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求JBJ回归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关8/仓亮】偶像·Okura Part

·现实向,背景为十祭排练,但lo主暂时还没食用十祭及making,有bug的话请原谅!!

·小虐?

·两次完结

·第一次写仓亮,希望可以认识更多的同好,希望我还可以继续写下去/

·男神我写完了哟 @蒼崎ジオン_火影永不毕业 


Okura Part

 

所谓的“偶像”,是什么?

 

作为乐团的一员,大仓忠义是站在后方的男人。他的任务,就是挥舞鼓棒,敲出配合旋律的音节,在自己该出声的时候做得完美,仅此而已。

不过别误会,这并不是“他是陪衬”的意思。関ジャニ∞这个组合,没有队长只有队员,没有绿叶只有红花。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队伍之中,也有闪闪发光的存在。

无论在什么时候,人群一定会把目光投向那个人。

每当大仓忠义抬起头,看到的,就是那个人的背影。那个人总是忘我地拨动琴弦,忘情地歌唱着。灼热的视线到达的地方总是会引起粉丝们一阵低低的惊呼,富有磁性的声音即使是在和声中也能分辨清晰。刺眼的光投射在那个人的身上,他就这样沐浴在光芒之中,挥洒着汗水,把生命献给了舞台。

大仓忠义眯了眯眼。他有些看不清那个人,也不知那个人的灵魂是否还站在那里。

 

偶像,是什么?

“偶像”并不属于这个人自己。所谓“偶像”,是一个不得不去演出“自己”的存在。

偶像不得不放大自己的个性。耍帅也好,卖蠢也好,一切都只是为了“观众”。就算欢笑是真实的,偶尔也会掺杂着些许无奈——但没有办法,他们是偶像。

看似光鲜的偶像,说到底,也不过是把自己的全部交给别人的一种工作罢了。

 

说得好像很凄凉,但实际上无论是大仓,还是组合里面的其他成员,都已经习惯了,习惯到不认为这是一种束缚,也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因为只要跟这群人待在一起,他们就不需要隐藏自己,反正观众就喜欢看真实的他们,哪怕蠢得要命,哪怕在舞台上爆笑到像个变态大叔,哪怕若无其事地说说荤段子,观众也是买账的。毕竟,这些也算是关8的魅力之一。

而正是因为有那些喜欢着这样的他们的观众,他们现在才能站在这里,继续演出。

也正是因为有他们,这个组合才能走过十年,大仓忠义才能像这样,望着那个人的侧颜,过了十年。

 

“小亮,累了吗?”看到一个人靠着墙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那个人,大仓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他顺势在那人身边坐下,把手中还没开封过的矿泉水放在那人的身边,笑道,“在看些什么?”

一直在默默出神的锦户亮这才反应过来,向着大仓轻轻笑了笑。他打开盖子猛地灌了一口,完全无视大仓在一旁劝他稍微慢点的话语,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让大仓也愣了愣。放下瓶子后的锦户随意地擦了擦嘴角,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大仓注意排练室的角落。

横山裕跟村上信五正对着镜子确认舞步。刚学会舞步不久的两人缓慢地数着节拍,念着歌词一步一步地练习,一切都是为了之后的十祭。

而一直沉默着的锦户看到横山刚刚摆出的动作,却突然握紧了拳头猛地站了起来,向着那个角落吆喝着:“喂横山君你刚刚那个是什么啊,错了错了!!!”

“……我说户君啊,就算这是你们两个的歌也不用这么严格吧。”最近疑似又长胖了那么一点的大白停下了脚下的动作,直截了当地跟锦户拌起嘴来,“我才刚刚开始学而已,你需要一点点包容心来容忍初学者,明白吗?”

听到这话的锦户挑了挑眉,快步走到横山面前,带着诡异的笑容道:“啊,是吗?那要不要我来教教你呢,前辈?还是说,想要以这样半吊子的舞步上台呢,前辈?”

“好啦小亮,不要老是对横兄使坏。”跟随着锦户的步伐走过来的大仓拍了拍锦户的肩膀,果断无视了大白“为什么莫名其妙叫我横兄啊超级恶心”的吐槽,轻笑着说,“不过,横山君也理解一下嘛,这可是「TORN」啊,是我跟小亮的,重要的曲子。”

“大仓你也够了啊。”村上不轻不重的手刀在恰到好处的时机劈到了大仓的头上,吐槽也如同意料之中,“说得好像你跟亮生了一个叫「TORN」的儿子而我跟yoko就是抢走你们孩子的坏女人一样。”

“……这种坏女人需要两个吗?”

“所以说,两位坏女人,来接受亲生父母的调♂教吧。”锦户把手背在背后,笑得一如既往地和蔼可亲——嗯,和蔼可亲,和蔼可亲到可怜的大白已经有些出汗了。

“来吧来吧,好像很有趣!!!”只是单纯地附和着的大仓好像突然找到了什么槽点一般,侧头望向锦户,脸上的笑容也不见踪影,面色莫名其妙地凝重起来,“话说,小亮,谁是父谁是母?这可是原则问题。”

“……”

 

今年的十祭,歌曲单上出现了「TORN」。只是,这一次演出的,并不是他们两个人。

而当初第一次跟锦户亮排练的情景,一直都深深地刻在大仓的脑海之中。

低头就可以看见他的发,十指相扣的时候他的体温可以传达到大仓的每一个细胞里,就算是分开了,那种触感依旧残留在指尖。最后相拥的那个动作,感受着他的腰肢,大仓却意外地,只是静静地想着,这个人是不是又瘦了。

大仓也还记得,排练之后的那个晚上,自己在锦户的家里过夜了。

那时候,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呢?

 

“喂大仓,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大仓只记得,就是因为这句话,自己才把视线投向趴在地上小口小口啜着啤酒的锦户,歪头轻声问。背景音是锦户主演的电视剧,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注意力从电视上离开了。过了这么多年,大仓早已忘记当时的自己想了些什么,只是那种“啊,我现在在小亮家啊”的感觉特别强烈,怎样也无法抹杀。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TORN」啊。”听到大仓的反问而有点不满的锦户微微侧过头,用那双因为酒精而充满雾气的眸子剐了大仓一眼,才继续道,“「TORN」,你是怎么想的?”

“这个啊,你突然问我怎么想的……”大仓勾起嘴角,晃着手中的啤酒罐,缓声道,“我啊,好喜欢那个背对着牵手的动作啊。”

听到这个答案似乎有点惊愕,锦户转身面对着大仓。看着大仓那漫不经心地笑容,锦户的唇角也有了一抹弧度:“是吗?我倒更喜欢面对面的那个牵手。”

“诶,小亮,意外地喜欢羞耻play?这才是第一次排练哟。”其实那天大仓根本没喝醉。他清晰地记得,自己跳下沙发,一口气倒在锦户的腿上,望着那个人那双闪烁着诧异的眼,他轻声道,“不过,我就是最喜欢这样可爱的小亮啊。”

 

锦户亮是天生的偶像——大仓忠义一直都这么认为。

那个人拥有一种气质,一种与生俱来的、可以吸引视线的气质。哪怕做出一些蠢到爆的事情也会被认为很萌,哪怕头也不回地退场也可以把他人所有的注意集中过去。“啊,走掉了啊,好想再多看看他啊。”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粉丝们会不由自主地这么想。

也许是在粉丝的感染之下吧,不知不觉中,就连大仓也有了这样的想法。每当坐在他身后,看他放声歌唱,大仓都很想知道,现在的锦户亮,是怎样一副让人着迷的表情。

然而,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产生一种错觉。

吉他与爵士鼓之间的距离,便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墙壁。

大仓忠义并不明白存在在自己心中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不过他也不想去了解,不愿去深究。在这个圈子待了十五年之久,他明白的。

自己,是不属于自己的“偶像”,他不可以拥有多余的感情。

但是那一天的自己,却这么说出来了。

对那个人,说了“喜欢”。

 

“等等横山君,手,手放错位置了!还有村上君,你的脚这个时候应该是……”

而现在,过了这些年,眼前的这个人在指导其他人跳那首歌。那首本应属于他们的「TORN」。现在回想一下那天夜晚的情形,大仓猜想,也许当时的锦户也有些醉了,所以并不记得大仓的话语;又或许,锦户以为大仓已经醉了,所以只把它当作了玩笑。不过真实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大仓不愿意去知道。

“啊,够了够了!!大仓你也来管管啊,户君S起来没完没了了啊!!”

不过,唯一可以明白的是,那个人对那首曲子的感情,跟自己是一样的。

听到横山的抱怨,大仓挠了挠头,笑道:“嗯……嘛,这不是挺好的吗?谁叫横山君不好好对待我们的儿子。”

“你跟大仓说没有用啦,他太宠小亮了。yoko你也知道的,你喝醉的时候就喜欢缠着小亮,每次都是大仓保护小亮的。”村上倒是自然地接受了锦户的斯巴达式训练,舞步也渐渐熟悉起来了,“估计只要不要关系到食物,小亮想要月亮的话大仓都会想办法的。”

“……户君,你想要月亮吗?”

“啊,月亮啊,这个还是没有办法的吧。对吧小亮?”

“喂喂大仓你在搞些什么啊,这个时候应该直率地想出什么办法才对啊!你这个时候说没有办法的话村上君不是很没面子!”

“不要生气嘛小亮,下次你让我好好睡觉不来吵我的话我就想想办法!”

“不要那么宠他啊大仓,亮已经是任性的水平了!!!”依旧是hina妈妈亲切的吐槽以及手刀。

 

看吧,就算没有摄像机,他们也依旧是这幅吵吵闹闹的样子。

至少不用去束缚自己,这是大仓忠义最喜欢关8的地方。

可是,大仓在那天玩笑般说出的“喜欢”,至今,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大概是因为,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需要说出这两个音节的时间太多了吧,锦户亮,只把它当作了喝醉了酒的朋友的胡话罢了。

 

“啊。”感觉横山跟村上已经走上了正轨,锦户也准备去正事。然而,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回过头望着大仓,眉头轻轻蹙起。

“怎么了小亮?”面对锦户突然的表情,大仓轻笑出声,漫不经心地问道。

“大仓,你今天不用排练吧?那为什么过来了?”

——他终于想起这件事来了。

大仓轻轻叹了口气,按着自己有些酸的脖子,道:“昨天排练的时候有东西忘在这里了,我只是来拿的。”说完,看着锦户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慌忙摆手解释道,“那个,今天没有工作,所以才想着多陪小亮一会儿啊。”

锦户默不作声,只是就这样瞪了大仓一会儿,才忍不住先笑了出来。他身上拍了拍大仓的背:“没有工作就好好休息,东西可以改天再来取啊。”

面对锦户的关心,大仓也只是笑了笑。他没有办法说出,东西虽然的确忘了,但他专程来一趟,其实只是想要来看看排练。看看锦户,也看看,不属于他们的「TORN」。

 

“说起来,小亮前几年有一部剧叫《爸爸是偶像》吧?”难得的机会,两人去了乐团排练室。大仓只是踩着低音鼓,下意识地配合从锦户的指尖流淌出来的破碎的音乐。

“啊,的确有。怎么突然提起这个?”锦户亮拨弄着琴弦,时不时调试一下琴的状态。

“没有,只是想说,小亮现在有想结婚的对象吗?就像这部剧里面的锦户亮一样,不惜冒着巨大的压力,也要守护的,结婚的对象。”

“结婚?这个……没有啊,真的结婚了,也一定是个悲剧吧。”锦户抬起头,对上大仓始终锁定在他身上的视线,“你呢?”

果然是这样啊。大仓努了努嘴,用撒娇的声音道:“小亮以前说过,团里面要选个结婚对象的话就是我对吧?”

“……诶,有说过吗?”

“……有点过分啊小亮。”

“啊,想起来了,是说过,分组的时候对吧?而且还是双向箭头啊。”想起来了的锦户眼睛亮亮地望向大仓。他停下了手中弹吉他的动作,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怎么,现在想跟我结婚了吗?”

“那我们结婚之后,小亮可不能给横山君做香蕉汁了,我会吃醋的。”

“好好好,给你做加了蓝莓的那种。”
“……小亮,你这是在把横山君不要的东西扔给我?”

“那是他不珍惜好吗,亏我当时还每天变着花样给他弄新的。果然大叔就是恋旧啊~”锦户把下巴枕在搭在椅背上的手上,以演戏模式抱怨着,“那大仓也不要老是跟subaru君还有横山君打游戏了。啊,还有,亲手做的咖喱也只能给我吃。”

“小亮很挑食的,吃得惯吗?”

“你不是都知道吗,我的饮食习惯,所以就拜托你啦。”锦户歪着头,眨了眨眼睛,以无辜的表情面对着大仓,“为了庆祝结婚,下次再去屋顶上看星星?不带小章,就我们两个。”

 

果然,锦户亮是天生的偶像。无论是谁,面对着这样的他,都会陷落吧。

更何况,大仓忠义已经陷落了很多年了。

说什么结婚,其实也就是自己的私心罢了。有时候,大仓很感谢“偶像”这个职业,这种对话,放到其他地方,恐怕已经被认为是个变态了吧。

而正因为他们是偶像,所以这样的玩闹,他们也早就习惯了。

尽管,这在大仓的心中,并不仅仅是玩笑而已。

实际上,他也不希望锦户亮把它当作玩笑。

 

“……那个,小亮!”

“怎么了吗?”

“我……”

 

也许,认认真真地说出来,会比较好。

就算之后,会变得尴尬,就算之后,会变得辛苦,也在所不惜。

因为,至少,他能记得这个时候的自己,是拥有说出来的勇气的。

 

“锦户先生,可以过来一下吗?!”而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呼唤声。

“好的,请等一下!”锦户站了起来,一边放好吉他,一边向大仓说道,“卖腐就到此为止啦。好不容易没有工作,大仓你就好好享受假期吧。对了,上次赛车的事情还没说完对吧,下次继续啊,你要睡好,别再说我打扰你休息了!”说完,锦户回头,向大仓挥了挥手,便想迈出排练室。

又是这个背影。

充斥着大仓忠义的心脏的,一直都是这个背影。

——不要离开啊,不要远去啊,请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吧。你要去深山看什么奇怪的动物也好,要去屋顶看星星也好,要到海边去冲浪晒得更黑也好,我都会陪着你的。

能把这些想法传达给他的机会,说不定,只有今天这一次。

“……小亮!!”于是,大仓忠义不假思索地伸出了手,扣住了锦户亮的手。

就好像「TORN」的时候那样。

 

锦户亮是偶像。大仓忠义也是。

那么,偶像是什么?

偶像是属于大家的,偶像是要在舞台上成为光源的存在,偶像必须要控制自己的感情。

大仓忠义自认为,自己不算是一个合格的偶像。也许是跟安田认识得太久,有时候就会被他那种天然所感染。感情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如。

而锦户亮不一样。这个人,从诞生的那一瞬间,就注定要成为明星,注定要属于舞台。他的魅力,吸引了粉丝,也吸引了关8的同伴们。这个人是闪耀的光芒,这个人,不能属于固定的一个人,也不会属于任何一个人。

 

“怎么了大仓?”

“……等有空,我陪小亮去冲浪吧!”大仓忠义放开了握住锦户亮的那双手,让脸上带起自然的笑容,“小亮一直想去的对吧?”

“诶?!你说真的吗大仓!!小忠最高!!”

 

对啊,这样就好。只要他能够露出像现在这样的笑容就好。

因为他们是偶像啊。



-TBC.


Nishikido Part

评论(24)
热度(66)

© 祈求JBJ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