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ID酱回归的荔枝

头像是我男神给画的
春甲之前不换
KKL@橙花醇荔枝
SOTUS@荔枝苏打
2 moons@荔枝班戟

【江周江】我存在的时间(2)

(1) ←前文戳它

·架空,普通人设定

·请先阅读前文再继续阅读

·有向《我存在的时间》借梗

·CP无差

·大概会有后续

·QQ群内容加了下划线以示区别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继续阅读,一定要慎点



窗外簌簌地下起了小雪。S市的雪花都是这样,星星点点的不会堆积,却总能让人感受到它的美丽,还有冰冷。

感觉到外面天气的变化,周泽楷放下了手中的书本。他静静地望着外面的景色,眼底被外面的华光映出了一点点复杂的情绪。

“小楷,晚饭做好了哟!需要我过来帮你吗?”母亲的声音从厨房里面传了过来,愣是把周泽楷从思索之中拖了回来。

“不用了。”周泽楷应了一声,勉强站了起来,扶着周围可以依靠的东西,一点一点地向着餐厅移动。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右手已经彻底不能动弹,右脚也已经开始麻木。

接下来是什么地方呢?左手?左脚?脸颊?呼吸肌?

周泽楷本应该去考虑这些的。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会自然地去想了。在新的症状来临之后,他会跟江波涛一起商量接下来的目标跟计划,会因为讨论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起笑出声来。就好像两人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出现过ALS一般。


生活,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悲剧。

然而,在前往这个悲剧的路程中,总会有什么人在你身边,让你的唇角挂上灿烂的笑容。

亲人,朋友,同事……还有,喜欢的人。


“小江已经回去了吗?”周泽楷的母亲跟周泽楷完全不同,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她的唇角挂着春阳一般的笑容,把盛好的饭放在了周泽楷面前。

“嗯。”周泽楷轻声答道,抬起头对着母亲笑了一下表示了感谢,“春节。”

“说的也是啊,小江好像说过他的家离S市很远。”看见周泽楷的微笑,周母又呵呵地笑出声。她给周泽楷夹了些菜,露出了感叹的情绪,“我们不常在S市,多亏了小江照顾你。真是麻烦他了。”

周泽楷只是摇了摇头,低下脑袋吃着饭。周母歪着头望着这样的儿子,轻轻勾起嘴角,等待着儿子的下一句话。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她明白,儿子并不是不想与人交流,也不是沉默寡言,仅仅是思考的时间比较长罢了。给予他足够的思考时间,他可以说出一些很不得了的话。

晚饭在一阵温馨的沉默中度过。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周泽楷已经可以很熟练地用左手吃饭了。万喜的是,左手的肌肉还没有退化的迹象,凭借着一只手,就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

看着周泽楷放下勺子,周母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想要收拾碗筷。

“想一直在一起。”然而,就在周母转身的那一刹那,便听到了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来得太过突然,她的手不禁抖了一下,叠在最上方的碟子差那么一点点就会滑下来摔得粉碎。

周泽楷好像发现了母亲的颤抖。但是,他却抬起头,直直地望着母亲的背影,语气里面充满着不容否决的坚定:

“我想跟小江,一直在一起。”


想要跟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只要有了心爱的那个人,人类都会自然地,这么想。

可对于他,对于他们而言,这种简单而又纯粹的愿望,变成了无法触及的奢望。


“我想陪着小周。”

而在不同的城市,面对着自己一脸严肃的父亲,江波涛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这么对他说了。

一旁的江母听到这话,很明显地呆在了原地。看出了江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江母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江父生生打断:“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想永远在他身边。”面对着即将暴怒的父亲,江波涛的神情依旧波澜不惊,“更直白一点的话,我爱他。”


“我知道了。”半晌,周母转过头,对着周泽楷露出的是一如既往的笑容,“要好好相处啊,小周。爱情可是需要互相付出的。”

“嗯。”周泽楷用力地点了点头,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我会的。”

“他的父母可能不会同意吧……要做好觉悟,小楷。”母亲转过头,不敢再望向周泽楷。她很害怕,这个实际上很擅长观察他人的儿子会发现,她唇角一点点消失的弧度。

只要儿子开心就好了……只要,在他还能说话,还能行走,还能微笑,还能用这样决绝的目光、用雷厉风行的态度对待任何事物,做母亲的,就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语言。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她感觉到了从背后传来的热度,还有搂住自己肩膀的那只左手。自己高大的儿子,以残缺的姿态,用力拥抱了自己。

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周泽楷的心情。

她明白她低估了什么。

低估了儿子察言观色的能力,对自己的爱,对ALS的恐惧,还有……

对那位名叫江波涛的青年的感情。

如果手中没有拿着那么多碟子,真想把自己最自豪的儿子拥入怀中。所以,做母亲的,在这一刻,只能低着头,无声地流下眼泪,看着晶莹的水珠,落在盘中,溅起一抹完美的弧度。


“你疯了。”出乎江波涛的意料,父亲没有发怒。这个一直以来都用严厉的要求来约束家人的男人,只是保持着一张黑脸,声音平静到诡异,“先不说他是个男人。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渐冻人症’都多可怕。那个男人,在阻碍你的未来。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错了,父亲。”明白父亲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江波涛的语气很柔和。他只是直视着父亲,脸上不知为何,带上了如同阳光一般明媚的笑容,“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有现在,更别提未来。”

“也就是说,你不打算回头了?”

“从来没有打算过。”

“现在,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望着江波涛眼底的坚定不移,江父站了起来。他直直地盯着江波涛的眼眸,厉声道,“你可以就留在这里,来我的公司上班。春节之后,如果你还踏出这个家门一步,就要做好再也不会回来的准备。”说完,江父三两步走回了自己的卧室,嘭地一下甩上了门。

看着那扇紧紧关上的门,江波涛淡淡地笑了:“果然不会同意。”

“……天底下,没有一个父母会同意的。”江母把一杯水放在了江波涛面前,勉强自己露出微笑,“当然,包括我。”

“对不起。”江波涛抬起头,用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的眼神望着母亲,“但是我不后悔。”

“我明白……正是明白,所以不会同意。”江母无法维持脸上的微笑。她别过脸,不忍再去看儿子为了一段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爱恋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不要再坚持了……妈妈求你了,不要再坚持了……”

“抱歉。”江波涛低下头,用手指戳了戳玻璃杯,平静的水面立刻掀起了一阵阵波澜,“但是要坚持下去。不会有分开的那一天。”


同样的请求,在不同的人的面前,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毕竟人生,总是不会顺着你的意愿走。


打开房门,周母首先看见的,是笑得一脸灿烂的江波涛。他递上了手中的礼物,道:“阿姨,新节快乐!抱歉,那么早就来打扰……”

“啊,欢迎!真是,来都来了,就别带什么礼物了啊。”周母接过江波涛手中的赠礼,唇角挂上一抹和煦的弧度,“请进,这几天小楷一直都想见你呢。他在卧室,好像在看书呢。”

“打扰了。”再次向周母点头致意,江波涛才迈进了周泽楷的公寓。

“……小江!”然而,正当江波涛打算继续向前走时,却被周母轻声叫住。微微回头,周母的微笑依旧让人感觉到丝丝暖意,只是不知为何,她的眼眶里,饱含泪水,“小周,麻烦你照顾了。”

看着这样的周母,江波涛愣住了。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他眼前的这个女人更爱周泽楷,也明白这句话的意义。他能做的,只是径直地望着周泽楷的母亲,把自己的心意传达给她:“阿姨,他从来就不是麻烦。”

周泽楷,无论是在患病前,还是患病后,都是带领着他们不断前行的周泽楷,都是能与他江波涛互通心意的周泽楷。这一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被改变。

即使是,死亡。


“小周?”敲了敲门向里面的人示意,江波涛把头探了进去。

在冬阳下阅读的周泽楷揉了揉眼睛,看见是江波涛,眸子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他扶着窗台站了起来,歪着脑袋,似乎对江波涛的出现又有点茫然:“为什么……”

“只是稍微提前了,反正再过几天也要回来上班的。”江波涛却只是轻描淡写地把原因带过。

但他没有说,不代表周泽楷不懂。周泽楷捏了捏书本,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江波涛明媚的笑容跟提议打断:“小周,我们来玩荣耀吧。”

“……荣耀?”这是两个人最喜欢的游戏。不如说,公司里面不少人都痴迷于这款游戏,大家的很多交情都是在游戏里打下的。

然而,自从患病,对荣耀颇有心得的周泽楷却再也没有触碰这款游戏的能力。

“对,荣耀。”江波涛坚定的声音把周泽楷从阴暗面里面带了出来。他走到周泽楷身边坐下,扭头直直地盯着周泽楷,“叶神不是说过吗?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两个人,是可以的。”


周泽楷不是神。他会害怕,会恐惧,就算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孤身一人时,他也会因为很久之后一片黑暗的未来而辗转反侧。

但此时,阳光洒在两人身上,晒得周泽楷暖洋洋的。只会在江波涛面前展现的阴暗面,也被驱散得不见踪影。

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连接自己跟其他人的粘着剂,这一刻,变成了光。


风城烟雨:

这都四月份了,越来越忙了啊

石不转:

新的CM,烟雨还没有交过来

风城烟雨:

急什么,又不是不给你,离死亡期限还有一段时间好不

无浪:

现在有人来荣耀么^ ^

夜雨声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江波涛你这是要来PKPKPKPKPKPK么太难得了啊你主动要求PK什么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剑圣就来陪陪你吧快点爆JJC房间号密码

无浪:

埋骨之地1124,密码1111

海无量:

感觉有好戏看,我要去围观www

君莫笑:

点心大大注意点,兴欣的节操都快被你扔完了→ 

海无量:

叶修你好意思说别人↑_

夜雨声烦:

靠靠靠靠靠江波涛你用神枪手一浪穿云是个线啊你这是跟周泽楷合体了么2333好了好了不多说了要围观的快来围观啊本剑圣要开打了!!!

……


海无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你刚才不是挺嚣张的么为什么输了啊233333

索克萨尔:

那个漏洞抓得很好,被一波带走也是没办法的事

夜雨声烦: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江波涛你神枪手什么时候耍得这么溜了你的魔剑士老本行去哪儿了啊有本事再来战一场啊下一次本剑圣绝对不会再输了!!!

王不留行:

总觉得刚才有点不像江波涛的打法啊。

无浪:

可以再来一次啊前辈,但是让我换一个账号

风城烟雨:

这次不会是个魔剑士账号,然后账号名是无枪吧?

百花缭乱:

还真是,云秀妹子神预测!!!

君莫笑:

呵呵,打得不赖

索克萨尔:

的确不太像江波涛打法,但中间又处处可见江波涛的影子

夜雨声烦:

看吧看吧江波涛这次总是本剑圣赢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本剑圣是无敌的啊不过不得不说中间好险啊差一点点又被一波带走了这次赢得幅度也不大真有你的啊这两个多月是在苦练荣耀么别拿上班的时间练啊被BOSS发现可就惨了要被扣工资的我上次就被扣过半个月的工资简直太惨无人道了!!

……


之后黄少天的话自然没有人去看。

江波涛推开键盘,松了口气。微微侧头,身旁的周泽楷用左手攒紧了鼠标,脸上显露着的是显而易见的兴奋。

练习了这些天,配合了这些天,可以出其不意地击败他们之中的好手,这对于周泽楷而言,就好像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一般。

只要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就可以继续工作,就可以继续荣耀。

哪怕身体上的肌肉都不能活动,只要活下去,就总能找到能让自己会心一笑的事情。

周泽楷逐渐明白了方士谦对他说过的这些话的意义。


“是不是有点累了,小周?现在已经有些晚了,睡了吧。”

“嗯。”

江波涛把周泽楷安顿好,自己却没有要上床休息的意思。面对周泽楷询问般的眼神,江波涛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道:“我还有一点工作啦。就是今天BOSS临时派给我的报告,在公司没赶完。一会儿来陪你。晚安。”

“晚安。”感受着江波涛手指的触感,周泽楷安心地闭上了眼。

回到了电脑面前,江波涛揉了揉太阳穴,准备开始夜晚的加班工作。凝神一看,却发现了意外的人给自己发的消息。


君莫笑:

刚才是你跟小周同时操作吧?居然能做到那种程度,真有你们的


果然,完全瞒不过这群荣耀大神啊。江波涛微笑着摇了摇头,敲了字回复。


无浪:

哪里的话,叶神过奖了,练习了很久^ ^

君莫笑:

·作为特别服务,给你一条特别情报

·周泽楷的妈妈,来问过你老家的地址


看到这一条,江波涛一怔,只是下意识地说出了客套的话。


无浪:

谢谢叶神。

君莫笑:

·不谢

·加油


能让那个叶修说出这么正能量的话,他们也算是成功了吧。

看到叶修的只言片语,江波涛忍不住自嘲了两句。

他用手掌挡住电脑传来的光亮,眯起了双眼。

他不是神,做不到无情。离开家有些日子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爱他的父母,并不代表他希望与他们一直维持这样僵持的关系。

可是有一些东西,他无法让步。

关于“永恒”的东西。


“抱歉,突然来打扰。”周母端起桌上的茶,轻啜一口,语气里面满是抱歉的意味。

“不,没关系的。不如说,我倒很期待这一天。跟您面对面说说话的这一天。”江母拉开椅子,坐到了周母对面,语气温和得仿佛在面对一个多年未见的挚友。

周母放下茶杯,低下了头:“非常抱歉,这两个孩子实在太任性了……”

“其实,我能懂他们为什么那么任性的……也许当着您的面这么说不太好,但是,现在相处的每一秒,都可能会变成最后的回忆。所以才想要一直在一起吧。”江母的眼睛好像是在望着周母,实际上却只是在放空着思绪。她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周母身上。或许,因为儿子的事情,她迫切地需要找一个人来说说话,“从儿子的嘴里,我可以感觉得出,小周是个很好的人。他争强好胜,却又有些害羞;他希望与人交流,却又不善表达。他总是用他的行动来带领他的团队,拿下了一个又一个第一。您拥有一个很出色的儿子呢。”

听着江母的自言自语,周母只能一言不发。她了解江母纠结的心理。她很想说些什么安慰,最终却也只是把手中的茶杯越握越紧罢了。

“也许,在小周患病之前,两个人就在一起了吧。我的儿子啊,绝对不会出于同情而跟人交往的。他真的很喜欢……不,很爱小周啊。这种爱,我都能感觉得到。我并不是那么传统的女人,如果没有这个意外……如果没有这个意外,让他们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也许,连江母自身都不知道原因,不知道此时,自己的眼框里面,为何会淌下泪水,不知道自己为谁而泣,“为什么这样的不幸会发生在这么优秀的人身上……为什么我的儿子喜欢上的,偏偏又是这样的人呢……”

江母想问的问题,周母又怎会知道答案。如果可以,她也想咆哮着质问上天,这样的不幸,为何在降临到他的儿子身上?!

“我不了解您为什么来到这里……如果是道歉的话,大可不必。”江母三两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让自己的面容又充满着笑容,“因为,我的儿子说过,他没有后悔。就算我们永远都不会理解他,他也不会后悔。”


江波涛推着轮椅,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身旁,站在拄拐缓慢行走的周泽楷。

“轮椅还没那么快使用,不过为了你的手,也可以练习一下使用电动轮椅了吧?”

“嗯。”

“那么下一个目标,就定为‘自由使用电动轮椅’了?”

“……还有一个。”

“放心吧,没有忘记。用一浪穿云跟无枪打败叶神,对吧?”

“嗯。”

“做得到的。”

“嗯。”


人生,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悲剧。

但是,悲剧里面的阳光,也一样明媚灿烂。


(3)

评论(17)
热度(47)

© 等ID酱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