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id酱的更新痛哭流涕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关8/仓亮】[安武信吾×及川宗佑]白い棺·序

·角色衍生,安武信吾《小花的味增汤》×及川宗佑《最后的朋友

·基调偏暗,请一定慎入

·脑洞奇葩,如果喜欢的话希望大家可以留下评论,谢谢支持^ ^

·不一定有后续


对于原著与私设的简单介绍:

LF作为亮亮的经典剧目相信大家基本看过,及川宗佑是一名患有冲动型人格障碍的DV男,私设是宗佑自杀之后被美知留及时发现所以没死成。

《小花的味增汤》中,kura饰演的安武信吾是一名记者,有一个曾经是音乐老师、患有乳腺癌的妻子千惠与健康活泼懂事的女儿小花。私设年龄比宗佑大7~8岁。

原著人物只有女儿小花会大量出场,但偶尔会提到其他的原著人物。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继续w




安武信吾讨厌医院。讨厌医院的惨白,讨厌医院刺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讨厌从走廊深处传来的呜咽的哭声。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他讨厌自己身处医院时所意味着的那个现实。

 

千惠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明明是跟当年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却早已失去当年那般天真无邪的笑容。她在床上睡了多久了呢?安武不清楚,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睁开过那双眼了。

如果能让她再微笑着坐在钢琴前弹奏一曲,唱唱那首她一直挂在嘴边的民谣的话,安武信吾情愿用自己的全部去交换。

 

“爸爸。”把安武从悲伤的世界中唤醒的,是他乖巧的女儿。她眨着与千惠神似的眼,轻声道,“爸爸出去吹吹风、休息一会儿吧,小花来照顾妈妈。”

安武勾起嘴角,摸了摸小花的头,摇了摇头:“不用了,爸爸不累。”

“我有悄悄话要跟妈妈说,爸爸不能听!”闻言,头脑一向灵光的小花立刻换了一种说法。她用小小的身子推着过于疲累的父亲走出病房,嘟囔着,“爸爸去屋顶之类的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回来吧,到时候小花的悄悄话就说完了哟!”语毕,小花便小步跑回病房,强硬地拉上了房门。

望着眼前紧闭的病房门,安武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的女儿,因为这些可怕的变故,懂事得太早了。如果可以,他希望女儿能如同寻常家庭的孩子一般,一直快乐下去。这个愿望,本来马上就要实现了的。

不过,现在再想这些也没有用。承着女儿的好意,安武决定去什么地方透透气。

说真的,他恨透了医院的气味。如果可以,他希望千惠的病可以快点好起来,一家人永远地逃离这座白色的坟墓。

 

医院中的气氛永远那么悲凉而又沉闷,无论在哪里都一样。安武只得加快脚步,拼命向外逃去。

然而,突然冲向某个病房的护士与医生,挡住了安武的步伐。

“401病房的及川先生咬开了伤口!!!”“快准备急救用品!!”“及川先生您在干什么?!请快点回到病床上!!”

急促的脚步声,伴着医护人员焦急的叫喊,传入了安武的耳畔,安武情不自禁地把视线投向了骚动的源头。

 

那是安武信吾一生也无法忘记的场景。

那个人身上染上的是医院特有的惨白,然而,却又有什么给单调的颜色点上了一抹浓重。一滴,又一滴,火红的液体顺着那人的手腕蜿蜒而下,在地板上溅落出一个个诡异的水渍。大量的失血让那人浑身无力,他只能跪坐在地,却又一次次执拗地挣开医护人员的束缚。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写满了执念与绝望。而最终,他还是敌不过医生们的强硬,冰凉的镇静剂被注入身体中,他只得被抬回病房。

而就在那一瞬,他猛地抬眼,竟对上了安武的目光。

安武这才发现,这个人的骨子里,刻着的大概是“矛盾”。因为在那丝丝决绝与疯狂之中,安武竟读出了冷漠与沉着。

半晌,安武才回过神来。而此时,医院的地板上,只留下了斑斑血迹。

他咬了咬嘴唇,转身离开了这个让他片刻失神的地方。

——说到底,那不过是个不珍惜生命、不明白生命的重要性的愚者罢了。如果那么想死的话,就去跟千惠换一换啊。把不被尊重的生命,全部给千惠吧。

那个时候,安武信吾只是这么简单地想着。他以为与那个矛盾的男人的会面,这一生也只会有这么一次而已。

不过,第二次的相遇,比他想象中那要快。

 

那段时间内发生过的事情,很久之后回忆起来,只有零星的碎片而已。

但是,只有跟那个男人说过的话,一直存在于安武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安武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医院的屋顶的。只记得自己安慰着哭泣的女儿,把女儿送回千惠的病房,然后,看见的,便是那个纯白的身影。

又是那天看见的那个男人,奇妙的缘分让安武禁不住一愣。

那人静静地靠在栏杆上,目光眺望着远方,好似在寻找着什么一般,好似灵魂已不在躯体里一般。微风吹过,吹散了他的刘海,他却丝毫不在意。他沉默着,脸上没有一点点表情,身着病号服,让他显得异常瘦削,瘦得甚至有些脱型,不过依旧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的俊逸。

——应该是随意勾勾嘴角就可以赢来一大堆追求者的类型吧。

安武有些惊讶,这个时候自己居然还有心思去开玩笑。不过,也许多亏了这个人,安武才寻回了一点点自己的思维。

安武走到了男人的身边,试图依靠着冷风让头脑冷静一点。

然而,眼前闪过的一幅幅画面,却让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在报社跟千惠第一次相见。千惠向自己表白时开朗的笑颜。每次约会时千惠带来的惊喜。知晓病情时千惠在电话里的哽咽。在那篇向日葵花田对千惠求婚时千惠的哭泣。治病时千惠的痛苦。千惠怀孕时的犹豫与挣扎。决定生下小花时千惠的坚定。之后的生活中千惠的坚强乐观与暴躁悲伤。还有,现在,躺在病床上,一病不起的千惠那张惨白的面庞。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千惠遭遇这种事?她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啊……

安武有些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被发蜡固定好的发型就这样被弄得乱七八槽。他这才想起身旁还有一个人,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妥。于是,他偷偷地用余光瞟向身旁的男人。

出乎安武意料,在思索着什么的那个男人似乎并不介意安武的动作。有些凌乱的头发依旧随风飘扬,安武发觉了男人眼底藏着犹豫……还有疯狂。男人用右手支撑着头部,所以安武可以清楚地看见盘踞着男人右手腕上的可怖疤痕。伤口并不整齐,甚至有不断延伸的痕迹,可以想象得到,男人有多么想死。

——那么现在在这里是想要干什么?再一次迎接死亡吗?

想到这里,安武忍不住蹙起眉头。

——为什么他可以那么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什么那么想要活下来的千惠却得不到上帝的青睐?

安武多想揪起男人的领子,大声质问他,打破这个男人的面无表情。可是安武明白,不可以,这个人拥有了结自己生命的权力。每一次想死的人的身后都有一段沉重的故事,身为记者的安武很明白。可是他没有办法压制自己的怒意与悲伤,所以他只能握紧了拳头,让很久没有修剪过的指甲刺进掌心,用这种细微的疼痛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再过一会儿,要微笑着回到女儿身边。

 

安武以为,这段时间,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会沉默着度过。然而安武没有想到的是,首先开口搭话的,竟就是那个沉默到让人以为他的灵魂已经死去的男人。

“你,刚才想打我对吧?”

突兀的插话,让安武稍稍愣了一下。他侧过头,望着男人的侧颜。男人仍旧望着远方,没有转头,只是淡淡地把刚刚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你刚才想打我吧?”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安武皱起眉头,情不自禁地低声询问。

“……以前的我,也有差不多的表情,只不过比你可怕一点。”男人富有磁性而又低沉的声音很好听。不过,这个人大概不是为了安武才说这些,他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更像在自言自语,“这就是要打人的表情吧。所以那个时候,美知留才有那么害怕的神色。”

虽然安武并不知道男人口中的“美知留”究竟是谁,但可以明白的是,这并不是一段好的回忆。男人一定做过让他相当自责与后悔的事情,自责到……只能以死谢罪。

大概的情形凭借安武当记者这么多年的阅历都已经猜到了两三分。但无论如何,他还是无法接受,无法接受这个人那么轻易地断送自己的生命。

“虽然有些失礼,不过我想问一句……你究竟为什么要自杀?”所以,即使问出这样的话并不像平时的安武的作风,但此刻的他什么都不想管。把理智与礼貌都扔在一边吧,他只想要知道答案。

而听到问话的男人一愣。他终于转头,直视了安武的眼睛。

这个时候,在这么近的距离再一次与男人对视的安武才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睛有多么漂亮。而与此同时,男人开口说话了。

“因为我想还她自由。这颗心脏,不能放过她。”他把左手放在胸口,似乎在感受心脏的跳动。他用冷漠的语调说出的话语,却又那么让人心惊胆战,“它还在动。明明我没有美知留就活不下去,它却还在动。没有办法,只能让它停止了。”

温柔,智慧,和善;暴栗,疯狂,孤独,迷茫。这是一双装满了矛盾与情感的眸子,这是一双……真正的疯子才有的、疯狂到致命的眼。

凝视着这首眼眸,听着男人的言语,安武脑海里浮现的,是那天,被血液装点的男人的身影。那个时候的他,也用同样的眼神望着前方。安武终于明白,那个时候的那个目光,是送给那位叫“美知留”的女性的。

“别开玩笑了。”于是,安武也听到了,自己发出来的掩抑着怒气的冷漠声音,“如果你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死亡不会得来同情。现在你活下来了,如果觉得自己无法得到原谅,就远离她。我不知道事情是不是严重到只能用死来画下句号,但是自裁是对自己的亵渎。”

“如果人心真的这么简单,那很多事情便不会发生。”男人移开了目光,视线投向的,仍然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过我不会自杀了。她不想我死,这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的事。只要……她逃得远远的,逃到我再也找不到的地方就好。”

 

逃。男人出乎意料地用了这个字。这让安武意识到,这并不是一段普通的恋爱物语。

安武看得出,以前的事情依旧深深地印在男人的记忆深处,不然他也不会一直一直望向远方,就为了找寻那一点点慰藉。不过,剩下的事,跟安武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安武抿了抿嘴唇,向男人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也不在乎男人的回应,转身就走。

而男人也并没有回头。只因为他的视线,他的思绪,他的一切,都在远方的那个再也见不到的人身上。

 

这个男人很久之后才知道,就在这一天,安武千惠,被医生正式判了死刑。

 

安武一步一步走向病房,脚步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沉重。千惠苍白的面孔,与男人复杂的眼神,在安武的脑子里交错放映着。

这一次之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安武再一次这么想着,抬起头,却发现自己不自觉地走到了第一次见到男人的那间病房外。

他记得男人的姓氏是……及川。

安武忍不住走到门边。401的门牌号下面,写着“及川宗佑”。

及川宗佑……吗?

 

那个时候的安武信吾没有想到,一次意外的相遇,竟成为了两段悲剧的结束,与一段故事的,开始。


01


-TBC?


明天就要拿成绩了但是这几天都没更文所以...

其实我今天就已经知道成绩了,神一般的差_(:з」∠)_

嘛嘛嘛其实本来应该写hina的生贺的但那个实在难产所以先把这个关不住的脑洞给写了...

不过hina的生贺我也一定会写的,嗯→ →

评论(4)
热度(41)
  1. 不死为id酱的更新痛哭流涕的荔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