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ID酱回归的荔枝

头像是我男神给画的
春甲之前不换
KKL@橙花醇荔枝
SOTUS@荔枝苏打
2 moons@荔枝班戟

【关8/仓亮】[安武信吾×及川宗佑]白い棺·02

·角色衍生,安武信吾《小花的味增汤》×及川宗佑《最后的朋友

·基调偏暗,请一定慎入

·脑洞奇葩,如果喜欢的话希望大家可以留下评论,谢谢支持^ ^

01

 

“爸爸,怎么办啊……”

安武信吾抬起头,望着在厨房里面盯着锅一脸愁容的小花,不禁轻笑起来。他放下手中的报纸,轻咳两声,掩下声音中的笑意:“发生什么事啦小花?”

“味增汤,好像一不小心煮得太多了……”小花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她搅拌着粘稠的汤,很认真地在烦恼,“怎么办啊……以前出现这种情况一直都是送给隔壁的奶奶的……”

“放冰箱就行了啊。”安武再度把视线转回桌上的报纸,心里却想着自家的女儿真的太可爱了。果然世界上的父亲都会有一模一样的想法呢。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妈妈说过,食物隔夜就不健康了!!”小花嘟起了嘴,看得出她正在为父亲的漫不经心闹别扭。然而突然,小花像是想到了什么方法,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从小凳子上跳了下来,小跑到父亲身边,“有了爸爸!跟以前一样就可以了!”

“诶?什么意思?”

“啊,爸爸好笨啊!!”小花再一次嘟起嘴,握起拳头狠狠地锤了父亲的腿,“意思就是,送给隔壁的及川叔叔!!”

 

这仅仅是安武家的一个普通的清晨。

对于安武信吾与及川宗佑两个人的意义,却不止如此。

 

安武信吾手中端着半锅还冒着热气的味增汤,轻声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了门牌上的“及川”二字。

小花今天还真是多煮了不少,这个量多到以小花的力气根本就没法坚持到及川家门口。理所应当的,安武不得不做了个苦差,来到了这里。而实际上,他现在是有点害怕的。

及川搬来不过两个星期,两人交谈的机会少得可怜,也仅仅是在相遇的时候点头示意罢了。

而及川宗佑给予安武的印象太过虚幻。在医院的顶楼上烦恼着的他也好,在草坪上吹着风的他也好,安武甚至发现他会坐在屋顶上喝酒。这样的及川宗佑好似并不属于普通人的世界。安武不忍去打破属于及川的幻境,却又想把那个人抓回现实——因为那样的及川好像下一秒就会死去一般。

猛地意识到自己想得太多,安武摇了摇头。因为双手都没有空,他深呼吸,放大声音向着屋里喊:“你好及川先生,我是隔壁的安武,可以请你开一下门吗?”

半晌,屋里没有丝毫回应传出。

——也许他还在睡觉吧?

就在安武准备放弃的同时,面前的门却蓦地被推开。很明显,眼前的人才起床不久,身上穿的还是略显宽大的居家服。头发还没经过仔细的打理,刘海就这样随意地散开,让他添了一点生活气息。

可最让安武印象深刻的,依旧是及川宗佑的那双眼睛。

或许是因为还是早晨的缘故,浮现在那双眼表面的,是显而易见的戾气。那是下一秒就会挥出拳头的、最危险的眼神。

——还真是漂亮的眼眸啊。

熟知人心的安武信吾却没有丝毫慌乱。他勾起唇角,柔声道:“抱歉,打扰到及川先生了。成为邻居之后还没有好好招待过你,这是小女亲手做的味增汤,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

及川的视线微微上移,直视着安武信吾的双眸。完美的措辞,真挚的态度,最重要的是,眼睛里面,没有恐惧。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气氛陷入了微妙的尴尬。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及川露出了笑颜:“那我就承蒙你的好意,收下了。如果安武先生不介意的话,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不好意思,贸然邀请你进来,家里却只有普通的红茶。”及川唇角挂着的是公式化的微笑。他把杯子放在安武的手边,顺势在安武对面坐下。

——也许这个男人对和食比较苦手。

进入及川家中,简单地观察一下四周的陈设,再加上及川泡的红茶,安武不紧不慢地得出了这个结论。他轻轻一笑,向及川道了谢,便拿起来轻轻地喝了一口。

“安武先生家的早餐一直都是小花担当吗?”

还在思索着的安武被突然的问话震惊,他没想到挑起话题的居然是看上去冷漠的及川。不过他没有把惊讶表现于外,只是淡淡地笑着回答:“不止是早餐,晚餐也是小花一手操办。别看那个孩子还小,可是相当能干的。”

“是吗?”及川没有继续把话接下去,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安武,不知何时唇角的那一丝不来自于内心的笑容也悄然褪去。

察觉到及川的打量,安武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却也顺着及川的视线回望了过去。意料之外的,及川没有避开,所以安武可以清楚地看见这个男人的眸中复杂的情感。

明明过去了两年,这双眼睛却还是如同那时一般,充满了矛盾。安武感觉到这个男人正在自己的身上寻求着什么——可平凡的安武信吾身上,并没有什么是值得被探求的。

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的安武微笑着开口,击碎了这种诡异的气氛:“虽然有点冒犯了,但是及川先生,你为什么想要搬到这里来呢?这里毕竟远离城区,有些东西不太方便。”

面对安武的提问,及川的表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他只是静静地回答:“因为这里很安静。”

“及川先生喜欢安静的地方吗?”

“……不喜欢。”及川愣了一下,拿起眼前的红茶抿了一口。他直直地盯着红茶里面属于自己的倒映,好似在透过这杯茶查看自己的内心与记忆一般,“其实只是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所以才要住在这里。”

安武不明白及川宗佑的矛盾与纠结,因为他根本不清楚这个人的过往。他只知道,这个人做过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可在安武心中,只要活着,并没有什么是无法释怀或者不可原谅的。

每个人都拥有露出微笑的权利,无论犯过多大的错。

不知怎的,安武很想看见及川真实的表情,无论现在流露出迷茫的眼神,还是刚才打开门的瞬间的暴戾。因为,那样的及川才是“活着”的。

当然,安武最想看见的,还是及川的笑容。并不是对待客户一般的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幸福的微笑。不知道及川口中的“美知留”,有没有让他展露过那种笑颜呢?

“这里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的。”于是,安武站了起来。他走到窗边,拉开了及川家一直紧闭的窗帘。柔和的光线倾泻而下,瞬间照亮了刚才还显得阴暗的房间。向窗外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乡间特有的一望无际的葱郁。

安武推开了窗户,让一丝丝风拂过脸庞。他淡淡地道:“这里有阳光,有清风,有草地。有茂盛的树林,有新鲜的蔬果,有亲切的近邻。也许你说的没错,这里足够安静,足够空旷,可以让你的心情平静下来。”安武侧头,望向沐浴在阳光中、微微蹙起眉头的及川,“但是,更重要的,不是让新的东西住进你的心里吗?”

及川宗佑却只是微微眯起眼睛,默不作声。他的瞳孔仍死死地盯着安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这样的光太刺眼了也说不定。

安武有些无奈地想着。他贴心地把窗帘拉起一部分,让阳光不直射到及川的眼。

“抱歉,今天擅自过来,又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安武再次向及川笑了笑。莫名地,他伸出手,摸了摸及川的头发,柔声道,“小花可能在等我,先失礼了。不用起来送了。”说完,他转过身,向着大门走去。

然而,却又有什么声音,止住了安武的脚步。

“……名字。”

“诶?什么?”

“叫我‘宗佑’就好了。安武先生的年龄比我大吧?不用再加敬语了。”及川依旧抬着头,态度没有因为安武刚才的一番话而受到丝毫影响。

听到这段话,安武怔了怔。随即,他勾起唇角:“不要挑食啊宗佑君,和食对身体有好处的。”

 

“爸爸你回来了!再不吃饭的话今天就要迟到了哟!”

“知道了知道了。”

“爸爸跟及川叔叔聊了些什么吗?花了挺长的时间呢。”

“嗯……聊了什么呢?爸爸在及川叔叔面前耍帅了。”

“呜哇……爸爸真糟糕。”

没有再理会女儿的吐槽,安武带着无法掩饰的笑容,双手合十准备吃饭。

也许及川宗佑会认为安武信吾是个满口大道理的无聊男人吧。其实,安武并不是个乐观向上的人,千惠死的时候安武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酗酒期。

只是因为小花的哭泣,他猛地明白了,无论个人的生活态度如何,命运的转盘依旧在转动。既然这样,还不如让自己活得开心一点。

看到及川的那一瞬间,安武便明白,如果没有外力,这个人会一辈子沉浸在过去之中,永远找不到救赎。

然而,安武心中本应有的同情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消失。他更想让及川从过去之中脱出,展现出正常人应该有的喜怒哀乐。安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那样的救赎,又或者,他自己也需要被拯救,所以才会想要接近及川。

——说起来,他的头发好软啊。

 

及川宗佑坐在餐桌旁,沉默地盯着自己对面那杯没有喝过几口的红茶,一动不动。

住在都市的那两年如同一个地狱,走到哪里,他都会神经质地看见美知留的幻影。噩梦时常与他作伴,半夜醒来之后的那段时间无法熟睡,只能在虚幻中挣扎。

可是,他从没想过要离开曾经跟美知留一起生活过的地方。直到某一天,他偶然地在路上遇见了水岛武。

“及川先生,你要不要搬家?”那个男人没有再对他以憎恶的态度,也许褪去了暴力的及川宗佑在水岛武的眼里也只是个可悲的人罢了,“所有人都有了崭新的生活。及川先生,你也向前看吧。”

于是他抱着忘记一切的心理搬到了这个地方,过去却仍纠缠着他。

他依旧失眠,睡不着的时候就抱着酒爬到屋顶上。在这样的田间生活有一个好处,吹着风,呼吸新鲜空气,靠着酒精,他可以暂时忘记那段痛苦的过往。

有时他傍晚就会待在屋顶,便时不时可以听见从隔壁家里传来的欢笑声以及好闻的和食香味。向那边望去,橙黄色的灯光显得格外温馨。偶尔那边也会传出悦耳的钢琴声,这个时候及川就可以看见安武信吾坐在花园里,仿佛在怀念着什么一般地微笑着。

那是一种很纯粹的祭奠,因为在那个人记忆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及川不能理解那种笑容,不理解生活在亡妻生前居住的屋子里的安武信吾为何还能展露这样愉悦的笑颜。

而今天,及川再一次看到了那个表情,近距离地看见了。

那个人逆着光,双眸一直注视着窗外的大地。他的嘴角带着的是自然的弧度,这样的他,仿佛与阳光融为一体,让及川眯起了双眼。

——太刺眼了。并不是阳光,而是这个人,这个叫安武信吾的人。

那个人说,要让新的东西住进心里。在听见这句话的同时,及川意识到了。的确有什么,在那一刹那,住进了他的心里。

安武信吾的笑容。

他想要弄清楚那个笑容的意义。

 

及川终于动了。他猛地站了起来,伸手拿过他一直瞪着的红茶,一口灌进了肚子里。

用手指抹去从唇角漏出的液体,及川宗佑依旧面无表情。

——也稍微尝试一下和食吧。

 

一点一点缩小的距离,在两个人的心里,还是一个未知数。


03


-TBC.


荔枝的日更地狱·2月9日 第四天


哟西两个人的距离也终于开始缩小了!!!

什么时候才能写到让我开这个脑洞的那个桥段呢_(:з」∠)_

继续求评论求勾搭求喂投www

评论(7)
热度(36)

© 等ID酱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