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桐荫的小迷妹荔枝

☆ジオン在手,天下我有☆
深爱着大阪桐荫的每一位球员
你敢黑柿木莲 我就骂你

【真空】[黑篮in革命机]第五章 独立(上)

※火神大我×黑子哲也/青峰大辉×黑子哲也

※无魔使设定!!无魔使设定!!



上一章



第五章 独立

 

“大家请不要拥挤!按照年级班级的顺序依次上车!在车上请听从ARUS军人的指令!请大家放心,车上会有足够的位置!”

离城凛最近的那个车站里,学生们有序地排着队上车。车的目的地是ARUS联盟的最大城市,在那里,来自ARUS各个国家的援助自然会保障学生们的安全。

学生能够全部转移当然是最好的,只是……

想着那种不尽人意的情况,伊月俊放下喇叭,皱起了眉头。他把视线投向了教学楼那一方,眼底流转着复杂的情绪。

“呵呵,伊月君,放松放松。”这个时候,突兀地响起的是很温柔的声线。冰室辰也缓步走到伊月身旁,拍了拍他的肩,“ARUS会保证学生不受伤害的。”

“在下代表城凛再次谢谢冰室少校。”伊月不动声色地动了动眉毛,说出来的却是漫不经心的外交发言。

似乎知道伊月的真实想法一般,冰室笑了两声,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装满了一年级学生的列车缓缓启动,眸底冰凉一片。

 

“你这是想要干什么,花宫先生!!”被花宫叫到操场的火神大我,看着面前的Valvrave,眼神中流露着凶光。他抬头,向已经爬上Valvrave的军人大吼道,“还想活着的话就快点下来!!”

“哎呀呀火神君,是‘花宫上院议员’哟。真是,现在的小孩子真没有礼貌。”花宫真咧开嘴角,笑得异常灿烂。他舔了舔嘴唇,凑近燃烧着怒火的火神,“那个人可是ARUS的王牌驾驶员之一,总比火神君这种高中生好多了吧。身为军人,冒险可是家常便饭。”

站在一旁的虹村修造却沉默不语。他的手不自觉地摸了摸军服的什么位置,跟身旁正拿着摄影跟踪系统查看Valvrave内部情况的手下交换了一个眼神,表情丝毫未变。

而在火神与花宫对峙的过程之中,那个被派去驾驶Valvrave的军人已经进入了驾驶舱。从跟踪摄影可以清晰地看见,军人已经调出了驾驶向导页面。他轻笑一声,不屑而又轻松地调侃着:“这个向导系统很可爱呢。”

火神咬了咬牙,却一时想不到什么办法去阻止。不说Valvrave让ARUS的人驾驶了他们的计划会被打乱,光是考虑到这玩意儿邪门的“诅咒”,就让火神不能对他不管不顾。但是,猛地,他发现了一些他所不熟悉的东西。

驾驶的向导页面,并没有出现火神驾驶时的选择按键。

突然,向导系统的那个人工精灵消失不见,留下的,却是一行刺眼的警告。

——驾驶员有误,系统即将自动清除。

那位军人只来得及愣一下,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通过驾驶座传入自己的体内。那种东西在身体的各个地方游走着,带来的是无以复加的疼痛。他痛苦地叫出声来,却无法阻止那东西的侵入。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办法消化那个东西,所以只能不断地胀大、胀大、胀大、胀大——直到身体可以扩大的极限。

随着他人生中最后一声凄惨的呻吟,他的身体整个爆炸开来。一时间,整个驾驶室都被可怖的血肉填满,就连跟踪的摄影都被溅上血迹,屏幕上只留下一片血红。

一时间,体育馆陷入了一片死寂,留在Valvrave却是最快回过神来的。他们面露惊色,争先恐后地跳下了这台巨型人形兵器,似乎光是留在上面就会得到跟那位军人一样的下场。

“倒跟我想的一样呢,能让这台兵器发挥实力果然需要什么条件!!”花宫真却没有露出吃惊的神色,反而笑得更加灿烂,好像看见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他把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的火神——那是一种下一秒就想把火神解剖开来研究的疯狂眼神。

“所以,你一开始就预料到了吗?!”听到这句话,火神握紧拳头,没有想太多,直接冲了上来——那一瞬间,他是抱着杀了花宫的执念冲上来的。

可是曾经的花宫也是ARUS军队之中的一员,火神的全力一击在他眼中就是普通的三脚猫功夫。他轻松地回避开来,唇角却还挂着那种疯子特有的笑容:“ARUS的王牌驾驶员可不止那家伙一个,为ARUS献出生命可正是军人们梦寐以求的!”

 

“好了疯子,你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了?”然而,在花宫真停下来的那一刹那,有什么东西抵住了他的背部,它的冰凉顺着背脊直达花宫的神经。不需要回头,花宫都知道,这个时候会拿着枪指着他的会是谁。

“虹村少将,你这样可有点不对啊?”花宫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他微微侧头,看见的便是虹村修造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无论怎么说,你还是ARUS的军人。”

虹村却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毫不在意地冷哼一声:“别装蒜了花宫。从你把我逼进ARUS军营开始,你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你这样说我可是很伤心的哟,我对虹村少将可是百分之百信任的……说着玩儿的。”花宫吐了吐舌头,突然大笑起来,笑得扭曲至极。他抬眼直直望着虹村闪烁着阴沉色彩的眼眸,高声道,“不过你会加入吉奥尔这种不存在的渣滓国家倒在我的意料之外!我还以为你会让ARUS跟多尔希亚合并呢!对吧,原多尔希亚军的,虹村修造大佐?”

32岁的虹村修造,不折不扣的多尔希亚人。作为军人而言,他早该离开前线了。

事实上,四年前,以某个事件为契机,他退役离开了多尔希亚军队,离开了战场。

而两年前,就因为他面前这个男子,他不得不再度回到这里,加入的却是敌方的阵营。

虹村一直在等,等待可以离开这里的机会。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真的被一个高中生给说动的——不过,那个高中生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呢?

疑问只在虹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瞬间,两天之内,Module 61迎来了第二次的地动山摇。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怀疑,这无疑是——炮击,来自多尔希亚的袭击。

 

讽刺的是,这一次的震动,成为花宫真逃离虹村威胁的好时机。

曾经的花宫好歹也是一名优秀的军人。在虹村因摇晃而站立不稳的那一刹那,他挥臂挣脱开虹村的束缚。他勾起唇角,弯腰飞速地捡起某个军人不慎掉在地上的手枪,以最快的速度冲刺离开了操场。他的目的地很明显——Module的出口。

“啧,逃掉了吗,以后会很棘手啊。”虹村轻啧一声,将视线投向Valvrave,趁着虹村跟花宫对峙,现在的火神已经坐进了Valvrave的驾驶舱。虹村拿起伊月他们提前给他的终端,开启了连接,“火神君,听得见吗?”

“是,影像跟声音没问题。”火神一边拉下操纵杆让Valvrave升空,一边回话。

“现在你先去车站,学生们看见你才会安心。”虹村拿起枪,用手势指挥身旁跟着他一同叛变的伙伴们,一刻不停地向车站赶去,“别管花宫那家伙,他会以自己的性命为最优先,不会扰乱我们。”

而剩下的不属于虹村这边的ARUS军人……则是他们计划中的关键。

包括冰室辰也。

 

“请各位学生不要惊慌,刚才的震动仅仅是Module重力装置的临时问题。”冰室辰也站在高台,嘴角带着最为柔和的笑容,莫名地有种安抚人心的魅力,“首号列车已经顺利到达完全中立地带的月球。故障排查完毕后,逃离行动将继续,请二、三年级的同学们耐心等待。”

伊月静静地立在冰室身侧,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自知这不可能是重力系统的问题,而是多尔希亚军的袭击。但是目前,这还不能让学生们知道,否则必然引起慌乱,计划将无法进行。所以他不会拆穿冰室的谎言。

虽然目前的情况走势跟虹村还有黑子预料的一模一样,但虹村也坦言了自己加入AURS两年,还没有把冰室这个人完全摸透,也不排除此人捣乱的可能性。

只是……还有一个很大的疑点。

为什么,黑子哲也会那么清楚虹村修造的事情?他到底是谁?


-TBC.


没有任何内容的伪更新一发OJZ

完全觉得写成白描了【躺】但是后面是重要剧情不能怠慢,等待状态好的时候继续...


评论(1)
热度(3)
  1. 大阪桐荫的小迷妹荔枝大阪桐荫的小迷妹荔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奶冻荔枝