工的前辈说今天有好朋友来,请她帮我代班了,下次得还回来啊。”美知留吐了吐舌头。

——这样俏皮得好似小女孩的美知留,自己从前见过吗?

及川还来不及探寻记忆,美知留的目光便投射到了他的身上。她放开瑠可的手,走到及川面前。留出了一小段距离便停下,她仿佛看见不常相聚的朋友一般,笑得温暖:“好久不见,宗佑。难得过来,要去家里坐坐吗?”

 

美知留跟瑠可走在前面,聊天的声音很轻,可就是那么恰好地飘进了及川的耳畔。做了多久摩托车的练习,新来的后辈有不错的潜力不过还是太嫩,已经开始为下次比赛准备了……今天有熟客指名要她剪头发,前辈教的小技巧很有用,再干一段时间说不定可以成为正式员工……

都是一些小事,她们却聊得相当愉快。她们并排走在一起,分享着对方生活的琐事,好像那就是自己全部的幸福。

“宗佑君。”安武捏了捏及川的手,轻声喊着及川的名字。仅仅是他的呼唤,就可以把及川从纠结的深渊中拉出来。

“没事。”及川摇了摇头,低下头,不知道为何悄悄地笑了起来。

他只是感到了时光的变迁,并没有嫉妒。因为他的身边,不也有这样的人吗?这样一个可以分享喜悦、分担忧愁的恋人——还有家人。

 

那栋房子很快地出现在了及川的视线之中。实际上,及川对于这座房子的记忆并不美好。相信它也并不欢迎及川。

“不好意思宗佑,瑠可都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你要来,什么也没有准备。”美知留轻推了瑠可一下,示意她先进屋。美知留转过身,打开了房门,“如果不嫌弃的话,进来喝杯茶吧。当然,安武先生也一起。”

“我就不用了。”安武笑着摆了摆头,松开了及川的手,“蓝田小姐跟宗佑君好好聊一会儿吧。”

离开了那丝温暖,及川有些僵硬。也许感到不安,他再一次抓住了安武的手指。

安武微微一愣,随即露出了一点笑容。他反握住及川的手,弯腰,在及川耳边轻声道:“宗佑,这是属于你的过去。”

及川侧头,望见的是安武那双流转着肯定的眸子。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隐藏着自己的痛苦与不安,只懂得用自己去治愈他人,可明明他也那样悲伤与敏感。

不过的确,眼前这座屋子,站在门前望着自己微笑的女子,是属于及川宗佑的过去。要向他们告别,然后这次,轮到他伸出双手,成为安武信吾的依靠。

及川呼出一口气,松开了安武的手。他退后两步,直直回应着安武的目光。他依旧面无表情,眼底透着的却满是坚定的光芒:“去去就回。”

——我马上就会用你教给我的解决一切。所以,请你在未来等我。

 

“妈妈,欢迎回来!!”美知留刚刚进门,一个小女孩便踉跄着迎上了美知留。女孩的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张开双臂寻求母亲的拥抱,“辛苦啦!”

美知留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柔和。她把女孩抱起来搂在怀里,语调被溺爱填满:“嗯,妈妈回来啦。今天有乖乖听小武叔叔的话吗?”

“有!西红柿也全部吃掉了!”

“嗯,瑠美真乖。”拍了拍瑠美的背,美知留把瑠美交给了走过来的水岛武。她摸摸瑠美的头,柔声道,“妈妈有朋友来了,瑠美再跟小武叔叔跟瑠可阿姨待一会儿。”

虽然不太理解,但瑠美还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美知留向水岛使了个及川看不懂的眼神。水岛会意地点了点头,富有深意的眼神只在及川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他便转身走开。

“……女儿?”总得说些什么,及川便把想问的东西直率地问了出来。

“嗯。我跟瑠可还有小武三个人的。”虽然是毫不犹豫的回答,但却显得很暧昧。于是及川也不再提,在餐桌上坐了下来,看着美知留在厨房里面冲泡咖啡,“宗佑呢?宗佑生活得如何?”

“……还好。”思考了良久,及川的回答却很简短。

他的脑海里飞快地掠过很多东西。有小花,有安武。有向安武挥起拳头的自己,还有向小花做出的承诺。无限放大的,还是安武温柔的笑意。

而泡好咖啡的美知留转过身,看见的是那个微笑着的及川宗佑。比她一开始认识的那个及川还要温和。

“宗佑,你变了呢。”于是美知留的唇角泛起了一抹笑意。她在及川面前放下咖啡杯,似乎有一些感慨。

闻言,及川却怔在了原地。他收紧手指,又缓慢地松开,体会着这样的钝痛。

眼前的女人,曾经是他一生的挚爱,他无法想象没有她的人生。她是他的太阳,所以为了生存,他要把她攥在手心。

然而,当初的他不明白的是,束缚太阳,不仅会让太阳变得伤痕累累,连他自己都会被烧得粉身碎骨。

他知道自己错了,所以他想用自己的血割断那条锁链,却又险些用血咒让太阳一辈子也无法正常发光。所以他想,啊,像他这样的人,干脆生活在黑暗里当作对自己的惩罚吧。

可即使是这样不堪的及川宗佑,却与新的光相遇了。那束光那么温暖,渐渐地净化着他的内心,他悄悄地有了自己可以懂得真正爱人的方法、可以获得幸福的信心。

然后,他的太阳现在告诉他,他已经改变了。

这是他全部的救赎。

“美知留。”及川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一点颤抖,“你幸福吗?”

也许是没想到及川会突然问这个问题,美知留顿了顿。她把视线投向坐在客厅假装看书看报纸、实则在意这边的谈话在意得不得了的瑠可与水岛,还有被水岛抱在怀里、咬着手指眨巴着眼睛、一脸好奇地盯着他们的瑠美,美知留忍不住勾起嘴角。

她回过头,径直望着及川的双眸,轻轻笑了起来:“现在的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现在及川确信,那是他从来没有看过的表情。明媚的,灿烂的,就像是快乐的结晶一般耀眼闪亮。

而奇异的事,及川的内心没有一丝悲伤或愤怒。他只是单纯地觉得——

啊,太好了。

 

最后连那杯咖啡也没有喝完,及川便选择了离开。他终究不属于这里。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靠在栅栏上的安武。他仰望着天空中的浮云。看不见他的表情,所以及川也不知道,此时的安武究竟在思考着什么。

“久等了。”及川走了过去,拍了拍安武的肩。那个背影,让他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无措的,茫然的,就在这个share house外等待着永远不会回头的人,不惜以伤害自己为代价也要把她绑住。

而现在,是眼前这个人让自己明白,在懂得爱自己之前,是没有办法爱别人的。

如同及川想象中一般,安武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握住了他的手:“欢迎回来。”

“回家吧。”及川拉起安武,半推着他走出了庭院。

只有那么一瞬,安武被及川的话语所震惊。随即,他的目光更加柔和,就着及川的力道笑着往外面走,语气多了一分宠溺:“嗯,回家。”

“宗佑!”身后传来了美知留的呼声。及川有些不解地回头,却望见了美知留的欲言又止。她退后了一步,歪着头挥了挥手,“路上小心。”

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及川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他转过身,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眼神却足够诚恳:“对不起,美知留。”

没有等到美知留的回答,他便再度与安武并肩。不在乎他人的目光,他只是倔强地攥着安武的手,一点点的温度透过安武的指尖,传达到及川的掌心。

不知道这边的温暖有没有传递过去呢?及川抬头望着安武的侧颜,却又因微微的逆光而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接下来还有很多时间,不用着急。

比起那些过往,及川更在意的,是今后的、很长很长的路。

 

“美知留,你在看什么?”

被瑠可的声音惊醒,美知留才发现及川的背影早已消失在小路的尽头,回头,瑠可正站在门边,一脸无奈地望着自己。

“没什么啦!”美知留微笑,娇嗔着打了一下瑠可的肩,把她推进屋,“好啦回去了,小武的饭也快做好了。今天要不把绘理跟小仓也叫过来吧,那对夫妇才懒得做饭呢!”

看着瑠可乖乖进屋,美知留再一次回头,望向了及川离去的那条路。

也许今后再也不会见面了吧。可不知为何,美知留的心中没有一丝不安。

祝福的话语同样不需要,因为她明白,他一定会幸福的。

想着,美知留唇角的弧度又加大了几分。她走进屋,轻轻地关上了门。


11


-TBC.


高三生活体验第一周。暂时活了下来。


让宗佑活下来,让LF中所有人都得到救赎,是我的一个心愿。所以是充满私心的一章,就不多说了。

只是继续求评论求喂投求勾搭。嗯,想知道大家的想法。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