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求JBJ回归的荔枝

你的艺术是如此的美丽❤️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第二次春夏连霸 爱你们
沉迷于produce202

【全职高手】[双花]孙哲平的特殊拐骗技巧

等大家都退役之后 番外

不会写双花

不要被标题骗了,本文画风有点不对劲

有点小言的样子

慎入,慎入,慎入

正文相关联动:PART 4 05

 

“在干什么?”

“画画呢。”张佳乐握着手中的画笔,淡淡地回答道。他在颜料盘上沾上血红的色彩,毫不犹豫地一笔画在面前的画板上,“你已经看完了吗?”

“嗯,林敬言正经写起东西来还是不赖。”孙哲平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揉了一把张佳乐的头发,“本来就是他寄给你的书,你没事也可以看看。”

“算了吧,他写得太高深了。”张佳乐轻笑一声,兑了一点白色把红色冲淡,“现在真的变得文绉绉的,不明真相的读者恐怕无法想象他以前那么猥琐吧。”

“画什么?”孙哲平没接下这个话题,反而在张佳乐身边坐了下来,仔细地端详着那块画板,“繁花血景?”

“知道的话干嘛问。”张佳乐冲孙哲平吐了吐舌头,便再度把视线投向画板,“像吧?”

“挺像的。”孙哲平看了一会儿,才应了一声。他仰起头望着认真画画的张佳乐的侧脸,道,“我明天要出去一趟。”

“这样啊。那记得我的礼物啊。”张佳乐换了一只稍细的笔,开始勾勒细节。

 

这是张佳乐跟孙哲平退役第两年的日常。

繁花血景,分开了近十年,又以另外的形式聚在一起。

先声明,并不是情侣。

只是孙哲平像那个时候一样,对他伸出了手。

“要不要一起住?”

然后张佳乐也像那时一样答应了,仅此而已。

 

孙哲平从义斩退役之后,被楼冠宁邀请去了他本家的公司,说是觉得孙哲平有经商的能力。应许了的孙哲平则成为了在家工作一族,只有重要的会议时会飞去B市。

而张佳乐则顺着自己的兴趣开了家花店。想营业的时候就开门营业,不想的时候就在家里睡到自然醒。没事的时候就买两支颜料在家里画画,有时候画得满意就把画挂到店里面,把自己伪造成一个文艺小青年。

这两个人退役之后的生活异常朴素与平静,甚至曾经被叶修嘲讽过“你们这是直接进入老年人的生活了吗?”

虽然听到这句话,张佳乐毫不犹豫地用嘴炮集火了那个叶不修,但他心里却认为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以前被瞩目惯了,现在像这样平平淡淡的不是正合他的意?

 

阳光洒在张佳乐的身上,在洁白的床单上印下金色的光斑。暖洋洋的感觉让张佳乐在被窝里面蠕动了几下,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他坐起来打了个哈欠,才磨蹭着下了床。他还记得,昨天孙哲平说过今天要出门,不知道这个时间了还在不在家。

走出房间,发现孙哲平的卧室跟书房的门都是开着的。再一点点地挪动到客厅,茶几上贴着一张显眼的便签。

“‘我今天出门,回来时间不定。’大孙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言简意赅的……”张佳乐喃喃自语。他伸手揉了揉自己刚刚起床乱成一团的头发,决定今天就不去花店,出门随便逛逛好了。

扭头,张佳乐看见了自己那副未完成的画。

被乱七八槽的色块糊上的繁花血景。虽然粗糙,但是远看还真有当年的那种味道。

张佳乐的唇角泛起了一抹微笑。他伸了个懒腰,走向厕所的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孙哲平喜欢旅行。然而,对于张佳乐而言,虽然住在一起,他却从不知道孙哲平会去哪里。

张佳乐不喜欢旅行,他更喜欢就这样生活在K市。看着孙哲平去每个城市带回来的奇奇怪怪的小礼物,张佳乐就感觉自己已经去过了。

张佳乐在K市的大街上闲逛着。路上什么人都有。挽着男朋友面带娇羞的女孩,拿着一整袋蔬果烦恼着午餐的阿姨,拄着拐杖一脸慈祥的老人,步伐匆匆像是要赶去见客户的上班族,甚至有看见他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与同伴交头接耳的荣耀少年。

仅仅是像现在这样毫无目的地走着,张佳乐就很满足了。不需要像孙哲平那样,游历四方。而且,他人的想法本来就是模仿不来的。张佳乐可以坚定地追求冠军,也就可以坚定地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不知不觉,他看见了昔日战队的标志。

百花战队。

这里是孙哲平建造起来的地方。现在,他们的继承者依旧以弹药专家跟狂剑士的组合,在联盟里面奋斗着。他们已经彻底地摆脱了繁花血景的影响,找到了属于他们的配合。

张佳乐打心底为他们开心。

跟着联盟顶尖高手一起得来的冠军,跟霸图同伴一起得来的冠军,圆了他人生中的遗憾。但一开始的那个“以繁花血景的组合夺得冠军”的梦想,终究还是化为了泡影。所以他希望,在百花的主力还是那个组合的时候,那两个人可以站上荣耀的顶点。

 

“乐乐?”熟悉的声音在张佳乐的耳边响起。他一愣,回头看到的果然是挑着眉、略带惊讶的孙哲平。

“大孙?你干嘛那副表情,该惊讶的是我好不好。”张佳乐毫不留情地给了孙哲平一个白眼,三两步走到了孙哲平身边,“飞机呢?”

“一不小心错过了航班,所以干脆不去了。”

“还真像你的风格。所以就来这里看看?”

“不,我只是路过。”孙哲平否定的声音倒是很果断,“觉得你在。”

“你这是什么理由啊。”张佳乐忍不住笑出声来。

从很久以前开始,孙哲平就是这样一个不会怀念过去的人。当年张佳乐因为转会霸图而迷茫的时候,就是孙哲平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带着他,用最后一次繁花血景向过去告别。

但是,张佳乐也知道,孙哲平对百花的感情,其实比他还要深。

“你在发什么呆?”

“没什么。”

“时间也差不多了,去吃饭吧。”

“说的也是。再在这里待下去,说不定又收到一篮子矿泉水瓶。”

“没事,我给你挡着。”

“你还当真啦大孙?!我退役两年了好吗,这个时候谁还会给我扔瓶子?”

话音刚落,一个空瓶子划破天际,直直地向着张佳乐飞了过来。速度不快,孙哲平直截了当地用手接了下来。

“对不起!!我家的小孩子太顽皮了……”一个年轻的母亲领着孩子冲到两人面前,按着男孩的头不断地跟两人道歉。

“你果然需要小心一点。”孙哲平轻声笑了起来,用另外一只手摸了一把因为惊愕把嘴长成O型的张佳乐的头。

“……什么东西啊!!我已经不幸运E很多年了好么?!”

就像是这样的生活,便是张佳乐中意的。

 

“这个赛季,于锋跟邹远打得很好啊。你说这次他们能行吗?”张佳乐选择跟孙哲平聊聊现役们的事情。就算离开联盟,他们也没有办法做到完全不关注荣耀。

孙哲平想了想,回答道:“的确,他们越来越成熟了,配合了这几年,已经很有默契。不过比赛不到最后一刻是不知道的。要说状态,虚空双鬼也不赖。”

“这一赛季,黄金一代都蛮拼。他们都快打到十年了。”

“对了乐乐,我最近想去一趟荷兰。”孙哲平没有继续跟张佳乐讨论“退役”这个在任何运动员看来都分外沉重的话题。

“是吗?”张佳乐漫不经心地答道。

“跟我一起去。”孙哲平没有看向张佳乐,只是用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说着。

“跟你去干嘛?带点郁金香回店里面吗?”张佳乐听出了孙哲平用的是陈述句。他知道孙哲平一定有他的理解,他自己心里也有了去不去的答案,却依旧想要逗逗孙哲平。

孙哲平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他永远都能知道张佳乐的想法。因此,他只是笑了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大孙,你不要吊胃口啊。”

“你这已经上钩了啊。”

“靠!你敢不敢再说得明白一点?!”

 

退役。

安于现状的孙哲平跟张佳乐都很幸运。

但从荣耀联盟开始运行的那一天起,就不知道有多少不幸运的人,没能绽放自己的荣耀便匆匆退役,将自己埋入茫茫人海之中。

正因为张佳乐曾经冲动地退役过一次,才知道,退役之后的那种不甘心,以及站在局外去看比赛去玩游戏的寒意。

而拿到冠军之后的退役,更多的则是满足感。或许是在满足感褪去之前,孙哲平便再次出现在张佳乐的身边的原因吧,张佳乐没有再一次感觉到那种失落。

有他在,两人偶尔一起打打荣耀,却再也没有发动过曾经的繁花血景。

大概是那个时刻,两个人就对繁花血景说了“再见”。

 

背着背包跟着孙哲平来到机场的张佳乐,模模糊糊地回忆起了那天的对白,不仅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他猜测大概是因为黄金一代的频繁退役吧,让他也开始思考起人生来了。

“又发呆?”孙哲平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把张佳乐从异想世界中拍了回来。

“没,就突然觉得我退役的时候,好像没有太伤心。”张佳乐把垂在额前的碎发撩了上去。他叹了口气,勾起唇角开着玩笑,“也许是因为退过一次吧。”

孙哲平没有说话。他也是退役过两次的人。只是,跟张佳乐不同,他的复出,仅仅是因为对荣耀的怀念罢了。当时他就明白,自己没有追求荣耀的力量了。

“对了乐乐,给你个东西。”孙哲平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般,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小袋子递给张佳乐。

张佳乐接过,从袋子里面掏出来的是一个小盒子。望着那个玩意儿,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呃……这什么?”

“你打开就知道了。”

——不会是什么整蛊的东西吧……以大孙的性格,应该不会吧。

自我吐槽着,张佳乐打开了盒子。

盒子的中央,静静地躺着一枚银制戒指,因为机场天花板上刺眼的灯光,戒指反射出淡淡的光芒。在那股光辉之下,张佳乐发现戒指的内部刻着什么。

——繁花血景。

“……什么意思?”

“不懂吗?求婚啊。”孙哲平直勾勾地望着张佳乐疑惑的眼神,眼底一如既往的坚定,语气一如既往的果断,没有一点点心虚。

“我们都是男人吧?”

“是。”

“我们没有交往吧?”

“没有。”

“那你就直接求婚?”

“为什么不可以?”

“……大孙,我现在不想去荷兰了。”张佳乐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阴谋……不,这是个阳谋。他很认真很认真地等着孙哲平,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已经过了安检了。”孙哲平很淡定很淡定。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嘴角带着一点点笑容,“戒指,要我帮你带上吗?”

“……我靠!!孙哲平你够了!!哪儿有人突然就这样求婚的?!哪儿有人像你这样求婚的?!哪儿有人在戒指里面刻中文行楷的?!”在孙哲平的注视之下,张佳乐终于爆发了。他捧着那个小盒子向后退了几步,声音适当的大了起来。只可惜,他的关注点好像有点点偏离了。

“要我帮你带上吗?”而孙哲平,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心慌,只是平静地重复着刚才的问句。

 

面对着这样的孙哲平,张佳乐莫名其妙地平静了下来。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在网游里面,对自己伸出手的落花狼藉。

“你技术不错,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

而现在,落花狼藉跟百花缭乱早已易主,只剩孙哲平跟张佳乐两个人被无情的岁月浸染。

张佳乐曾经以为,一切都已经变了。但现在看来,或许,只是回到了原点而已。

 

他把盒子塞回孙哲平的手里面,低下头,低低地吼了一句:“要!”

至于孙哲平去荷兰的目的什么的,怎样都好。

他们的生活依旧如常运转,不会被改变。

 

很多年之后,有人问孙哲平是怎么样把张佳乐拐骗到手的。

思考了很久的孙哲平只是耸耸肩,没有回答。

其实,哪里有什么特殊的拐骗技巧。

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END.

江周番外:霸道影帝爱上我

白杨番外:存在过的

林方番外:绘


今天下午就要报道了,简直累不爱_(:з」∠)_

磨磨蹭蹭地总算把这个给蹭完了...

至此点的番外就都搞定啦www

这个系列的番外我还会写的ww只是接下来写就完全按照我的兴趣了~

所以你们猜下一次会出现的CP是什么ww

评论(7)
热度(66)

© 祈求JBJ回归的荔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