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求JBJ回归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关8/横雏】この世界は…

·贺 横山裕 34岁

·贺 三马鹿 岁数总和100岁

·真身文,OOC,无剧情,总之慎入




この世界は…

 

这个世界很肮脏。如果可以的话,想把自己变成一团缩在角落,然后一辈子都不出来。

无论经过多少年,这样幼稚又任性的想法都会时不时钻进横山裕的脑袋,让他有种自己还是那个充满戾气、被人说成“不良”的少年的错觉。

——可事实上已经是个大叔啦。

想着,横山开始对着镜子观察自己。嗯,不错,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皮肤还是一样的好。想想某人的皮肤,啧啧啧,那简直就像是月球的表面一样不平整,太可怕了。

不过……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如同那个人的双眸一般清澈的话,那这个世界还是值得期待的。那毕竟是世界第二好看的眼睛嘛。

 

——所以说,这双眼睛的主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

带上拳击手套走进练习场的横山裕望着正专注击打沙袋的那个人傻了眼。

那人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正经。左右摇晃着,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根本就不是没有生命的沙袋,而是想要夺取他生命的敌人。他裸着上身,被人感叹过无数次的腹肌就这样袒露在外,从皮肤深处渗出的汗水顺着肌肉流下,衬得这个人更加色气。

那人又出了几拳,才呼出一口气停下了动作,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他微微侧头,这才看见一直立在那里像呆子一样愣住的横山裕。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静静地望着横山,竟也没有说话。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横山突然觉得自己正在电视剧拍摄现场。这里并不是充满着男性汗臭的拳击馆,而是两旁种着樱树的羊肠小道。微风轻轻一吹,樱花花瓣簌簌而下,在樱吹雪的那一头站着的是他生命中的主角。两个人保持着一段距离,就这么对视着,唇角却带着一丝默契的笑意。

——在想些什么呢横山裕,那个人只是个人面猩猩啊。

“……hina?”所以横山好半天才发出声音,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因为这个奇怪的想象而害羞得满脸通红了。

看见这样的横山裕,村上信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向横山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哟,yoko,今天你在啊。”

——这个人实在是太犯规了。看看他那个得意的小表情,明明是知道我在才过来的。

横山裕躲开了村上的手,避开村上的视线,不想让他发现自己内心所想。

总觉得被读懂了就是输了。

 

虽然经常在一起工作,其实横山基本没跟村上在私下见过面。

不是对对方台下的生活不感兴趣,只是都相处了那么多年,有那个人在身边已经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在这种时候再想了解对方更多,想要踏进对方的私生活,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横山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村上信五,悄悄寻找着能说服自己的言辞。

算了,找不到,横山决定愉悦地放弃了。只要不望向那双眼睛就不会害羞,嗯。

“小忠告诉我的。”

“诶?”

“这里的地址。”村上喝了一口水,背靠上墙。也许是察觉到横山又开始害羞了,他把视线投向天花板,用手微微遮住有些刺眼的白炽灯光线。

“……哦。”其实横山很好奇到底是大仓主动告诉他的还是他找大仓要的,但是就是问不出口。

——啊,这种玻璃心的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掉啊。

横山有些焦躁地揉了揉头发。

村上被横山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他侧头,视线在横山的肌肉上流转,轻笑着道:“你还是锻炼出了不少肌肉嘛。很用功的样子。”

“嗯,那是。”横山的唇中蹦出的全是简单直白的语句,脸上却又浮现出了一丝小骄傲。他最近因为身材常被大家狠狠夸奖,无论被夸奖多少次心情都那么好,更何况是被村上夸。

世间有那么多厉害伟大的人,有那么多应该被横山视为竞争对手的人,可只有眼前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想输给他。

“那,要不要比比看?”

被村上突然的建议震惊到的横山猛地侧过头,却没想到他就这样撞上了村上的眸。

——果然,这个人只有眼睛好看得不得了。仅次于玩具贵宾犬。是人类中的第一啊。

他低下了头,嘟着嘴轻声喃喃:“比就比,hina你平常又不练拳击。”

 

与那个人一起站在拳击台上的感觉非常的奇妙。

横山知道,村上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直锁定在自己的身上。这也是当然,现在的他们是“敌人”,横山只觉得自己被奇怪的老虎盯上了。

——难不成拳击的时候这个人的虎牙也会伸长?B型人格出现了?

在心里面给自己开着玩笑,横山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笑意。他终于抬起了头,正视了对面的人。

他们一直以来都并肩着站在同一水平线。互相扶持,互相支撑,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实现了在当年看来遥不可及的梦想。到了现在,真正能跟这家伙站在敌对视角的场合还不太多。

不过,正因如此才会认真。想着,横山裕的眼底也划过了一抹凛冽。

而看见这样的横山,村上也挑了挑眉,勾起了嘴角,挑衅意味十足。

虽然横山觉得村上这是在故意打消他的战意。

 

村上的拳很快很重,横山裕只是下意识地做出反应。他知道,这个人对于胜负总是一本正经,绝不会手下留情。在这一点,横山也是一样的。

所以,当村上被击倒在地时,横山也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他很努力地控制住了自己表情上的兴奋与得意,努力摆出了一张扑克脸:“就说了hina你赢不了的。”

——要是在这方面我还赢不了你的话,我还有什么能赢过你啊。

“啊!!输得好彻底啊!不甘心!”村上说着,学着大仓以前的样子在地上滚了两下,嘴里还念念有词,“可恶,我还以为凭借气势能战胜yoko的!!!”

“你就只有气势高。”横山小声地吐槽着,却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捂住了鼻子,转移视线不去看在地上卖萌的村上。

“不过,”蓦地,村上停了下来,就连语气也跟着变了。他坐了起来,眼睛直直地望着横山,唇角的笑意却丝毫不减,“yoko你成长了啊。”

“明明比我小,说些什么呢。”

“因为yoko你一直都很孩子气。”村上轻声笑了起来,“你刚刚肯定在想,‘赢你是当然的,因为其他方面我都赢不了你’吧?”

“……白痴,才没有。”横山反驳,看上去不情不愿地伸出手,示意村上借着他的手爬起来。

村上乖乖地搭上横山的手,凑过去揉了揉横山的头:“你看,又在害羞了。”

——害羞怎么了,你咬我啊?

横山也只敢在心里说两声。在现实里,他只是撇着嘴拿下了村上的手。

 

“啊,对了,yoko,其实我今天来是要给你一样东西的。”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拳击馆的村上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从他那个被成员们吐槽土得要死的帆布包里拿出了一个袋子,交到横山手上,“你昨天忘在休息室的东西。为了这个去找大仓要的这里的地址。”

“……诶?什么东西,我都记不得了……”

“我想,对于你来说应该是蛮重要的东西吧。”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村上,笑得有些狡猾。他拍了拍横山的肩膀,“34岁了,再多拿出一点自信吧。你可是大家的哥哥啊。”

说完,没等横山反应过来,村上便转身离去,还潇洒地背对着横山挥了挥手。

 

横山蹙着眉头,把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看清袋子里装了些什么,横山的脸一下子红得像刚刚煮熟的虾。他捧着那个袋子蹲在了地上,用力捂住自己的脸。

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横山轻咳了两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翻出了手机。

 

FROM HINA

刚才忘说了。生日快乐。

 

——那个白痴,这才是今天的目的吧。

横山裕不由自主地把视线投向了拳击馆外。不出所料,刚刚离开的那个人正站在楼下等着自己探出头来。脸上挂着的笑容,果然很狡猾。

 

放在椅子上的袋子倒了下来,从里面滑出了几张被塑封好的相片。每一张里面的村上信五,都笑得无比灿烂。只有一张,是那个人倒在横山的肩膀上,睡得安稳的照片。

相片背面的右下角,有一个用油性笔写下的小小的“横”。

那是横山裕的护身符。

 

其实这个世界,意外的干净。

只要有那双世界上第二好看的眸子在,走到哪里,世界都像是被净化过一般。

 

-END.

 

我写完了。我居然写完了。我真的写玩了。

虽然短得要死。虽然渣得要死。虽然OOC得我想死。

横雏的现实向好难写好难写好难写…

而且总觉得写得像雏横(。

总而言之我也开始动笔荼毒横雏了请大家多多指教→→

就这样,虽然11区yoko的生日已经过去了,但还是再一次祝我们的彼得潘34岁生日快乐!

 

荔枝 完结于自宅

2015年5月9日 23点22分


评论(15)
热度(58)

© 祈求JBJ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