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ID酱举高高的荔枝

今年的甲子园太刺激了(

【关8/仓亮】[安武信吾×及川宗佑]白い棺·07

·角色衍生,安武信吾《小花的味增汤》×及川宗佑《最后的朋友

·基调偏暗,请一定慎入

·我觉得不虐,真的。但是很狗血

06




07.

 

安武信吾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他便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今天,安武家的气氛,与平常相比有些不同。

安武蹙起了眉头。太阳穴突突直跳,好像预示着某种不太好的预感。

想着,安武的唇角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自己果然不再年轻,身体已经越来越没用了。

他并没有把上苍给予他的暗示放在心上。

 

客厅中飘散着的是熟悉的味增汤的味道。可安武最熟悉的那个人却并没有像自己印象中的那样站在厨房有条不紊地处理食材,看见自己出来,就露出世界上最可爱的笑容:“爸爸,你醒了!快点坐下来吧,马上就弄好了哟!”

早饭已经被做好了放在餐桌上。平常一直在灶台前微笑着的小花,现在并不在那里。

她跪在母亲的灵堂前,凝视着母亲生前的相片,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就连安武走进客厅,她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动作。

看见这样的小花,安武叹了口气,伸手把散在额前的刘海捞上头顶,企图让自己冷静一点。

压抑着自己的小花,只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露出一点点属于她那个年纪的脆弱。她经历了太多太多,总是会下意识地展露笑颜,让周围安心。对于这个状况,安武至今仍会感到抱歉。

“呐,爸爸,就是明天了吧。”突然传进安武耳畔的声音让安武吃了一惊。坐在灵堂前的小花微微侧头,安武却看不清现在的女儿是怎样一副表情。

所以安武也只能点了点头,勉强勾起唇角:“嗯,明天。”

“明天。明天是妈妈的生日。”喃喃自语着,小花低下了头,“妈妈在天堂也会过生日吗?爸爸,在那边也有人给妈妈庆祝生日吗?”

“当然有啊。妈妈唱歌那么好听,在天堂肯定也会有很多欣赏妈妈歌声的人愿意跟妈妈做朋友的。”安武走到小花的身边。他拍了拍小花的头,把视线投向了那些相片之中笑得最灿烂的千惠——那是她得病之前的照片,“而且,爸爸跟小花的心意也会传达给妈妈的。”

“……那,爸爸,宗佑叔叔怎么办?”

“诶?”在这种时刻听见及川宗佑的名字让安武不禁愣住。他低下头望向小花,小花刘海的阴影却遮住了她的眼睛。

可小花却在这时抬起了头来。她的嘴角绽放着的,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与朝气的笑容:“我是说,我们今天晚上要准备给妈妈的礼物不是吗?宗佑叔叔的晚饭怎么办呢?在这种事情上也不方便让宗佑叔叔帮忙吧。”

“说的也是。”安武释然地笑了,内心某处悄悄松了口气。

刚才的某一刻,他突然觉得小花已经看穿了一切,只不过默不作声罢了。

不过,小花也许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敏感也说不定。

 

说起及川宗佑,安武信吾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那个雨夜,是那个在瓢泼大雨中靠着栅栏等了许久、望见安武的瞬间流露出了奇异的幸福感的男人。

他依旧满身是伤,但问题是,他以为自己已经痊愈了。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及川意识到这一点?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及川的生活回归正常的轨道,让他像一个正常的人,真正爱上某一个人呢?

安武轻轻叹了口气。他根本就不知道答案。现在的他能做的,也只不过是成为及川的后盾、让他不再像从前那样,如同一只受过伤的小兽一般,用对待敌人的目光看待周围的事物,却对自己的东西施加暴力、只为刻上自己的痕迹。

 

用及川前段时间给的钥匙打开门,房里还是一片沉寂。遮光性良好的窗帘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连一丝光束也透不进来。屋子很大,但实际上包括家具在内的生活用品少得可怜,让这个家显得更加空旷、也更加孤独。

安武摇了摇头,伸手拉开窗帘。暖洋洋的光线照射到安武身上,让刚才还满是愁绪的他心情也好转了几分。安武伸了个懒腰,看向及川紧闭的房门,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随即笑着走进了厨房。

今天是休息日,他决定让平常已经足够辛苦的及川多睡一会儿。

虽然平日都是小花下厨,但简单的料理安武还是会的。今天就特别的,让及川尝尝他做的早餐吧。

安武打开了及川的冰箱,熟练得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一般。

从冰箱里面拿出几个鸡蛋的时候,安武猛地觉得,自己好像也没自己认知中那么老。像这样,为了喜欢的人做点什么事情就会觉得兴奋到不行,想象着他吃着自己做的早餐的那副可爱的模样,脸上也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笑容。这不就是刚坠入爱河不久的初中生吗?

 

及川宗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喘着粗气,眼神涣散地盯着房间的门,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只是一个梦而已。还好只是一个梦。

及川双手抓着头,把脸埋进了膝盖间。他想要快点忘记梦的内容,一点也不愿回想起自己梦见的东西。然而,那些场景却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最近,及川总会做噩梦。内容相似的噩梦。

不过还好,只是梦而已。及川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如此安慰着自己。

先抛却这些纠缠着他的东西。不知是不是错觉,及川觉得自己闻到了一阵香味。

从厨房传来的,食物的香味。

 

打开房门,及川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安武信吾哼着小曲,站在厨房里面,拿着平底锅不知在做些什么。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笑容,仿佛为还在熟睡的那个人准备一份早餐就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事。也许是安武太过于专注,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及川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光是看着这样的安武,就让及川生出了一种错觉。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没有那些阴暗的过去,可以被普通的爱着。

——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

太过于平凡的场面,反而让及川的内心升腾起一丝疑问。他不清楚,这样的自己是否值得拥有这样的日常。这对于他而言是一种奢侈。

不过。唯有一点,及川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出来。

他爱安武信吾,这种爱甚至超越了对美知留的感情。

爱到,想要让他染上属于自己的颜色。

 

对于歌曲,安武不太熟悉。但是,只有一首曲子,他今生也不会忘记。

那是千惠生前教给他的最后一首歌,也是唯一一首歌。是两人相遇的时候,千惠闭上眼睛唱给他听的歌。是让安武爱上千惠的歌。

千惠去世之后,哪怕是已经对她的死亡释怀,安武也没有勇气唱起这首歌。

然而,在为及川准备早饭的时候,安武却不由自主地哼起这首歌来。如果他照照镜子的话就可以发现,他满面都洋溢着幸福,就好像是为另一半下厨的丈夫。

是对及川宗佑的爱给予了他再次唱起那首歌的勇气。那首歌,对于安武来说,是最重要的回忆。正是因为这些回忆交织在一起,才成就了现在的安武信吾。

——什么时候,我也能让宗佑君意识到,他的回忆虽然痛苦,却也是他人生中的一部分呢?什么时候才能让他直面以前的自己,并带着伤疤向未来的方向前进呢?

这一天虽然不会立刻就到来,但安武愿意相信及川可以克服那些困难。

 

突然,安武感觉到了从背后传来的热度。有什么人从背后搂住了自己的腰,就好像一只刚刚睡醒的树袋熊,把脸靠在安武的背上,撒娇般地蹭了蹭。

——真是可爱啊。

不用回头,安武也知道那个人是谁。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微微侧头轻声道:“宗佑君,醒了吗?时间还早,不用再睡一会儿?”

“好香。我饿了。”及川没有回答安武的问题,只是半眯着眼睛黏在安武身上,声音中充满着刚睡醒的甜腻。

“马上就好了。”安武轻轻地笑了起来。他转过头,挑起及川的下巴,在他软糯的嘴唇上落下浅浅一吻,“再稍微忍耐一下吧。”

及川点着头,又把头埋进了安武的怀里,唇角却也悄悄带上了一抹弧度。

 

及川小口小口地咀嚼着安武为他做的三明治,像平常那样,没有避开安武望向他的柔和目光,反而直直地回应过去。

像这样平静地跟谁在一起吃饭,是当初刚刚失去美知留的及川宗佑所无法想象的。然而,现在,这样的生活成为了自己的日常,让及川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

——果然,梦境与现实都是相反的吧。梦里那种可怕的事情,不可能发生的吧。

及川凝视着坐在对面的安武,悄悄这么想着。

刻意无视了心中隐隐的不安。

 

“宗佑君,你吃得太少了。”安武看着盘子里剩下的半个三明治,调笑道,“这样的话晚上可是撑不住的。”

“你增强一下自制力不就好了。”及川面无表情地回应,眼底却流转着笑意,“小花一个人在家没事吗?”

提起小花,安武稍微顿了顿,才回答道:“嗯,她在做咖喱,准备晚上吃。不过……”安武轻轻叹了口气,“有件事要告诉你,宗佑君。”

闻言,及川猛地坐直了身体。他睁大了眼睛望向安武,眸子里面写满了复杂的情绪。

——不要说。无论是什么都不要说。

“今天没有办法跟你一起吃晚饭了。”

“为什么?”安武的话音刚落,及川立刻接道。他缩在袖子里的手微微用力握成拳头,依靠这样来压制自己血液中狂躁着的劣性因子。

“宗佑君,冷静一点。”敏锐的安武立刻发现了及川的不正常。他露出了笑容,企图用自己的镇静感染及川,“明天是千惠的生日,有很多祭品需要准备。抱歉啊宗佑君。”

——千惠。祭品。……妻子?

“……她很重要?”

“诶?”意料之外的问题,让低头喝茶的安武抬起头望向及川。

及川宗佑仿佛在压抑着什么一般,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他直勾勾地盯着安武,那双眸子里面写着很多很多东西,有愤怒,有悲伤,有爱意,还有……占有欲。

“她很重要?你根本就没有忘记过她吧?还是说,果然是女人比较好?”

——跟那个噩梦中出现的画面,一模一样。

可及川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说出本意之外的话。他想要占有安武信吾,这是不争的事实。他想要安武信吾只想着自己,只看着自己,想把他关在一个笼子里,不让这束柔和的光束照耀到别人身上。哪怕是安武的亡妻,哪怕是小花,也不可以。

那应该怎么办才好?对了,让他的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吧。

这样,无论谁看见了,都知道安武信吾属于是及川宗佑的。

想着,及川宗佑站了起来,一把把自己面前的三明治与咖啡杯扫到了地上。瓷具与地板碰撞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悦耳,让及川宗佑想起了安武给自己告白的那天。

那天,安武在他耳边的细语,也是这么动听。

 

多疑,敏感,脆弱。这是充满着矛盾与复杂的及川宗佑。

这是最真实的、完全没有改变的及川宗佑。

在及川以相当的速度靠近自己,把自己从椅子上推下来的时候,安武不禁这么想了。

撞击在地板上真的很疼。还好他并不是那些不耐摔的玻璃,没有一碰就碎。

比起身体,更加疼痛的是心脏那个位置。

别说什么改变。安武这才明白,他根本是让及川的症状恶化了。

 

没等安武爬起来解释一句,及川便跨坐在安武的身上,揪住了他的领子,以此来压制住安武的动作。

“为什么不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及川的手在微微地颤抖着,声音却平稳得可怕,“告诉我啊……为什么不说话,信吾。”

——信吾。

这是及川第一次叫出安武的名字。在这之前,明明连姓氏都没有认真地叫过。

看见这样的及川,安武心中隐隐的慌乱反而平息了下来。他静静地望着及川,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却也没有开口说话。

其实及川明白的。只要打下去,一切都会化为虚无。可是,或许他本就不属于那种幸福,他是一个与平静不相称的人。他能够做的,只是施加暴力让喜欢的人留在身边。他所拥有的,只是充斥着全身的暴戾因子。稍有不对,就会像现在这样爆炸开来。

明明脑子很清醒,知道不能这么做,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到最后,留给自己的,永远只有无尽的后悔。

可自己的拳头,已经挥舞在了空中。

 

“宗佑君,你到底在害怕些什么?”

 

拳头停住了。

安武突然间笑了起来。他笑得很温暖,就好像春日的阳光一般和煦,却让及川那停滞住的暴力显得更加诡异。

安武伸出手,抚上了及川的脸颊。最后碰触的,是那双矛盾的双眼。这双眼睛充斥着迷茫。

——宗佑君明明不想让事情变成这样的。可是,骨子里的东西却又无法改变。他只知道这一种爱人的方式,他只懂得用这样的方式把人束缚在自己的身边。

“宗佑君,听好了。”安武揉了揉及川的头发,另一只手环住了及川的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声音里依旧充满着温柔,“千惠对于我而言,是最美好的回忆。小花则是这份美好回忆留给我的最棒的礼物。”

安武完全坐了起来,及川压在他身上的力道正在逐渐变小。他让自己的额头靠上及川的,就像年轻的情侣之间互相撒娇一般:

“而你,宗佑君。在安武信吾的眼里,及川宗佑,是最重要的人。”

 

那只悬在空中的拳头无力地垂了下来。

及川宗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瓜一样。胡乱地愤怒,胡乱地占有,胡乱地让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海中盘旋,然后总是在酿成大错、被抛弃之后才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掉眼泪后悔。

可眼前这个人,不会让自己后悔。因为,安武信吾是那个可以给他安全感的那个人,是可以化解他的多疑与不安的那个人,是让他可以在他后悔之前阻止他的行动的那个人。

及川环住了安武的腰肢,把头埋进安武的颈窝。他不愿意让安武看见自己挥出拳头之后才会有的饱含着眼泪的瞳孔,所以他只能一遍一遍地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了。”安武拍了拍及川毛茸茸的脑袋。他仰起头,把视线投向了天花板。有些刺眼的灯光,却让他想起了两人坐在屋顶上一起仰望过的星空,“对自己更温柔一点吧,宗佑君。”

 

如果,一切都停止在这里的话,这个故事,大概会是一个喜剧。

 

客厅那里传来了什么声响。当安武信吾抬头,看见的,是从客厅里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安武花。

——她什么时候在那里的?又或者说是,她看见了多少,又听见了多少?

“宗佑叔叔……你刚才,是想打爸爸吗?”小花一直埋着头。无论是安武,还是及川,没有人看得见这个十岁的小姑娘现在摆出了一副怎样的表情。他们能看见的,只是小花紧紧拽住衣角的那双手,“我一直以为,宗佑叔叔是爸爸的救赎,所以我才什么都没有说的……”

 

那一刻,安武意识到了一个让他感到绝望的事实。

他有什么资格拯救及川宗佑?又有什么资格说及川根本就没有改变呢?

没有改变的,是他自己啊。

还是一样的懦弱,还是一样的平凡。

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也选择不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连自己最重要的人,都无法保护。


08


-TBC.


我觉得还是不虐的,嗯。

其实不虐的。真的不虐的。


正经一点说,这是这两个人必须经过的环节。仅此而已。

他们若想获得幸福,必须要跨越的就是这两个障碍。

所以不叫虐,只是turning point。

其实这篇文的灵感就来自于这一节的场景。

这个场景啪地一下出现在脑子里面,总觉得不写不行。


话说回来,大家看到クロニクル的预告了吗!!

我们家CP不仅有喂水还有喂食哟!!!


另外继续求评论求勾搭求喂投。

这么重要的情节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也有一点点不安。总觉得没写出想象中的那种感觉。

评论(24)
热度(45)

© 把ID酱举高高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